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俄關係的兩個考驗

·3 分鐘 (閱讀時間)

6月美俄高峰會後,許多人都懷疑,美俄關係會因為這次峰會改善多少?大家看的第一個考驗,就是7月9日聯合國安理會關於繼續開放敘土邊境一個關口的表決。還好,俄國這次沒有阻撓,案子過關了。

這件事的來龍去脈為何?

美軍撤出阿富汗的新聞最近成為國際焦點,但恐怕很多人都忘了,敘利亞戰爭還沒打完。敘利亞西北的伊德里布省還在反抗軍手中,底下還有400萬人。在敘利亞政府軍圍繞下,伊德里布就像一個孤島。2014年,敘利亞內戰方酣之際,為了人道也為了緩解難民潮,聯合國安理會授權,分別從土耳其、伊拉克、約旦開了4個通道,運送包括糧食與醫療用品在內的人道救援物資進入敘利亞,援助因戰亂而流離失所的敘利亞百姓。7年下來敘利亞情勢有很大變化,反抗軍控制的範圍愈來愈小,4個通道也在俄國壓力下關掉了3個。現在只剩下伊德里布與土耳其交界的巴布哈瓦通道。但是俄國還是想在安理會否決繼續授權該通道的使用。川普政府2020年7月爭取到該通道再用1年,但期限將至,俄國揚言將不會通過繼續授權。

俄國的講法是,敘利亞內戰已近尾聲,所有的外國援助都應透過敘利亞政府,由大馬士革統一發放,不應再由國外直通伊德里布。西方則懷疑,一旦救援物資進了敘利亞政府手中,伊德里布的人民還拿得到嗎?現在每年有1000輛卡車載運救援物資進入伊德里布,其中還有新冠疫苗,若這時通道關閉,豈不立刻造成人道危機?所以上個月拜登跟普丁見面時,就勸普丁這次千萬不要否決。他們沒講的還有一個地緣政治的原因。如果巴布哈瓦通道封閉,大批敘利亞人極有可能越過邊界湧入土耳其,造成新的難民危機。俄國現正積極拉攏土耳其,分化北約,若為巴布哈瓦通道與土國生隙,壞了自己長期的布局,豈是俄國所願見?也許這也是俄國後來同意繼續授權的原因。反正1年效期,1年後再看實際狀況調整政策。美俄關係也因此過了第一關。

第二關是勒索軟體的攻擊。美俄峰會時拜登跟普丁也提過這件事,上周五拜登跟普丁在峰會後首度通電話,拜登就警告普丁,如果不出面制止這些勒索軟體的攻擊,美國將會採取一切必要的行動保護人民和基礎設施。

勒索軟體的攻擊最近愈來愈猖獗。本月初REvil對佛州資訊技術管理軟體供應商Kaseya發動攻擊,1天之內使全球17個國家至少數百家機構,包含學校、幼稚園、公司企業的電腦癱瘓,被認為是全球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單一勒索軟體攻擊事件。若再回算一下,從美國東北的殖民油管,到世界最大的肉商JBS,再到共和黨全國委員會,每一個都受過駭客或勒索軟體的攻擊。美國官員表示這已經是國安問題了。

由於這些勒索軟體平台的駭客多操俄國口音,所以外界認為俄國不可能不知情,甚至還包庇這些平台。美國撤軍阿富汗時,和塔利班達成的協議是不得包庇恐怖組織,讓阿富汗成為攻擊美國與其盟國的基地。現若阿富汗換成俄國,恐怖組織換成勒索軟體平台,美國的「一切必要行動」又會是什麼?這是美俄關係的第二個考驗,就看俄國的回應了。

(作者為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