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俄峰會:普京拜登見面的六個重要看點

·6 分鐘 (閱讀時間)
拜登(Joe Biden 左),普京( Vladimir Putin 右)
這是拜登和普京的首次峰會

6月16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和美國總統拜登在瑞士日內瓦的首次峰會雖然萬眾矚目,卻不會是一次氣氛友好熱情洋溢的會面。

首先,俄羅斯最近正式將美國列入了 「不友好國家 」名單。

無論是俄羅斯還是美國都將彼此之間的雙邊關係形容為「處於谷底」,目前雙方都沒有向對方派駐大使;俄羅斯高級官員因吞併烏克蘭克里米亞和涉嫌干涉美國選舉等各種原因而受到美國的制裁;兩名前美國海軍陸戰隊員現在被關在俄羅斯監獄,其中一人被指控從事間諜活動而被判刑16年。

除了這些之外更為要緊的還有,今年3月拜登在接受採訪時認同採訪者說普京是 「殺手」,一時間輿論紛紛。

然而,這兩人將首次以總統身份會面。 俄羅斯的一些人認為,能將兩人拉到一起會面本身,就是一項了不起的成就。

事關國際地位

莫斯科智庫俄羅斯國際問題理事會(RIAC)主任安德烈·庫爾圖諾夫(Andrei Kortunov)說:「這次峰會從象徵意義上來講很重要,因為它讓俄羅斯與美國平起平坐。對普京而言,哪怕只有象徵意義也不是毫不重要的。」

這次會議舉行之時,拜登入主白宮才剛剛幾個月,也是他第一次出國訪問,而且普京是應拜登的要求前去會談的。這對於克里姆林宮來說都是錦上添花的好事。另外,這也是一次正兒八經的真正峰會,不是在舉行其他國際活動期間順水推舟的短暫會面。

儘管拜登行程緊湊,包括周一在布魯塞爾北約總部舉行的多個會議,但人們對拜登歐洲之行的最後一站,即16日與普京的一對一會談特別感興趣。

政治分析人士麗麗雅·舍夫索瓦(Lilia Shevtsova)說:「普京肯定希望與美國總統平起平坐。他希望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得到尊重。 普京想展示雄赳赳的氣勢,想成為大國俱樂部的一員。」

歷史和希望

美俄這次選擇日內瓦作為峰會地點,讓人想起1985年冷戰期間的另一次峰會:美國總統里根和蘇聯最高領導人戈爾巴喬夫的第一次峰會。但是,本次的峰會無論是在兩國元首個人關係層面還是在政治解凍前景方面,都沒有什麼可比和讓人期待之處。

如今的白宮說,美國的目標是與俄羅斯建立「穩定」和「可預測」的關係。但是,自從2014年普京派遣武裝部隊進入克里米亞,從烏克蘭吞併這個半島以來,普京一直走得是讓人琢磨不透、神經緊繃的行事風格。

那是俄美關係如今滑落至此番境地的開始。

舍夫索瓦女士分析說:「一個更可行的目標是測試彼此的紅線在哪裏,彼此都理解認識到對話才是走出關係最低谷的最佳途徑。」

她認為:「如果俄美之間不對話,那麼俄羅斯將變得更加不可預測。」

口頭承諾與實際行動

瑞士日內瓦的拉格朗治別墅(Villa La Grange, Geneva, Switzerland)
6月16日,普京與拜登的首次會晤將在瑞士日內瓦的拉格朗治別墅(Villa La Grange, Geneva, Switzerland)舉行。

周末,普京在俄羅斯國家電視台上表示,有一些問題「我們可以與美國合作」,首先是新的核軍備控制談判,另外將與美國討論包括敘利亞和利比亞在內的地區衝突,還有氣候變化問題。

普京說:「如果我們能夠建立起就這些問題開展工作的機制,那麼我認為這次峰會就沒有白費。」

俄羅斯有人認為,俄美之間「外交戰爭」可能出現休兵的局面:美國近年來驅逐了數十名俄羅斯外交官,並關閉了兩個俄羅斯駐美外交領館;現在美國駐俄羅斯的使領館將不准聘用本地員工,這意味著包括簽證在內的服務將被大幅削減。

最低限度,莫斯科方面的行動可能包括允許其大使回到華盛頓。

美國還將提出在俄羅斯的被捕公民問題,包括2018年被捕並被判定間諜罪成立的保羅·惠蘭(Paul Whelan),他一直否認自己是間諜。

俄羅斯最近再次推動與美國的囚犯交換,但開出的條件迄今為止美國不可能滿足,而普京單方面做出慷慨的姿態似乎也不太可能。

西方敵對勢力

普京最近不遺餘力地強調他對西方的看法:敵對勢力。

在本月的聖彼得堡經濟論壇上,他再次聲稱,美國想要「遏制」俄羅斯的發展。

幾天前,他曾威脅說,任何想「咬」俄羅斯的外國侵略者,都要被「打掉」牙齒,並堅持認為世界有必要對俄羅斯恢復往日地位和力量的現狀幡然醒悟。

莫斯科智庫俄羅斯國際問題理事會(RIAC)主任安德烈·庫爾圖諾夫說:「很顯然,普京相信美國是對俄羅斯不懷好意的敵對國家,我覺得他的這種看法不會變。」

不過,他認為,俄羅斯很有可能考慮將緊張關係降溫減低幾度。

降溫

庫爾圖諾夫認為:「作為一個理性的政治家,普京希望減少與美國對抗關係帶來的成本和風險。」

1985年11月,美國總統羅納德·里根(Ronald Reagan 左)和蘇聯領導人米哈伊爾·戈爾巴喬夫(Mikhail Gorbachev 右)在日內瓦舉行了歷史性的"爐邊"會談。
1985年11月,美國總統羅納德·里根(Ronald Reagan 左)和蘇聯領導人米哈伊爾·戈爾巴喬夫(Mikhail Gorbachev 右)在日內瓦舉行了歷史性的「爐邊」會談。

這包括經濟制裁:最新一輪制裁限制了俄羅斯政府籌集資金的能力,而新的制裁措施可能會進一步深入,在關鍵的選舉年給經濟增加壓力。

庫爾圖諾夫說,「俄羅斯公眾現在對外交勝利毫無興趣,不覺得這樣的勝利能緩解國內緊迫的社會和經濟問題。」

「無論普京想要什麼,我認為他不能通過惡化與美國的緊張關係來在俄羅斯國內獲得任何利益。」

人權說教避無可避

普京不希望看到、卻必須面對的是拜登在人權問題方面對他提出批評,其中包括俄羅斯反對派政治家阿列克謝·納瓦爾尼的案件:他先是被下毒,現在被羈押。

納瓦爾尼的反腐敗辦事處和反腐敗基金會剛剛被莫斯科法院以「極端主義」之名被禁,這一裁決本可以很容易地推遲到峰會之後才宣佈。

但在峰會之前宣佈的這一決定,在時機上似乎是要傳遞這樣一個信息:普京將繼續對異議人士決不手軟,而美國不要來管閒事。

舍夫索瓦女士乾脆預測說:「他倆會各唱各的,拜登會先就納瓦爾尼和人權唱出批評俄羅斯的前奏,接著普京會唱出反駁,批評美國人權其實也一樣糟糕。」

「但這次峰會的舉行意味著雙方在把人權當作『開胃菜』互相數落之後,將進入主菜階段。那就是:讓我們還是一起下點功夫緩解緊張局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