繪聲繪影的《鬼廁》傳言 出現了無法解釋的血印與詛咒…

·9 分鐘 (閱讀時間)
學校廁所示意圖(照片來源:Getty Creative)
學校廁所示意圖(照片來源:Getty Creative)

一間位於學校宿舍的廁所,因為接連有學生死亡,因此被傳為鬼廁,繪聲繪影的各種傳言,讓學生不敢步入,主角卻認為是無稽之談,因此進入了鬼廁,當晚宿舍走廊便出現了可怕的血腳印,接連而來的夜半敲門聲,窗戶的血手印與詛咒,一切無法解釋的事情,紛紛發生了…

能不能活命,就看今晚十二點,若是過不了子時,他們將會沒命。

===鏡文學《鬼廁》搶先看===

外頭拂起了一陣夜風,樹葉被吹的沙沙作響。風勢打在我滿是濕意的臉上,帶著一股莫名的惡寒襲上我的背脊。

我瞇起了眼睛,不期然的看見鏡子裡頭,就在我斜後方的廁所天花板,竟然出現了一條垂直而下,伸入廁所隔間的麻繩!那條麻繩拉著死緊,可想而見下頭吊著的東西肯定很重,不過我看不見它吊著什麼,因為繩子的下截被廁所的木門擋住了。

有東西在廁所的隔間裡……我頓時目瞪口呆,一句話也講不出來,血液像是一下子全部衝上了腦袋,造成我的腦袋一陣暈眩,彷彿在頃刻間跌入了萬丈深淵,又在瞬間被拉了回來。

我的眼睛因為血壓的飆高,黑成了一片,待我再次聚焦看向鏡子中的廁所隔間時,從天花板上垂下的麻繩已經不見。

「怎麼了?」阿瑞抹了一把臉,甩掉手上的水珠,一邊問我。

「廁所裡面好像有東西。」我說完,終於有勇氣轉過身子,去看向身後那排隔成一間間的廁所。

「喂,別嚇我,那裡會有什麼東西?」阿瑞說道,也疑心的看向那一排緊掩的木門。

「是真的,就是那一間。」我指向五間廁所隔間中的第一間,也就是最靠近我們的那一扇木門。

阿瑞咕嚕的嚥下一口唾沫,往那間廁所移動腳步,瑋瑋、黃桑和我不由得注視著他。阿瑞的膽子挺大,他站定在廁所門前,遲疑了半晌才開口:「喂!有沒有人?」

廁所裡頭沒有回應,就像是空的一樣。

阿瑞開始猶豫了,視線卻沒有離開廁所門,他又問了一次:「喂!誰在裡面?」

這一回同樣沒有回應,阿瑞往前跨了一步,伸手往門板敲了兩聲。

砰、砰--敲門的聲音同時落在我的心頭,像是往我的胸口揮了兩拳,叫我感覺肺部有些窒息發緊。

廁所裡頭仍然沒有聲音,正當我們決定離開之際,阿瑞忽然伸手打開了廁所門。我倒抽一口氣,僵硬的看著門板開啟。

「什麼都沒有。」阿瑞皺起了眉頭,回頭看向我:「伍薰,是你看錯吧。」

「嗯,可能是我太害怕了,所以看錯了。」我忙不迭的點頭,一邊在心裡慶幸廁所裡面沒有東西。

黃桑膽小的喚道:「我們快點回去啦,總覺得今晚怪怪的。」

「好。」瑋瑋答了一聲,轉身便走出西棟廁所。

我們一路沒有對談的走回房間。

一回到房裡,各自的爬上床舖休息,今晚大家有默契的不關電燈,覺得這樣能帶來少許的安全感。

由於不習慣開燈睡覺,我側了個身子背對光源,攏了攏被子然後閉上眼睛,可是今晚看見的血腳印卻在閉上眼睛的同時,不斷的躍現在腦海中,讓我幾度驚慌的睜眼。

我在床上輾轉反側,同樣可以聽見瑋瑋、阿瑞和黃桑的翻身震動,想必他們也睡不著吧。

不曉得熬了多久,我總算昏昏沉沉的墜入夢鄉。

一夜的惡夢,在早晨鬧鐘響起的時候停止。

我睜開了眼睛,可是身體卻疲憊不堪,像是綁了幾塊大石頭在手腳上,就連翻身都覺得沉重,何況是起身梳洗。

「唔。」我強迫自己起身,並對黃桑喊道:「喂,你的鬧鐘關一下。」

黃桑像是不情願的把手伸出被窩,按掉了他的鬧鐘,房間這時才安靜下來。

阿瑞的精神很好,他已經在換衣服準備去廁所梳洗了。

我看著阿瑞,閒聊的問道:「早上有課?」

「有,財稅課,不去的話就死當了。那個老巫婆,嫁不出去就只會折磨我們。」阿瑞唾罵了一聲,彷彿昨晚的經歷全都不記得了。

我沒問他什麼,心想也許是他不願意記起,所以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阿瑞拉上了褲子,拿著漱口杯和牙刷走向門口,嚷嚷著:「你們也快起床吧。」

