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領導,民眾光榮感巨挫,台灣價值現危機

政事觀察站
圖片來源:中央社
圖片來源:中央社

多數民眾真的贊成在兩岸一中國的情形下談判?

美麗島7月出現一個令人錯愕的民調數據—在回答如果兩岸政府要進行任何談判協商,都要先表示接受兩岸都屬於一個中國的一部分時,居然有46.3%贊成蔡英文總統和中國政府進行談判,反對的只有36.7%!

在一個台灣人認同和台獨認同遠高於中國人認同和統一認同的社會出現這樣的民調數據,真是令人震驚。
去年2月,美麗島國政民調用完全一樣的問題做調查,得到的數據是只有36.2%贊成蔡總統和中國政府在同樣一個條件下和中國談判,有47.2%不贊成。這一個新的民調數據是不是在說,才一年半時間,民眾的國家定位認同有了重大的變化?這一個質疑,在今年3月首先由游盈隆教授提了出來,他根據台灣民意基金會的調查報告說,支持台獨民眾從2016年的51.2%一路下滑到2018年3月的38.3%。短短不到兩年少了12.9%,等於台獨民眾竟然蒸發了兩百萬人,真是驚人;不過幸好,他又說,問到國族認同,你是中國人還是台灣人時,75.2%自認為自己是台灣人,比2011年的75.2%,還稍稍增加了1.5%。游盈隆說,這再度顯示台灣認同在台灣已經是一個相當普遍且穩定的日常現象。

但是「台灣人/台灣人也是中國人/中國人」的國族認同真的不會變化嗎?或者台灣人認同只會上升,頂多不增不減,不會減少嗎?如果把調查的時間拉長,就會發現並不一定是這樣。這一點,我們有政大選研中心的民調可以比較。首先要提醒的是,政大選研中心在調查時,提供了「台灣人/台灣人也是中國人/中國人」三個選項讓民眾選擇,游盈隆的民調卻只提供「台灣人/中國人」兩個選項,但是不排除民眾主動回答的「台灣人也是中國人」的選項,這造成了兩個民調結果有相當大的出入。「台灣人也是中國人」這一個項目,選研中心的數據遠比游的民調高了三倍還多,但是認同中國人的一項,又比游的少了差不多一倍;(註1)儘管是這樣,兩様民調都足以顯示出國族認同的變化趨勢。依據選研中心的調查,2011年認同台灣人的是52.2%比游的73.7%少了21.5%,到了2017,選研中心是55.3%,游是72.0%,到了2018回到75.2%,總體來說,兩樣民調顯示的台灣人認同,長期都是上升趨勢。(註2)

兩位民進黨總統執政讓台灣人光榮感下挫;國民黨總統卻刺激台灣人認同上升。

一般的刻板印象是這長期趨勢是李登輝時期推動本土化和陳水扁訴求一邊一國造成的,在他們兩人執政時期民眾的台灣人認同是迅速上升的。其實這個印象和事實並不一致。依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的長期追蹤,發現的是從1992年到2018年長達26年期間的變化軌跡是長期趨勢是大幅上升並沒有錯,民眾認同自己是台灣人的從17.6%的低點一路上升到去年的55.3%,相對的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的由25.2%一路下滑,直到最近8年,每年都不到4%;認同自己既是台灣人又是中國人的在2004年以前一直最多人認同,1990年代初期的接近50%,但是仍然呈現長期下滑趁趨勢,現在2017年是37.3%,遠遠落在台灣人認同的後面將近20%。

然而如果進一步依不同總統任期而分段檢查,那麼,將會發現,在李登輝任內,台灣人認同上升最快一點也不錯,民主化之後,1992年到1999年,7年間從17.6%上升了22.0%到達39.6%年平均上升5.9%之多;但是這上升的勢道遇到「台獨衝衝衝」的陳水扁執政後卻突然急速趨緩,他當總統前一年是39.6%,在到了他卸任前夕,2007年,才上升到43.7%,8年間總的是上升了,但是幅度只有4.1%,比李總統時代一年上升的幅度還小,年平均更居然只有0.5%,實在少得離奇;離奇的故事在陳水扁下台後又由馬英九演出另類續集,在馬任內,台灣人認同速度又快速上揚,2008年到2015年,從43.7%上升到達59.5%,共上升了15.8%,年平均1.9%,雖然幅度比李總統時代小很多,但是比起陳水扁,卻將近4倍;而最慘的階段要到蔡英文當總統的階段才發生,2015年到2017年從59.5%降低到55.3%,降了4.2%,其他三位總統任內也都有下降的年分,但是總是上升年分多,下降年分少,而且下降時間頂多兩年就翻升,幅度都很小,不料蔡總統時連降3年,只有降沒有升,而且降的幅度又最大,這都是前所未有的!

