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琴像修行 和疾病共處燃鬥志 超越自己

李欣恬/專訪
·2 分鐘 (閱讀時間)
旅美知名鋼琴家劉孟捷與國家交響樂團舉辦《劉孟捷與NSO》音樂會,圖為他彩排時的畫面。(張鎧乙攝)
旅美知名鋼琴家劉孟捷與國家交響樂團舉辦《劉孟捷與NSO》音樂會,圖為他彩排時的畫面。(張鎧乙攝)

一如貝多芬失去聽力,鋼琴家陳必先左眼漸漸看不見,劉孟捷的人生也與疾病共處,他表示,疾病曾將他打倒,卻也讓他更有鬥志,「如果我們一直處在舒適圈,就不會去做超越自己的事情。」

坐在鋼琴前,與琴聲融合為一,帶領樂團演奏協奏曲,像是個領航的鋼琴船長,卻也是為音樂服務的僕人。劉孟捷說,在繁忙的教學工作之外,能坐在鋼琴前演奏,是他讓心靜下來的方式,「音樂能讓人進入一種狀態,我把練琴當作修行,練越多,心越安靜,我很喜歡和鋼琴獨處,像在做冥想。」

劉孟捷出生於1971年,是高雄人,曾獲艾佛瑞.費雪事業獎及費城音樂基金會職業成就獎。1993年以寇蒂斯音樂學院學生之姿,代替鋼琴大師安德烈.瓦茲在費城音樂廳演出,演出獲得高度讚賞,一戰成名,開啟許多邀演機會,包括華盛頓甘迺迪中心、費城巨星系列音樂會,與費城交響樂團合作演出。

劉孟捷表示,音樂不只是音樂,同時是一個工具,能讓人更了解自己和他人,「我曾經失去手指的活動力,這帶給我多年的掙扎,但上天是公平的,因為需要和疾病共處,讓我更有鬥志做有意義的事情,我想盡可能地協助他人,不管是音樂上的協助或是其他事。」

劉孟捷說,作為鋼琴家,他不太在意音樂會的演出數量,「我在意的是專注在自己身上,還有我的教學。」像這一年多來的疫情,帶給全世界考驗,劉孟捷表示,這也讓大家能夠跳出原有的生活模式,用不同的方式生活,「現在的學生很可憐,在疫情下,音樂透過遠距網路教學,其實有點奇怪,但我會盡量讓他們可以吸收到內容,並一起找到之後的方向,疫情後的世界,一定會改變,或許到時會有新的課程出現吧,我們一起找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