緬甸政變並非無可避免 翁山蘇姬領袖角色受質疑

·5 分鐘 (閱讀時間)
緬甸領導人翁山蘇姬在政變被拘押近4個月後,5月底以出庭受審的畫面首度公開現身。 (圖:翻拍畫面)
緬甸領導人翁山蘇姬在政變被拘押近4個月後,5月底以出庭受審的畫面首度公開現身。 (圖:翻拍畫面)


緬甸領導人翁山蘇姬在政變被拘押近4個月後,5月底以出庭受審的畫面首度公開現身,分析指出,這是緬甸軍政府認為示威高峰已過,開始推出退場策略,而翁山蘇姬的民主運動領導者角色也引發質疑。

翁山蘇姬首度露面 軍政府認抗議高峰已過

緬甸電視台5月24日播出緬甸民選領導人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在首都奈比多(Naypyidaw)的法院出庭受審的畫面,這是自從2月1日緬甸軍方發動軍事政變,推翻翁山蘇姬政府並予以拘押將近4個月之後,翁山蘇姬首度公開露面。

翁山蘇姬被軍方指控洩露國家機密、非法進口無線電通訊設備以及收受賄賂等6項罪名。

軍方允許翁山蘇姬在出庭前向她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黨(NLD)傳達訊息說,「全民盟是為人民成立,只要人民存在他們就會繼續存在。」

對緬甸民主人士來說,只要看到翁山蘇姬,或聽見她的聲音,就會受到激勵。軍方對此極為小心。那麼為何要讓翁山蘇姬向黨員傳達訊息?

在翁山蘇姬出庭前幾天,緬甸任命的選舉委員會在一項有59個政黨參加的會議中揚言,可能解散全民盟。

緬甸民眾雖在持續抗議,但軍方認為,抗拒政變的高峰已過,因此軍方似乎逐漸推出退場策略,其中包括在2年内重新舉行選舉,並組成一個由跟軍方關係良好的聯邦團結發展黨(Union Solidarity and Development Party)領導的政府。

反對派頻繁武力攻擊 偏離非暴力原則

緬甸民主派人士成立了全國團結政府(NUG),但許多前部長早已藏匿無蹤;團結政府也成立「人民防衛部隊(PDF)」,但指揮鏈並不明確。而隨著軍方和政府設施持續遭到炸彈攻擊,聯合國緬甸事務特使柏其納(Christine Schraner Burgener)指出,緬甸人民正在武裝自己,示威民眾利用土製武器,並接受來自一些少數民族武裝團體的訓練,已開始從守勢轉為攻勢。

武裝衝突並不合乎翁山蘇姬向來倡議的非暴力,殺害政府官員與團結發展黨成員的事件則日益頻繁,這些攻擊與人民防衛軍的關係不明,但無差別的攻擊可能削弱國際對民主運動的同情。

這些主導者不明的事件,讓人分不清翁山蘇姬在緬甸最近歷史上,到底是扮演好人還是壞人。

緬甸人民缺乏第三種選擇

日經亞洲(Nikkei Asia)亞洲部門總編輯高橋徹(Toru Takahashi)分析指出,在回顧緬甸30年來、4次大選的民主化歷程時,出現一個模式:「停滯、快速進展、挫敗」,其中主要因素之一是,緬甸人民缺乏第三種選擇,而這與全民盟有關。

京都大學(Kyoto University)東南亞研究所副教授中西嘉宏(Yoshihiro Nakanishi)向日經亞洲指出,緬甸發展的結構性障礙是,社會上有一股保守的政治勢力,但非屬軍方也不屬民主倡議者一方,而是存在兩者之間,但他們缺乏第三種選擇。

其實,緬甸是存在第三種選擇,包括2010年脫離全民盟獨立並參加當年大選的「全國民主勢力(National Democratic Force)」,「88世代學生團(88 Generation Students Group)」領袖可可枝(Ko Ko Gyi)在2018年創立的「人民黨(People's Party)」,以及緬甸商工總會的女企業家泰特欽(Thet Thet Khine),在2019年脫離全民盟後創立的「人民先鋒黨(People's Pioneer Party)」。只不過,這3個政黨都無法在2020年大選中拿下席次。

新加坡尤索夫伊薩克東南亞研究所(ISEAS -Yusof Ishak Institute)的緬甸研究項目聯合協調員莫杜莎(Moe Thuzar)表示,許多緬甸人民在作岀投票決定時,所考慮的仍然是哪一個政黨擁有全國性的知名度,以及他們履行選舉與政治承諾的動員力量。

翁山蘇姬排他 第三黨不易生存

高橋徹指出,第三黨不易生存的因素之一,與翁山蘇姬的排他主義有關。

2010年全民盟不參加大選,就是因為翁山蘇姬遭到軟禁無法參選。然而,原本是全民盟成員的「全國民主勢力」卻主張政黨就應該參選。翁山蘇姬呼籲支持者不要去投票,而不是要他們支持全國民主勢力。

2015年,可可枝想以全民盟黨員身份參選,但並未獲得允許。泰特欽則是因為批評翁山蘇姬獨斷獨行、不與人協商,因而離開全民盟。

翁山蘇姬浮現領導危機

高橋徹指出,翁山蘇姬還沒有培植接班人,也沒有展現她有任何意願與其他民主勢力合作。她的大權在握幫助全民盟獲得勝選,但壓倒性大勝卻為軍方製造了危機感,導致政變的發生。

軍方在政變前4天和全民盟展開了多回合會談,據稱軍方曾要求更換選舉委員會成員、調查選舉的不法情事,以及因應疫情延後大選。但全民盟拒絕了軍方的所有要求。

高橋徹指出,翁山蘇姬應該很清楚,拒絕軍方的要求會有什麼危險。軍方推翻民選政府並利用軍隊鎮壓示威的舉措固然令人無法接受;但翁山蘇姬並非全可卸責,因為已有最少845人死在軍方鎮壓之下。

分析指出,翁山蘇姬作為民主化領袖的角色可能也逐漸來到盡頭,翁山蘇姬和全民盟已非緬甸邁向民主的唯一要角。緬甸的民主運動不能再依賴有魅力政治人物。如果這些想法沒有改變,爭取民主人士絕對無法達到他們的目標。

原始連結

更多中央廣播電臺新聞
翁山蘇姬審判 律師:軍政府將從下週展開
緬甸軍政府領導人見中國大使 指願保持溝通
泰國關切緬甸局勢 籲軍政府落實東協五點共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