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劇Friends 「老友記」催淚回歸

·4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1994年9月22日,當莫妮卡(Monica)、瑞秋(Rachel)、菲比(Phoebe)、錢德勒(Chandler)、羅斯(Ross)和喬伊(Joey)第一次在虛構的紐約咖啡館 "Central Perk "的橙色沙發上就座時,沒有人想到這個系列劇有一天會取得如此令人崇拜的地位。這部情景喜劇迅速征服了世界各地的粉絲--因此今天幾乎每個三十多歲的人都知道這六個角色的悲歡起伏。死忠粉甚至可以重復整段對白,在他們的櫃子裡有包含所有236集的DVD收藏,每年都會再次觀看這個10季的長篇大作。“老友記”有什麼特別之處,為什麼它有這麼多的追隨者?一位鐵桿粉絲試圖進行公平公正的分析。

劇情內容當時非常超前

那麼成功的秘訣是什麼呢?在1990年代,電視上有那麼多的情景喜劇,有類似的背景和可比的故事情節。是什麼將《拖家帶口》(Married With Children)、《歡樂滿屋》(Full house)和《超級保姆》(The Nanny)與《老友記》區分開來?

在當時,這個美國經典情景劇的思想是進步的,沒有使用通常的陳詞濫調,而這些陳詞濫調讓其它情景喜劇得到了他們想要的關注。在這方面,《老友記》是革命性的,它不僅僅是一個單純的情景喜劇——而是一種流行文化。

為了證明這一點,這裡有幾個例子:羅斯的第一任妻子處於同性戀關系中,這一事實從一開始就被認為是理所應當。總的來說,該系列中的女性被賦予了強烈的性格特征——例如,莫妮卡開始了自己的餐飲業,菲比在母親自殺後,從小就非常獨立。

瑞秋起初非常被寵愛,靠父母的錢生活,但在劇情發展的過程中,她也學會了在工作中堅持自己的觀點,並在職業階梯上不斷攀升。對於20世紀90年代,當女權主義還沒有喊得那麼響亮和成為主流的時候,這是一種相當進步的敘述。正如錢德勒所說,還能更進步點嗎?(Could it be more progressive?)因此,《老友記》探討了當時社會很少接受的問題,或者在媒體中沒有出現的問題:單身母親、共同撫養孩子的同性戀婦女、代孕和收養,以及與男性氣質鬥爭的男人。

來自年輕一代的批評聲音

但是,在粉絲們高興地慶祝該劇進步性的同時,批評的聲音也出來了。尤其是被稱為Z世代的千禧一代,正在大聲地批評這部情景喜劇。一些觀眾認為喬伊的搭訕台詞“你怎麼樣?”(How you doin?)是性別歧視和敵對女性。當莫妮卡肥胖時,對她的插科打諢也會遭到不理解。當然,該劇所體現的理想中的外在美標准可以受到批評——身體自愛(Bodypositivity)這個話題當時還沒有被《老友記》的制作者所關注,因此一些插科打諢的事情就會出現在他們的對白中。

所有主要人物都是白人的事實也讓一些觀眾無法接受,盡管有幾個配角,如羅斯的兩個女友,分別是亞洲人和黑人。

因此,對於千禧一代來說,這個劇還不夠深刻,但當年的哪部劇甚至能達到今天的評判標准?將一個系列作品從其文化時間背景中剝離出來,用今天的政治正確標准來衡量它是否准確,是值得商榷的。

對珍妮弗-安妮斯頓來說,瑞秋-格林(Rachel Green)這個角色是她的重大突破。

“老友”們未來如何?

雖然該系列於2004年結束,但其受歡迎程度仍未消失。《老友記》的成功概念被多次復制,並被認為是其它知名劇集的基礎,如《老爸老媽的浪漫史》(How I met your mother)或《生活大爆炸》(Big Bang Theory)。5月27日,HBO Max(在德國名為Sky)播放了期待已久的《老友記重逢》。這是一個特別節目,六個朋友重新聚在一起,回憶過去的日子。到目前為止洩露的信息不多,預告片讓人很期待,淚點也不少。而演員們呢?興奮!詹妮弗-安妮斯頓(Jennifer Aniston)說,這感覺就像一個家庭團聚。"我沒有姐妹。這就是我的姐妹們",這位女演員在提到她的兩位合作演員時說。“當我們聚在一起時,感覺時間從未過去,這很有趣”,扮演喬伊的馬特-勒布朗(Matt LeBlanc)說。“我們從結束的地方繼續開始”。

實際上,《老友記》的這幾位從未離開,他們只是“暫時分手”(on a break)。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Rayna Breu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