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之子坑我錢1】黨國大老之子只牽線就爽賺8位數 交易不成卻硬吞不還

·3 分鐘 (閱讀時間)
嚴家位在北市內湖的藝廊收藏上百幅畫作及大型石雕,大門一度上鎖讓執行人員不得其門而入,朱武獻質疑值錢藝術品恐遭調包或藏匿。(讀者提供)
嚴家位在北市內湖的藝廊收藏上百幅畫作及大型石雕,大門一度上鎖讓執行人員不得其門而入,朱武獻質疑值錢藝術品恐遭調包或藏匿。(讀者提供)

去年12月22日,台北市內湖一家收藏上百幅名畫及大型藝術品的藝廊,門口出現多名法院人員及轄區員警,原來,藝廊負責人嚴雋泰及妻子嚴許婉瑱,被控一筆千萬元的欠款未還,嚴妻遭債權人聲請強制執行,藝廊外的大批人馬,就是準備進場查封財產。

但嚴家人對法院的追債動作似乎早有準備,大門一度上鎖,法院執行官表明身分進入藝廊後,嚴家人竟主張所有的藝術品都是他人寄放,並非他們所有,法院人員仔細勘察現場高檔藝品,難證明是嚴妻持有,準備的封條完全沒派上用場就打道回府。

本刊調查,嚴雋泰是前總統嚴家淦四子,曾任國策顧問,夫妻倆被控積欠也曾任國策顧問的朱武獻1千萬元債務,遭追償多年,法院判嚴妻須償債的原因是朱委託嚴仲介土地買賣,雙方約定事成後仲介費3千萬元。

前總統嚴家淦的兒子嚴雋泰及媳婦嚴許婉瑱賴帳千萬元,遭法院判敗訴。(翻攝artripple部落格)
前總統嚴家淦的兒子嚴雋泰及媳婦嚴許婉瑱賴帳千萬元,遭法院判敗訴。(翻攝artripple部落格)

朱說,期間嚴家以土地關係人要辦理拋棄繼承為由,向他周轉1千萬元,未料後來土地交易告吹,嚴推託是仲介費賴帳不還,朱只好向嚴家提告追債,官司不久前定讞,嚴妻仍無意還錢,律師出身的朱武獻只好祭出法律戰自力救濟,向法院聲請假扣押,無奈被嚴雋泰夫婦輕鬆化解,讓朱氣得大罵嚴家的行徑實在惡劣。

雖然鎩羽而歸,但朱武獻已準備再次請求法院強制查扣嚴家其他不動產及銀行存款,誓言討回債務,讓二名同樣曾任國策顧問的聞人,為了這起千萬元債務徹底撕破臉。

  1. 嚴許婉瑱(左)賴帳千萬元不還,法院判她敗訴定讞,法院人員日前赴嚴家藝廊準備查封她的財產。(讀者提供)
    嚴許婉瑱(左)賴帳千萬元不還,法院判她敗訴定讞,法院人員日前赴嚴家藝廊準備查封她的財產。(讀者提供)
  2. 本刊取得土地交易合約,顯示嚴雋泰是全案見證人,足以證明他對買賣內容全都知情。(讀者提供)
    本刊取得土地交易合約,顯示嚴雋泰是全案見證人,足以證明他對買賣內容全都知情。(讀者提供)

本刊調查,這起糾紛要追溯到2012年,朱武獻受有「道路用地大盤商」之稱的寬頻房屋公司委託,希望透過嚴雋泰夫妻的人脈牽線,向前駐泰大使杭立武的家族,購入北市士林區中正路精華地段一塊200多坪土地,雙方約定事成後,將以3千萬元佣金作為報酬。

由於該筆土地登記在美援中國知識人士協會名下,協會代表人為杭立武,土地想過戶完成交易,必須先變更為杭立武私人所有,再由杭的家族辦理繼承,之後才能買賣移轉至寬頻公司名下,雙方旋即奔走,希望促成交易。

未料,地政事務所認為土地所有權人屬於協會所有,杭立武僅是代表人,並不同意變更為私人所有,由於土地變更案觸礁,交易案遙遙無期,雙方至2015年2月即依約取消土地買賣計畫,但期間,嚴已向朱拿走1千萬元。

朱武獻(圖)痛批嚴雋泰夫婦利用土地交易案詐財,他聲請法院強制執行扣產,嚴家卻鎖門關燈,有隱匿財產之嫌。
朱武獻(圖)痛批嚴雋泰夫婦利用土地交易案詐財,他聲請法院強制執行扣產,嚴家卻鎖門關燈,有隱匿財產之嫌。

法院審理時,嚴雋泰及妻子嚴許婉瑱稱這筆1千萬元是居間仲介的佣金,否認雙方存有借貸關係,朱則堅稱房地產成交後才得以收取佣金,加上杭家人根本沒有以辦理拋棄繼承為由向嚴家要錢,最高法院近來也駁回嚴許婉瑱上訴,認定她不當得利,須返還1千萬元,但她仍拒不還錢,才會上演日前的假扣押戰。

針對朱武獻指控,嚴的律師杜英達表示,朱武獻控告嚴雋泰涉嫌詐欺,此案已獲不起訴,證明嚴家人並未詐騙,朱武獻所言若涉及妨害名譽,一定提告捍衛清白。至於朱武獻與嚴許婉瑱的財務糾紛,嚴雋泰並不知情,與他無關。


【點擊下方「查看原始文章」看完整全文】

更多鏡週刊報導
【總統之子坑我錢2】連蔣經國都要叫聲「總統好」 新台幣之父就是他
【總統之子坑我錢3】買道路用地也能致富 點石成金手法大公開
【總統之子坑我錢】國策顧問坑國策顧問 前總統之子遭控賴帳千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