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與美國的距離:法治

廖元豪
·4 分鐘 (閱讀時間)

原本讓人覺得漸漸走向民主化的緬甸,近日又發生令人震驚的「政變」:軍方指稱選舉舞弊,但未為主管機關所接受,於是就逮捕拘禁翁山蘇姬、緬甸總統溫敏,以及全國民主聯盟多位人士;同時也由軍方宣布國家緊急狀態,由軍方領袖敏昂萊「無奈地」接掌政權。

對比一下不久前才結束的美國大選,其實有些場景是很相似的:前任總統川普很早就到處「預告」選舉將有舞弊,而川普與川粉在投票結束後也不斷宣稱選舉詐欺、舞弊。他們向法院提出許多訴訟,但都因沒有證據而被駁回。川粉與法輪功體系的媒體還說川普會逮捕拜登、歐巴馬等「深層政府」的人。最後,川普以總統之尊,煽動群眾衝撞國會,反而惹起絕大多數人的反感。1月20日,拜登宣誓就職美國總統,川普沒有發動政變,也沒有抱著柱子不走,摸摸鼻子黯然離開白宮。

緬甸與美國,都是掌有軍權的強人在選舉失敗,都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指控選舉舞弊,也都先依循法律程序爭取權益而失敗。雖然美國是公認的民主國家,而緬甸的民主只有一線曙光,然而川普可是百年難得一見的民粹狂人,從不把憲政傳統放在眼裡,絕不忌諱利益衝突,執政4年不知「改變」了多少傳統與慣例,他為何還是低頭了?因為美國有堅實的法治!

民主國家不只是靠選舉。因為選舉其實就是一套各種政治勢力的競爭規則,必須在眾人都信任這套規則,也接受最終競爭結果的裁決,選舉才有意義。否則,像川普及緬甸軍方這樣賴皮,輸了不想認帳,只有「我贏才算數」,那選舉也無法建立穩定的民主。

為什麼川普不會動用軍警,不搞政變,不宣告選舉舞弊緊急狀態?他之前可是膽敢宣告緊急狀態來動用經費建築美墨圍牆的。然而,這次攸關政權的大事,他還是只敢上法院以及嘴炮煽動。而在煽動過頭惹禍之後,也知道沒得玩了。

法治的底線,是美國根深蒂固的世俗信仰(civil religion)。遵守法律,維護憲政秩序,而且最終的爭議由法院來裁決。這些基本原理,是絕大多數美國公民覺得天經地義的。法院一再判輸卻還是不認帳,打電話對州務卿施壓叫人家生出1萬票,乃至玩民粹玩到占領國會…,這些行徑都已經踩到了大家的底線。在眾怒之下,川普也知道自己沒得玩了。

有這樣的法治基礎,以及信奉法治的憲政文化,才能讓美國免於變成緬甸。而也因為欠缺被普遍信任的基本遊戲規則,緬甸全國民主聯盟就算選贏也沒用。選票擋不住子彈,此之謂也。

我們相信台灣應該不會搞成緬甸的樣子,但對法治的輕忽,很可能讓民主倒退。尤其是執政者動輒自詡代表(上一次選舉的)民意,卻操縱、變更遊戲規則(例如:先是宣揚公投綁大選,然後公投輸了就把公投和大選脫鉤),又介入理應中立公正的獨立機關(例如:行政院長公然謾罵NCC主委,任命具有高度黨派色彩的中選會主委等),這些都可能讓民眾覺得「裁判、球證、旁證都是我的人,你怎麼跟我鬥」,進而破壞對法治的信任。而司法改革弄了半天,人們看到的卻是總統可以決定最高法院的人事,司法人員不當收禮。這要怎樣讓國民接受「法院說的就是法」?

台灣的法治的基礎剛剛才鋪好,需要非常謹慎細心地呵護。「有錢判生,無錢判死」或是「朕即王法」的傳統錯誤觀念也還在許多人的心中。因此,一點點的偏頗都可能嚴重地戕害司法和法治的地位。欠缺對法治的信仰,即使有選舉,也不要以為我們離緬甸很遠。看看最近的美國,就該了解民主政體隨時都可能崩壞的。(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