這一連串變化是這樣詭異,最合理的解釋是:在李總統執政時期,台灣民眾無論對台灣,對國家的領導人都處在最有信心的歲月,於是台灣人的國族認同在主客觀條件的加持下迅速上揚;至於馬總統,則雖然他一直強調他創造了最好的兩岸關係,但是恐怕正因兩岸關係好過頭,引起了民眾的憂慮,並且由憂慮而生的反彈就使他們勇於表達自己的台灣人認同,反彈的最高峰是太陽花運動,而台灣人認同也在運動的當年達到史上最高點;至於陳水扁,他的執政則太令社會失望,以致於民眾做為一個台灣人的光榮感受到了嚴重的傷害,以致於有些人的台灣人的認同不見了;到了蔡英文時代,景況更慘,如今國政民調中,台灣多數民眾接受一中為兩岸復談的條件,很明顯就是因為受到台獨總統執政太過令民眾失望,以致於民眾對台灣前途的信心受到了嚴重衝擊的反應。

民眾一旦失去信心,影響所及,免不了杯弓蛇影。例如,自從冷戰結束,在冷戰後期被國際社會過度委屈對待的台灣,開始緩慢的走向地位的復權,其中最明顯的是美國長期的,持續的,但是微幅的提升對台關係(《風傳媒/林濁水專文(上):陳水扁的冒進台獨傷害了台灣》)。復權的調整不管是幅度,頻率,川普執政時雖然都有明顯的加大加快,但是調查顯示有44.1%民眾認為美國政府重視台灣雖然42.0%覺得不重視的高,但是只差了2.1%,台灣民眾的主觀感受竟和客觀的事實出現了相當的落差。

不只是這樣,北京兩年來,又是軍機軍艦繞台,又是外交持續不斷的打壓,更不用說對台灣兩岸復談的呼籲,全面性的有讀不回,但是在問到目前兩岸官方對話明顯減少甚至停頓時,卻有35.0%民眾認為台灣政府責任比較大,高過認為中國政府責任比較大的29.3%,而認為兩邊政府責任一樣大的也只有是16.2%。

天龍國成為台灣價值的最後堡壘

然而這份民調卻也有令人意外的發現,那就是天龍國竟然成為台灣價值的最後堡壘。

接受一中原則的談判,全台灣各地都是贊成的多過反對的,包括綠色大本營的南部地區也一樣,總的落差是9.6%;但是台北市成了唯一的例外,台北市贊成的35.8%比反對的43.1%還差了一大截。

同樣的,認為兩岸關係惡化,責任在台灣的也是多數,是35.0%,比責任在中國的29.3%多了5.7%;但是台北市又是倒過來,最認為責任在是中國的,比數是比33.7%高過台灣的25.8%;另外,在各年齡層中,20~29歲的民眾也是唯一的認為北京責任比較大的族群,比例是38.6%比31.9%,可見北京所謂的「惠台」政策,雖然以年輕人為重點,但是對天然獨傾向的年輕人收效顯然有問題。

天龍國竟然成為台灣價值的最後堡壘,完全顛覆傳統刻板印象。為什麼會這樣,道理應該並不深奧,那就是台北市無論如何,是和中國往來最密切也因此對中國最了解的地方,從這裡,國民黨認為在只要打親中牌在天龍國就無往不利,完全是不知今夕是何夕。

假如上列數據的變化是因為資訊獲得到有多有少造成的,那麼過一段時間,天龍國有機會領導民眾回到比現在完全不同的世界之中。

一個天大的問號:台灣人認同是真的被逆轉了,還是變成「隱性認同」?

3月時,主持民調發表會的游盈隆驚嘆,在主張台獨的民進黨全面執政期間發生了大幅衰退的現象是一個「巨大的離奇」!而國族認同沒有改變但是台獨認同卻政變,完全不合邏輯,更被認為是「巨大離奇中的巨大離奇」。

只是現象雖然離奇,並不是無解,答案就在游盈隆做的同一個民調的另外一個項目中。

民眾在回答「台灣明年應該舉行獨立公投,然後以台灣的名義加入聯合國」時,有49.5%贊成,只有37.0%不贊成。

無論如何,支持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不只不可能解釋成不支持台獨;而且「獨立公投」還一向被認為是最激進的獨派的主張。現在台民眾居然有49.5%贊成支持最激進的台獨主張,而且49.5%和游盈隆2016年民調中台獨支持度高峰的51.2%相比,根本談不上有什麼上下。於是我們的答案是:
不是台獨民眾蒸發,是立場不變,但是策略上轉為「隱性認同」?
而這一個「隱性認同」只要拐彎抹角一下,還是可能被問出來的。
認同的變遷相應的是歷史的方向和進程,因此,這份民調呈現的,到底真的是因為民眾光榮感受挫造認同的隱形化,策略性的因應,還是立場真的逆轉,都應該進一步的追蹤。同時,我們還應該警惕,認真檢討民眾的失望到底是因為執政大戰略、大政策根本錯誤?領導者執行能力實在太差?或者是權力運作方式有問題?乃至是不是憲政體制根本不利於順利執政,甚至是以上例舉的都出了問題?無論如何,不能讓龐大無比的統治像鐵達尼號一樣大過於巨大,難以迴轉,只有讓他一路往冰山撞上去。

註:
1.例如在2011年,「既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一項的數據是11.0%,選研中心的是40.3%;在中國人一項選研中心是3.9%但是游是8.6%。
2.選研中心的問法,在問立場之外,多了「策略性」的意涵;而游的問法更傾向於純粹的立場取向。

【作者 林濁水/前民進黨立法委員】【文內圖表為作者提供】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