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與北韓的民主路

張慧英
·3 分鐘 (閱讀時間)

自從緬甸軍方在2月1日發動政變後,民眾的示威罷工持續延燒,軍方的鎮壓手段也愈來愈強硬,導致至今超過70人死亡。雖然聯合國與美國祭出制裁,但軍政府沒在怕,放話說緬甸已習慣了外交孤立與制裁,也生存了下來。就這點看,緬甸和北韓頗有些類似。

兩國長期都是民主化外之地,都是槍桿子把持政權,也都無懼國際制裁,狠了心用鐵腕壓制國內。外界再怎麼罵,他們渾然不看在眼裡。經貿制裁有些效果,但經濟凋敝的苦果多是老百姓吸收,當權者依舊可以盤踞在自己那一畝三分地上作威作福,外人施壓很難撼動當地的權力結構。

北韓和緬甸當然還是有些不同。首先,北韓就沒有民主英雄,金氏三代高壓獨裁加上洗腦教育,把北韓管得如同鐵板一塊,沒有民運者能冒頭。緬甸卻一直有翁山蘇姬這個民主領袖,可以激發追隨者並爭取國際奧援。一個英雄人物,對任何地方的民主運動都非常重要,因為反抗專制的民眾需要一個英雄或烈士,來為自己的信仰與熱血找到歸依。有英雄與沒英雄,對搞運動來說真的差很多。

其次,北韓有核彈,這就是緬甸比不上的了。北韓的軍事工業與科技進步快,長程飛彈已經能打到美國本土。金氏王朝用核武為自己製造和美國抗衡叫牌的籌碼,逼得美國必須慎重應對,結果是一直被北韓反反覆覆地耍弄,川普很賞臉地和金正恩舉行3次「川金會」,但握手拍照後什麼實質讓步也沒換到。

兩國的地理戰略意義也很不一樣。北韓處在中、俄、日、韓間,可以對美國的盟友日、韓造成威脅,但大陸與俄羅斯都不希望北韓這塊地被美國勢力進駐,所以雖然也擔心北韓爆發核危機,卻也不容許北韓被美國弄垮,美國對付北韓因此必須顧忌大陸和俄國。在大國較勁的夾縫中,北韓找到了穩固的生存空間。

緬甸倒不是大國角力的舞台,而是邊緣地帶的自成一格。地緣上可以算是大陸的後院,外交上也與不會對民主囉里囉嗦的大陸友好。在緬甸軍方看來,最重要的還是緊抓住自家內部的統治權,所以不管對內如何鎮壓,至少不會像北韓那樣對外喊殺喊打,把飛彈射到人家頭頂上,連美國都要膽戰心驚。

換句話說,核彈愈造愈厲害的北韓,對國際社會來說,是個燙手的山芋,而對外不形成威脅的緬甸,就是個不太燙手的山芋。不管它內部怎麼燒,就算軍政府再度終結民主,就算人民流血、國際的孤立制裁都產生不了什麼效果,也不會真的對國際秩序造成衝擊,所以處理不了也其實沒太大關係,只是可惜了一個脆弱初生的民主。

大家可以很同情,但對一塊土地的人民來說,他們必須承受的權力結構與政經命運,都不是外人能幫得上忙的。有時外力介入反而會讓情勢更複雜,或導致代理人戰爭。因為有能力介入的強權,少不得有自己的政經算計。聯合國安理會的譴責文,因為陸、俄、印度和越南的反對,刪掉了譴責軍方政變及威脅採取進一步行動的說詞,連說幾句硬話都做不到,還能期待國際提供什麼實質協助?

緬甸民主路道阻且長,過去軍方曾兩次血腥鎮壓民主,如今很有可能重演。看到緬甸的政局又走回翁山蘇姬被關的舊情節,深感建立一個民主體制是多麼困難,而民主又是多麼珍貴與脆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