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俄峰會的玫瑰與刺刀

·3 分鐘 (閱讀時間)

白宮與克里姆林宮25日同時宣布,美國總統拜登與俄羅斯總統普丁將於6月15至16日在瑞士日內瓦舉行他們之間的首場峰會。從雙方人馬步步為營展現的善意與誠意,不僅讓全球看到他們是如何小心翼翼地推動他們的峰會,也讓全世界都知道要達成峰會絕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拜登與普丁是舊識,他們早在拜登擔任副總統2011年訪問莫斯科時就見過面。不過,拜登沿襲兩位前總統歐巴馬與川普的「反俄」政策,他從未給過俄羅斯什麼好臉色。

今年3月3日白宮發布《國家戰略安全暫行指南》時,美國還將俄羅斯與中國並列為「戰略競爭對手」。但是,國際情勢發展得太快,拜登立刻發現自己犯了大錯,因為俄、中兩國在3月間竟然成立一個16國的「反美」聯盟,讓美國無法在戰略三角關係中處於有利的地位。不過,發現情勢不利之後,即使美、俄之間存有不少矛盾,拜登當機立斷決定改弦易轍。

首先,拜登4月28日在對國會參眾兩院聯席會議演說中,率先釋出有意與俄羅斯改善關係的訊息。他不僅在演說中對俄羅斯干預美國2020年大選一事,表示在公平對等情況下和平落幕,還期待他在6月訪歐期間能與普丁會面。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也如斯響應,表示莫斯科正積極研究峰會的議題與議程。

其次,為了考驗彼此的誠意,美、俄兩國都做了一些測試。原先烏克蘭政府軍與烏東親俄勢力發生衝突,俄羅斯大軍陳兵俄、烏邊界,美國也準備派遣軍艦前往黑海展現肌肉。在莫斯科撤出15萬大軍後,美國也宣布暫時取消派遣軍艦。

最近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訪問冰島,針對俄、中兩國積極介入北極圈一事與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舌槍唇劍,但雙方都很有禮貌地點到為止,不讓事態擴大。

第三,美國為營造峰會的有利氣氛,對俄羅斯百般容忍與遷就,但也不是毫無原則地讓步。正如拜登所言:「我可以升高對俄羅斯的制裁與報復,但我認為應該到此為止,我並不想升高對抗。然而,如果俄羅斯繼續破壞我們的民主,我將嚴陣以對。」

本來,美、俄峰會就是一場重要的峰會,未必能帶來什麼重大的影響。在問及俄、美峰會是否會造成俄、中關係變化時,拉夫羅夫答稱他很滿意現狀,這當然是一個「典型的外交官謊言」。如果真對現狀滿意,克里姆林宮又何必對俄、美峰會深感興趣與充滿期待?

美國顯然期盼與俄羅斯維持一種穩定與可預測的關係,以集中心力因應「全球唯一具有綜合國力足以挑戰美國的中國」。而俄羅斯決定與美國打好交道,一方面是希望藉著美國的重視以抬高自己在中國面前的身價,一方面也希望能在美、中之間左右逢源,或在美、中相爭之間坐收漁利。

從美、俄峰會最後終於成局,可以看出光是釋出「善意」是不夠的,還要經過不斷的測試,觀察對方的反應,試探對方的「誠意」,並能堅守原則與底線,才有可能終底於成。(作者為淡江大學外交與國際關係學系榮譽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