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軍變逾600死》別再坐等西方制裁 新加坡等亞太國家必須挺身而出

洪培英
·4 分鐘 (閱讀時間)

東協預計在4月召開緊急峰會討論緬甸危機,而我國立法院4日通過決議,可視情延長在台緬甸人士的停居留期限。(圖片來源/Youtube翻攝自CNA Insider)

緬甸軍政府持續鎮壓示威者,甚至使用自動步槍、狙擊槍和爆裂物等致命武器攻擊民眾,根據緬甸援助政治犯協會(AAPP)統計,截至4月8日約有614人死亡、2857人被捕。

由於中國與俄國否決,聯合國安理會無法對緬甸實施制裁,美國、英國和歐盟則分別制裁軍政府人員及軍事單位。

繼全面中止與緬甸貿易之後,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8日宣布制裁國營企業「緬甸寶石公司」(Myanmar Gems Enterprise),意圖切斷軍政府重要收入來源。

然而愈來愈多分析指出,坐等天高皇帝遠的西方國家懲罰軍政府是不夠的,東協(ASEAN)和周遭亞太國家應該打破長久以來「互不干涉」的慣例,為緬甸人民挺身而出。

緬甸失敗,就是東協失敗

《彭博社》表示,西方制裁軍政府的效果不彰,亞太國家才是關鍵,因為他們「最能影響軍政府,而且若緬甸淪為『失敗國家』他們也會最損失慘重」,例如經貿中斷和接收緬甸難民。

緬甸民主派媒體《伊洛瓦底江雜誌社》(The Irrawaddy)也指出「東協的未來就在於它如何處理緬甸危機」,如果失敗,美國、日本和中國等其他強權將出手介入,東協的重要性和可信度將蕩然無存。

東協國家中新加坡特別被點名,因為星國不僅是緬甸最大投資者,也與軍政府菁英關係匪淺。

新加坡這次罕見嚴厲譴責軍政府,總理李顯龍痛批對民眾使用致命武器「不可接受且導致災難性後果」,但《伊洛瓦底江雜誌社》指出「他們還可以做更多」。

新加坡是緬甸最大外資來源

根據經濟學人資訊社(EIU),新加坡2020年是緬甸外資最大來源,金額達4750萬美元,而1988-2020年新加坡累計對緬甸投資241億美元,甚至超過中國。

緬甸幾大企業同樣與星國關係密切,緬甸國際航空( Myanmar Airways International)是緬甸政府與新加坡富商王明星的合資企業,該國最奢華的斯特蘭德酒店(The Strand Hotel)也是觀光部和新加坡GHM集團(General Hotel Management)共有。

而與軍政府交好的房地產公司祐瑪(Yoma)是在加坡交易所掛牌,它是唯一在海外上市的緬甸企業。

此外,軍政府高層多在新加坡尋求醫療服務,前獨裁者奈溫(Ne Win)將軍、前強人丹瑞(Than Shwe)、前總統登盛(U Thein Sein)都是如此。

新加坡更是緬甸菁英的金融中心,他們喜歡把錢存在新加坡的銀行裡,而且許多將軍和鉅富都擁有新加坡的居民身分。

Quad國家可以和中國合作救緬甸?

因此,《伊洛瓦底江雜誌社》強調新加坡和「東協老大哥」印尼最有著力點對軍政府施壓,畢竟軍政府仍渴望國際認同其政權合法性,並密切注意鄰國動態和輿論。

另一方面,除了東協國家外,有分析指日本、印度等區域強權擔心過度介入緬甸恐與中國發生衝突,不過《彭博社》認為一個和平穩定的緬甸同樣符合北京利益,這次中國或是可以合作的對象。

然而,也有些觀察者懷疑由於強權彼此敵對、中型國家互相推託,國際社會其實已經放棄緬甸。

如果國際社會真的「放生」緬甸,緬甸陷入內戰和「失敗國家」的後果不堪設想。

遭罷黜的國會議員所組成的緬甸聯邦議會代表委員會(CRPH)發言人沙瑟(Sasa)接受法媒訪問時警告,各國領袖必須採取行動,以免緬甸動亂演變「種族清洗」(genocide)。

更多信傳媒報導
房地合一稅2.0三讀》7月上路前激出賣壓 想買房該怎麼開價?
郭文貴:美國已啟動把中國踢出SWIFT計畫 軍事衝突也準備好了
黨徽12道光芒比國徽還要大 國民黨:堅持不改 內政部:無法獨力改國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