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文嘉番外篇】被說是文青 羅文嘉:理想沒踩在現實的土壤,不可能長出花來

黃文鉅
鏡週刊Mirror Media
老被人貼上「文青」的標籤,羅文嘉卻說自己不是不食人間煙火的文青,而是在生活裡徹底實踐所信仰的價值。
老被人貼上「文青」的標籤,羅文嘉卻說自己不是不食人間煙火的文青,而是在生活裡徹底實踐所信仰的價值。

2008年,陳水扁捲入弊案下台,全台灣人民大激憤,用選票讓民進黨大敗,政黨再次輪替給國民黨的馬英九。當時,身為陳水扁人馬的羅文嘉背負了不小壓力,因為批判阿扁而被打為「十一寇」的他,幾度在黨內呼籲改革,卻有志難伸,他在外面成立了一間倉庫藝文空間,做紀錄片,還籌辦了《二次黨外》雜誌。

「當時民進黨兵敗,我並沒有氣餒。我嘗試想辦法提出改革想法,在經過『十一寇風波』之後,我還是成為中常委,我也知道政治要派系運作、要實力,我也參與了,但參與2年後意識到這不是我擅長的。我那時面臨一個想法是說,我要繼續往前這樣走下去嗎?越走我會越適合現在發展中的民進黨,但我會越不像從前的我,所以要嘛我讓自己改變得更徹底、更適合生存,要嘛我應該離開這裡。」

2011年底,羅文嘉投入台北市立委,卻在黨內初選階段,敗給了姚文智,隨後他開記者會痛斥負面選舉歪風,表達對政治灰心。他正視了性格與環境的落差,「這場初選失敗,讓我意識到,其實我沒辦法改變這個外在環境,它超出了我能改變的能力範圍。如果我要改變外在,我必須改變自己更多,可是那已經到了一個臨界點,我沒辦法改變自己那麼多,所以我決定離開。」

離開政治圈後,他返回故鄉桃園新屋種田、靜養,另一方面緬懷父親。2010年父親罹肝癌病逝,「那一年影響我比較大,是我真的待在鄉下時間最多的時候。我那時心裡已經差不多有一個方向,但未必會下決心,真的去做了也未必那麼篤定。」

談到自己與民進黨內同志的恩怨,他一臉無奈地說,「我以前很在乎別人怎麼看我,可是我現在在乎的不是別人怎麼看我,我會在乎歷史怎麼看。如果所有人覺得你好,表示你真的很長袖善舞,能夠滿足所有人,除非你是個大慈善家,有很多本錢,對所有人都好。可是在你成為慈善家以前,不可能所有人都覺得你好啊,你做很多選擇,一定有人好,有人不好,有人贊成,有人反對,問題是你在乎哪些人贊成?哪些人反對?在乎哪些人看你?」

有些人說你是文青,愛之者,惡之者,其實皆出於此。「是,沒有錯。」那你怎麼看待「文青」這個標籤?「我不知道定義中的文青是什麼,如果以政治上的價值取向,我是偏左沒錯,從來不否認,包括在二次黨外時代,我主張中間偏左,到現在為止我還是,黨內大概很清楚這叫『左膠』。有些人講的文青,我認為是假文青,是嘴巴文青啊。你說我文青,可是我是腳踩在土地裡的,我跟很多文青完全不同,我即使不在政治圈,還是在做我相信的事情,我從家庭開始,收養二個孩子,把我生命給二個跟我沒有血緣的孩子;我今天在家鄉種田,補助偏鄉英文班、打擊班的孩子,到現在超過10年;我決定開書店在鄉下,不賺錢也要做,這些都算左嘛,左到從我的生活開始,那就是我的信仰,所以有人說我文青,我跟很多文青不一樣啊,很多文青是文字青而已,可是我在生活裡頭徹底實踐我所信仰的價值。」

但也有一種文青是被批評「不接地氣」、「不食人間煙火」吧?「我必須承認,有些東西我不想輕易妥協,我也知道政治不可能是百分之百純粹,那我也不可能做這個工作了,我自己知道我不是百分百不能妥協的。如果在10年前,我決定離開是因為一個人孤單,這次我回來(擔任祕書長)是因為,不能靠我一個人。所以當卓榮泰找我接任的時候,我想知道有沒有空間可以做事,如果沒有,我就不必再回來了!幸好我們一路互相打氣,所以我一點也不後悔。他告訴我能夠有空間,為了不分區名單在努力奮戰時,我們都站在一起。我主張要讓更多年輕人進入民進黨,扮演不同角色,他也全力支持,跟我相同信念,光這點就已跟10年前不一樣了。」

又說:「我很清楚知道,在理想跟現實間,理想若沒有踩在現實的土壤,理想是不可能長出花來的。所以你說我文青,其實我一點也不文青,你說我很社運,我一點也不社運,我很清楚我是踩在政治的土壤裡頭,讓它長出還有點理想的花朵而已,那跟在社運圈扮演的角色是完全不同的。」

更多鏡週刊報導
【羅文嘉專訪1】羅文嘉:「我是白目線」 更白目者不適合待在政治圈
【羅文嘉專訪2】批阿扁被列入11寇 他灰心脫離政治圈去種田
【羅文嘉專訪3】扁迷狂熱程度不亞於韓粉 他曾親見民進黨樓起樓塌

更多政治相關新聞
國民黨誰接黨魁?「改造比改選重要」
台北市長重演「雙帥對決」?藍綠不鬆口
馬英九:做總統的責任就是避免戰事發生
2022年選新北市長?蘇巧慧:沒有這回事
罷韓二階連署 下周三啟動

______________

有話想說?歡迎投稿>>>【Yahoo論壇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