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法院能否讓特朗普成為贏家?

Sam Baker , Peter Hille , Uta Steinwehr, Joscha Weber
·3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對於美國的總統大選,起著決定性作用的幾個關鍵聯邦州的選票仍未統計完畢。但現任總統特朗普已經宣布"贏得了這次選舉"。不過,他很清楚,自己並不能決定最終選舉結果。

在經歷了漫長的選舉之夜之後,特朗普在簡短的演講中也公開宣布:"我們要去最高法院。" 也就是說,或許最終在那裡對選舉作出結論。

這位美國現任總統認為自己在賓夕法尼亞州和密歇根州等與選舉結果息息相關的州處於領先地位。他想停止對所有選票進行統計。這樣是為了阻止他的民主黨挑戰者喬·拜登超越他。他希望能獲得法官的幫助。

動用大批律師

這讓人回憶起了2000年。當時佛羅裡達州的競爭非常激烈。根據初步計票結果,美國副總統、民主黨人戈爾(Al Gore)只比共和黨的喬治·布什(George W. Bush)落後1800票左右。根據美國的選舉法,在這種情況下,一個州的所有選舉人票都歸屬獲得多數普選票的候選人。因此,佛羅裡達州的選舉人票可以決定美國的下屆總統。因為在其他聯邦州,戈爾和布什幾乎旗鼓相當。

戈爾本已祝賀其挑戰者贏得選舉,但隨後還是要求在佛羅裡達州重新計票。因為根據法律規定,在選票非常接近的情況下需要重新計票。當時,共和黨的領先優勢已縮減到不足1000票。多一次重新計票,戈爾當選總統的希望就會增加。為此動用了一大批律師,佛羅裡達州最高法院進行裁決,最後到了美國聯邦最高法院。

戈爾接受失敗

2000年12月12日,最高法院法官做出裁決:佛羅裡達州在進行人工計票時沒有采用統一的標准。不得再重新計票。最高法院的這一決定使得喬治·W·布什成為總統。

類似的情形現在是否會重演?直到2018年擔任德國駐華盛頓大使的彼得·維蒂希(Peter Wittig)對這一問題的回答是肯定的。他說:"是的,情況肯定相似。""我們知道,各法院受理的地方司法糾紛就有近400起。所以說我們也要做好司法解決的准備。"

維蒂希在接受德國之聲采訪時說,但是與2000年的美國大選相比,此次選舉還是存在著很大差別。維蒂希說:"我們都還記得,後來戈爾在某個時候選擇了退出。"戈爾顧全大局,將民主穩定放在了首位。前德國駐華盛頓大使維蒂希說,此次司法糾紛是否能夠像2000年那樣的結局,他表示懷疑。

民主面臨壓力測試

美國仍在計票。目前尚不清楚的是,如果競選雙方都不承認失敗,那麼可能將會圍繞哪些問題出現法律糾紛。如果真的像2000年那樣鬧到最高法院進行裁決,那麼特朗普至少可以放心的說,那裡的保守派法官佔多數。一周前,當特朗普提名的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宣誓就任新任首席大法官時,特朗普就站在她的身邊。

最高法院會做出政治判決嗎?這個問題也還不清楚。此舉將有損美國的民主及其沿襲了數百年歷史的制度。前德國駐華盛頓大使彼得·維蒂希說:"在接下來的幾個小時甚至幾天裡,我們將進入一個充滿不確定性的階段。這關系到政治進程是否能夠按照以往的正確方向前進,或者是否會采取某種手段干擾計票過程。"美國民主正面臨壓力測試。

©2020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Sam Baker , Peter Hille , Uta Steinwehr, Joscha Web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