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運關鍵的5個10年

石齊平
·4 分鐘 (閱讀時間)

被視為「中國通」的澳洲前總理陸克文指出,整個2020年代,對中國和美國而言都是「非成即敗」的關鍵時刻。他又說,中美在經濟和科技方面的實力將前所未有地接近,這對全球而言將是「危險的10年」。

陸克文的話在邏輯上是成立的。未來10年內,中國GDP極可能超過美國,至於工業、科技、軍事、太空等重要領域,中國不是正逼近美國就是已平分秋色,甚至還偶有反超。這意味美國的霸權地位正面臨來自中國的強勁挑戰,為保住霸權,美國必然使出渾身解數把中國往死裡打;中國即使想要繼續韜光養晦做個安分的老二,最終也必發現樹欲靜而風不止,被迫與老大美國拚一死活,否則連老二甚至老三也做不成,因而對雙方都是「非成即敗」的危險時刻。

這個即將到來的關鍵時刻,中美雙雄誰勝誰敗,自然只能由時間給答案。但換個角度,不妨從運勢或趨勢看,或許也能看出一些眉目。先看中國。過去40多年,運勢趨勢十分明確,持續上行。我曾說過,這只是個開頭,因為近幾十年中國的崛起不過是中國從1840年持續下行了140年之後的「非常態」,向1840年之前長達兩千多年中國始終位居世界第一的「常態」回歸的開始。從崛起到復興,基本沒太大懸念,最大的挑戰與變數就是和老大美國的PK。

再看美國。美國運勢在過去100多年也不複雜,不過是先升後降,約略與中國反向而行。美國世紀霸業成於3個關鍵時刻:一是美國GDP在1890年前後超過英國成為全球第一,此後迄今100多年,始終位居第一,無人可以超越;二是1898年美國在美西戰爭中打敗西班牙,取得西太平洋關島及菲律賓的控制權,奠定了此後囊括整個太平洋坐穩世界霸權的重要基礎; 三是1945年二戰結束,美國主導制定了一整套包括國際組織及國際貨幣在內,旨在確保美國最大利益的國際體系。

於是,整個20世紀,從頭開始,經一戰二戰冷戰,美國運勢扶搖直上,並在1991年蘇聯解體之後,達於巔峰。但,也正是從冷戰結束後迄今為止的40年,美國運勢開始出現較大甚至是戲劇性的變化,正好大約每10年一個階段。

一、黃金10年:從1991年到2000年,主要為柯林頓執政時期,當時美國綜合國力不僅為全球之首,也是美國歷史之最。美國體制被奉為世界圭臬,美國顧盼自雄,不可一世。然而2000年卻也正好是美國運勢的大拐點,因為2001年911事件發生。

二、地獄10年:這是美國時代周刊在2009年底最後一期的封面標題,回顧了從2001年的911 ,緊接著兩場反恐戰爭,再到2008年世紀金融海嘯不堪回首的10年。也就在這時,美國開始意識到中國的快速崛起。

三、遏中10年:從2009年歐巴馬上台後的重返亞太,到2017年川普上台的印太戰略,美國全力遏壓中國,但效果有限,隨著中美差距快速縮小,老大老二矛盾日趨尖銳,於是,接下來就是所謂的——

四、危險10年:這個階段方才開始,歷史會如何發展,不妨作一推測。在此期間內:1、中國GDP可能超美重返18世紀之前的世界第一;2、中國可能實現兩岸統一,美國第一島鏈隨之瓦解,退守第二甚至第三島鏈;3、亞洲經濟以中國為中心的亞太板塊強勢崛起,重返200年之前的歷史地位;4、二戰結束以來的國際體制及以美元為核心的國際貨幣體系,都將面臨越來越強的質疑與挑戰從而開始動搖。

果真如此,意味美國將開始向其19世紀的狀態回縮。因而從2030年開始,或將迎來對美國而言的第5個10年,是謂「退縮10年」。是耶非耶,何妨拭目以待。(作者為香港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