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主導全球堵中戰略 抗中聯盟成形

·4 分鐘 (閱讀時間)

從最近3件以美國作為主導者的事件發展來看,會發現在目前的國際社會裡,已興起一股「以中國為主要抗衡或圍堵對象」的趨勢。因此作者姑且稱之,這本是一種只重防止性質的「堵中戰略」,但由於運用上的過當,已逐漸形成是一種全球性的「抗中聯盟」。

第一,是美國總統拜登在前往歐洲參加G20峰會之前,就在10月29日抵達羅馬之後,強烈顯示出他要跟法國總統馬克宏,先一步進行兩人的單獨晤面。而馬克宏方面,也於當天下午便在法國駐羅馬教廷大使館的波拿巴別墅接待了拜登。

兩人在見面時,根據法新社的報導,拜登說了一句:「我們沒有比法國更好的盟友了」,這句話讓外界開始觀察雙方是否可修復因「澳大利亞核子潛艇放棄法國代為製造」一事激怒巴黎後的關係?是否也可讓跨大西洋關係回到正軌?因為這正是美國希望在歐洲建立「堵中戰略」的最後一道障礙,現在看來顯然已經掃除。

再根據法媒報導,馬克宏也要求拜登能更支持歐洲建立真正的防務體系。其實拜登在見馬克宏時就一再重申法國與歐洲參與印太地區的戰略重要性,包括歐盟近來公布的印太戰略框架。美國也認同歐洲建立更強大和更具能力防禦系統的重要性,對跨大西洋與全球安全帶來積極貢獻,並與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形成互補。

如果說這就是雙方在各取所需,而美國準備結合歐洲盟國,希望像上個世紀冷戰對抗蘇聯一樣,也能在經貿上甚至不排除在軍事上,可以結成一種隱性的抗中聯盟,希望能對中國以及俄羅斯發揮出一股「杯葛」或「遏制」的力量。那麼一個類似北約組織的「抗中聯盟」實際上已出現了雛型。

第二,另一個例子是拜登曾先於10月27日在白宮透過視訊參加東亞峰會(EAS)會議,他在會上一再強力抨擊中國針對台灣的「脅迫性」行動,但他企圖連結成這是中國對這個地區和平與穩定的威脅。他同時宣布,美國將與合作夥伴探討打造一個印太經濟框架。白宮並未披露更多細節,只說它將「界定我們圍繞貿易便利化、數位經濟與技術標準、供應鏈韌性、去碳化與清潔能源、基礎設施、勞工標準以及其他共同關心領域的共同目標」。

當拜當登企圖運用「美國與東協緊密合作」的假象,來凸顯東協抗中的實質。而過去美國一直遭質疑與這個區域貿易關係是落在中國後面,但現在拜登這項宣布則可能有助於化解疑慮。這個每年一度的EAS,共有18個國家領導人參加,除了東協10個成員國,也包括美國、中國等8國的領袖。在李克強面前,拜登強調中國對東協這個地區和平與穩定帶來威脅,是有其結朋拉派的企圖。

第三是,在2021年9月中旬,美國、澳大利亞、英國,曾宣布在印太地區建立AUKUS聯盟,該聯盟曾允許這3國將進行更深入的國防合作。當時拜登曾表示,英美澳等3國都認知到確保印太地區長期和平及穩定的重要性,而新聯盟的成立也反映了美國在歐洲的主要盟友將逐漸在印太地區發揮更廣泛的作用。儘管這3國元首皆未提及中國,但路透社仍然透露一名美國高階官員私下告知,此舉代表華盛頓及其盟友正尋找方法來反擊中國日益增長的力量和影響力。

而有意思的是,當中國駐澳洲大使成競業即將離任之際,在澳洲洛伊國際政策研究所高級研究員馬利德曾認為,不管澳洲或中國,都不會在重建兩國關係上投入太多,因為他們都認為短期內想改善彼此關係的希望是相當渺茫。這說明了一點:在南太平洋及南中國海方面,已顯示有一種「堵中戰略」的出現,其實也是「抗中聯盟」雛型的形成。

(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社科院前任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