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元旦談話 令人民恐懼

邵宗海
蔡英文總統1日發表元旦談話。(黃世麒攝)
蔡英文總統1日發表元旦談話。(黃世麒攝)

不管在地球任何一個角落,或是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在元旦新年的第一天,聽到來自領導人的新年賀詞,都應該是充滿了「祝福」與「讓人期待」的言語。然而蔡英文總統在這一天的談話裡,雖然不是完全沒有獻上給人民「祝福」與「讓人期待」的說法,但整篇讀下來,卻是「恐懼」大於所有能夠形容的感受。

朕說了算的專制

作者必須坦白的說,這樣的「定論」不是在貶損蔡總統的談話內涵以及她可能用心之意,是希望她能真正聽到的,除了她的支持者一片褒揚之聲外,還有一些同胞在文告讀後,內心是充滿了「煎熬」。

或許總統還不會完全能體會到的:台灣面對國際經貿上的巨大變局,尤其是美中貿易戰的挑戰,我們並沒有完全「挺過來」。因為面臨中美政治、經濟、與軍事角力的過程中,我們不只是「兩大之間難為小」的尷尬處境,而應是「動輒得咎」的壓力經常而來,常常是「順了姑意」,就得到「逆了嫂意」的後果;甚至還被美方當作「棋子」作為施壓對岸的籌碼,但可能只換取到他們國會,通過了幾件至今尚未見到有提升台美關係的「友台法案」為回饋。

總統是在文告中提出遠景,而且不管今後的發展是否充滿了變數,但多少有些人民會覺得「讓人期待」。可是,如果換上總統在「兩岸關係」上的立場與看法後,我們讀後的感受,不得不說,對民進黨未來的持續執政,確是充滿了「恐懼」的感受。

譬如說,《反滲透法》已經於2019年最後的一天在立法院通過了,我們不願用「戒嚴恢復」這些用詞來形容,但這項法律的「人治色彩」確實太濃;正因為法律用語訂定有模糊或涵義不清地方,就會給予「支持」這項法案的政黨、官員、法官,有更大裁量的空間。譬如總統跟大家保證:《反滲透法》的通過,不會影響自由、不會侵犯人權,它只會讓台灣的民主自由更受保障。但總統在政見發表會上,對她的對手宋楚瑜的刻意「自首」,竟然說了「不會辦到宋」的「定論」。這些說法,都可反映出總統凌駕「司法權」的高傲,以及「朕說了算」的專制。既然「法案」已經通過,今後對涉嫌人的司法處分,可交由法官來法律裁量,怎麼會是在憲法上已有明確職權區分的總統來提早裁定。《旺報》副總編輯連雋偉在評論中說:(法案)的可怕之處,一是顯示誰有沒有罪,民進黨說了算;二是政府說無罪,但檢調起訴,法官判刑,還是有罪。這樣的觀點,不就反映了人民的恐懼?

消褪兩岸整合之路

總統再強調:「我們很明確地告訴全世界,台灣不可能接受一國兩制」,就好像開始「理直氣壯」,而且也直認為台灣人民在《反滲透法》通過之後,不敢再從事兩岸之間的積極交流,當然也逐漸消褪兩岸的整合之路。只是,這樣的喊話,能否遏止台灣不接受「一國兩制」之後,可能升起的一些疑惑。

或許總統說:「在香港,局勢不斷惡化下,已經讓一國兩制信用破產。」那麼香港旁邊的澳門,在一國兩制實施下,人民的GDP12萬多美元,排名躍升到世界第二,經濟形勢越來越好,就是因為一國兩制允許它有自己的措施,那麼如果有人質疑總統談話,她又是如何的「說法」來貶低澳門?

儘管總統在元旦文告中,多次提及到「中華民國」正式國名,或許在大選投票之前爭取選民不得不的表態。但在關鍵的談話中,她還是不慎的露出了她內心的想法,她說:守住主權、守住民主自由,這就是做為「中華民國台灣的總統」,必須堅守的立場。請問,這是什麼「國名」?

(作者為澳門理工學院名譽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