他一邊說,一邊打開了房門,我看著他的背影,他彎下了腰想去拿鞋櫃上的鞋子,可是身子卻突然不動了,保持著奇怪的姿勢,可以看出他正瞪著鞋櫃,似乎看見了什麼唐突的畫面,讓他一時無法反應。

「阿瑞?」我叫了他一聲。

阿瑞沒有回話。

剛起床的黃桑也看見了這一幕,他顯得有些不安,也叫了一聲:「喂?」

「怎麼了?」瑋瑋被我們吵起,順著我們的視線看向門口的阿瑞,一會兒又轉頭問我:「阿瑞怎麼了?」

「不知道。」我說話的同時,跳下了床舖,站到地板上面,地面的冰冷觸感瞬間像細針一般扎入我的腳底,讓我打了一個寒顫。

瑋瑋覺得不對勁,他也翻下了床舖,快步的走向阿瑞身邊,動手拍了阿瑞的肩膀一下:「你在幹嘛?」

阿瑞嚇了一跳,身子顫了一顫,緩緩的轉頭看向瑋瑋,他直起了腰桿,伸出手指比向鞋櫃說道:「你看……鞋子。」

聞言,一股不好的預感襲上我的心頭,我呆站在房內,仔細聽著他們兩人的對話。

瑋瑋的身子也僵住了,可是他很快就回神,接著一把將門房關上,轉頭對我說:「伍薰,你昨晚有確實把鞋子扔掉嗎?」

「扔了,我扔了呀!」我下意識的喊道,然後想起那雙沾了血跡的鞋子,我確實將它扔進垃圾桶了。

「它……又回來了。」瑋瑋沉著一張臉說道。

「怎麼會回來?」黃桑嚇壞了,幾乎是滾著下床,他奔到了門口,開了門往外看了一眼,隨後又把門板關上。

從黃桑的表情和反應看來,他們三人不是在開玩笑,而是那雙被我扔了的鞋子真的又回來了。

我的頭皮一陣麻癢,整個人只覺得耳邊嗡嗡作響,便什麼聲音都聽不見了。好一陣子,我才回復知覺,一步步的走向門口,親自去確認現在的狀況。

他們三人讓開了通道,讓我可以站在門口。我深吸了一口氣,打開房門,外頭的陽光照了進來,卻一點也沒有溫暖的感覺。我咬著牙轉頭看向鞋櫃,赫然看見那一雙被我扔掉的鞋子,正好端端的擺在鞋櫃上頭,放在原先就屬於它的位置上,鞋子的側邊還能看見一些黑褐的污漬,那是昨晚踩到的血跡。

怎麼會……為什麼它又出現了?

正當我感到惶恐之際,阿瑞的聲音傳了過來:「不管怎麼,拿去扔掉吧,這一次直接丟到後山的垃圾堆去。」

我已經沒了主意,只是愣愣的點頭:「好,我、我馬上拿去丟掉。」

說罷,我轉身回到房內,隨便揀了一個塑膠袋,便把鞋子往袋子裡頭扔,這一回紥紥實實的把袋口綁緊,這樣它總不會再回來了。

我穿上拖鞋,頂著一頭還沒有睡醒的亂髮,神色憔悴的走出房間,一路筆直的朝著後山的垃圾堆前去。狼狽的模樣還把路上的學生和舍監都嚇了一跳,不過舍監卻給了我一個瞭然的表情,似乎能明白我為什麼看起來如此頹廢。

一路上,我的心情逐漸平靜,然後開始作出假設,鞋子之所以會回到鞋櫃上,也許是清掃的阿姨,以為有人惡作劇將我的鞋子扔掉,所以她才好心的幫我撿回來,畢竟這雙鞋子是新買的,看起來不像是會被扔掉的舊物。

我一邊想著,一邊走向後山的垃圾堆。平常是不會有人靠近垃圾堆的,因為學校在每棟樓的轉角設了大垃圾桶,所以學生不必跑老遠去扔東西。

十分鐘左右的時間,我總算來到了垃圾堆,只要把鞋子扔在這裡,就不會再被撿回來了吧,這麼想著,我的手臂奮力一甩,將裝著鞋子的塑膠袋遠遠拋出,看著它落到垃圾堆裡頭,心頭瞬間輕盈了不少。

處理完鞋子的事情,待我回到房間的時候,房裡已經沒有人了。

看著冷清的房間,我心裡總覺得有些發毛,大概是心理作用使然,於是我也換上了衣服,索性到外頭去吃早餐、閒逛,度過沒有課的上午,也總比一個人待在房內胡思亂想的好。

之後的幾天,鬼廁的詛咒似乎隨著鞋子被扔掉,也不再有奇怪的事件發生,而我也漸漸忘了這件事情……卻不知這一段日子的平靜,只是在醞釀後頭的恐怖風暴。

《鬼廁》於鏡文學網站連載中,欲知下回請點此>>>https://bit.ly/2FYqdOs

《鬼廁》於鏡文學網站連載中
《鬼廁》於鏡文學網站連載中

你可能還想看>>>

《陰間醫生》他所經手的每個患者... 生前都有悲傷的故事

傳說住進這墓園的都會「屍變」 只有《守墓人》才知道的秘密…

火焰灼燒的痛楚竟是如此真實… 《躺棺》他只能任憑恐懼肆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