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關係不必然全面洗牌

周天瑋
中國時報
美國總統川普(左)、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本報系資料照片)
美國總統川普(左)、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本報系資料照片)

第1階段美中經濟貿易協議在1月15日簽署,2月14日生效,雙方正在期待打造氛圍的時刻,武漢突然爆發新冠病毒疫情,在全球迅速蔓延,旋即衝擊經濟活動。1個月以來,紐約股市4度熔斷,衰退危機降臨,而中美關係丕變,爭議時出,官員互嗆,看衰者幾乎認為中美之間將全面洗牌,世界秩序遭到挑戰。

客觀分析,在眾所周知的意識形態對立、戰略競爭關係緊張和經濟全球化逆流這3個難解的大局矛盾之外,另有3個狀況存在於中美之間,導致關係惡化。大局矛盾固然難以擺脫,但是這3道習題如何答卷,將決定情況能否緩解。

首先,第1道習題簡稱為「外部化」。疫情在大陸爆發,民怨沸騰,對治理構成極大衝擊,目前大陸情況稍得和緩,因此可以騰出工夫將國內問題外部化,冀望疏解政治壓力。瘟疫鬧得如此嚴重,唯一夠份量的外部敵人只有美國,所以北京甩出說法,將疫情歸咎於美國派來參加武漢運動會的軍人,並且還調動民族主義情緒,強烈還擊美國國務院和媒體。

於此同時,適逢疫情在美國急劇擴散,川普總統飽受民主黨和主流媒體無情的批評(中美當政者幾乎「同病」),同樣必須將內政壓力外部化,並又堅稱美軍無咎、「中國病毒」冠名符合醫學傳統。

目前看,兩國彼此炮火猛烈的外部化「工作」還在進行,但是值得留意的,是川普在每天例行新聞簡報和媒體訪談,依舊刻意保持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友善口吻,一如前面兩年貿易戰時期。與白宮關係密切的美中問題專家白邦瑞,就在上周還透露出川習之間每月保持電話交流,並且通話時間頗長。概括而言,中美元首級關係並無變化,只不過是在工作層次上將衝突性究責場景從經貿改為疫情,換湯不換藥,所以外部化的實質衝擊目前可能並沒有感覺上那麼嚴重。

第2道習題來自於「美國大選」。美國今年舉行總統大選,民主黨可望推出拜登。拜登在擔任前任副總統的任期內,與當時擔任中國國家副主席的習近平交往較多,據稱超過任何世界領袖與習相處的時間,而且拜登的中國政策相對較為溫和。川普的選情如今多少取決於美國的抗疫治理與經濟前景,而疫情與衰退聯袂,負面壓力大增,可以想見大陸會認為拜登有機會上位。美國出現專家如此分析,認為北京近來政府行為激進,反映出一部分中國官員在賭川普選情已經搞砸,決定押寶拜登。

就這個矛盾,川普自然必須殺出一條血路,可是目前一般推測本次經濟衰退的跨度大約兩季,如果今秋景氣反彈,川普在11月初贏得連任的概率依然不低。大陸如果要對美國選舉著墨,勢必留有餘地,否則難以估計美國報復的時間和力度。

第3道習題來自於「反中官員與智庫」。美國的共和黨鷹派和民主黨籍深層政府官員與智庫,似乎普遍認定美中關係必須轉折,若干更要推動經貿和科技脫鉤。可中美之間,相互依賴的範圍多,脫鉤困難,中國雖然是一個成本和風險走高的製造基地,但仍然是大有展望的市場。「牙膏擠出來以後沒法子再擠回去」,華爾街和跨國企業未必打算加速脫鉤。關於這個課題的美國內部矛盾已經存在有年,但在怪疫爆發之後,輿論界突然發現美中醫療互信不足,而且7成的美國藥品成分竟然依靠中國製造,一瞬間醫療領域脫鉤成為重大的國家自主和安全課題。

要扭轉這樣的不利局面,必須努力尋找「互信」與「脫鉤」的平衡點。眼前雙方要做的工作固然很多,但是美國最在意的可能是中國是否認真履行第1階段的經貿協議,並且順利展開第2階段談判。川普政府推動經貿談判,不盡然是反全球化,而主要是要促進互惠和保障,而且中美此時此刻都需要經濟,在這個意義上,川、習關係對雙方而言至關重要。兩國一方面互鬥,另一方面由川、習穩住陣腳,絕不踰矩,第1階段的中美談判已經證明他們能夠做到。

美中關係,似乎處於連續性失衡到均衡的和平博弈狀態,在邊緣地帶摩擦遊走,不必然全面洗牌。

(作者為法學博士、美國律師)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