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死亡交叉點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推特@BrookingsFP)
(圖/推特@BrookingsFP)

美國和英國、澳洲組成三邊安全夥伴關係(AUKUS),形成了一個鮮明的抗中聯盟,而這個聯盟最急迫的目的是盡量延後美中在亞太軍力出現死亡交叉。美國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密利坦承,曾兩度告訴中方川普總統無意攻打中國,正說明了美國萬分不願與中國開戰的心情。

水門案資深記者伍華德的新書揭露此事,密利在參院作證時辯稱這是他職責所在,為的是避免核武強國間爆發戰爭,而且白宮幕僚長、國務卿蓬佩奧和國防部長都知情。伍華德在前一本書曾揭露,川普的幕僚多次偷取他桌上的文件,以防國家陷入險境。

但密利向中方打招呼真有可能構成通敵叛國,因此舉侵犯了總統的三軍統帥權,也把重要軍機告知戰略對手。憲法並沒有給官員自行判定總統精神狀態的權力,川普說密利從沒跟他說過此事,那麼是蓬佩奧等人私自決定?這比偷總統公文更接近政變了。兩通電話分別是總統大選前4天與國會暴亂2天後,當時傳聞川普可能鋌而走險,對中國挑起小規模戰事。川普選情告急時近乎癲狂,似乎什麼事都做得出來。密利等人想避免國家陷入災難,可以理解,但就法論法未必站得住腳。何況,就算蓬佩奧等人知道川普只是在炒作,但保不定他腦子一熱突然真要挑點事呢?川普是有這個職權的。

不過這也可看出美國多麼不想與中國開戰。從川普重新把中程飛彈部署回亞太,到拜登組成AUKUS,都是增強美國在亞太的軍事震懾力,這與其說是在準備與中國的戰爭,不如說是想避免與中國的戰爭。美國強化軍事嚇阻力,用意是增加中國在台海動武的難度及代價,希望中國能放棄走上那條路。

決定戰爭勝負有兩大因素,一是武器科技等硬實力,二是作戰的意志力。中國的軍事力量不斷增長,到了某個時間點總會出現中國承擔得起與美國交火代價的死亡交叉。而且,美國的軍事力量固然比中國強,問題是有沒有長期堅持的意志力。如果中國決定在台海動武,那會是做好覺悟、賭上一切、死拚到底的作戰。但美國卻不見得有長期為台而戰的準備,可以救台灣一時,卻未必能護台灣一世。

深信美國老大哥會永遠罩台灣的人,應該回顧一下,從二戰之後,美國有沒有和跟自己差不多的國家打過仗?答案是沒有。美國都挑實力差很多的小國打,像伊拉克、阿富汗或巴拿馬。至於大國,當年美蘇較勁得再激烈,都還是在核武對峙下避免了戰爭。大國之間不興兵,基本上已是二戰後的國際潛規則。俄羅斯占領克里米亞,美國或歐盟有出兵制止嗎?AUKUS被批評為美國搞盎格魯英語系國家聯盟,但這卻是美國好不容易才找到肯出來站隊的盟友。AUKUS的集結是美國進一步與中國作勢力搏門,希望在不必兵戎相見的情況下壓制中國,但現實未必能如願。

誰也沒有理由為別人拚命,除非其中也攸關自己的重要利益,而利益與代價是要務實衡量的。美國如果陷入台海戰爭,一開始代價就會很高,拖長了耗損更是無法想像,世界權力格局也必定因此改變。向來霸氣出場、最後草草了事的美國,能撐多久?撐不下去了呢?美國可以退回自己的地盤,台灣要退到哪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