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影星莎朗·斯通回憶錄引人入勝的五大看點

·5 分鐘 (閱讀時間)
斯通
莎朗是1990年代好萊塢最炙手可熱的明星。

美國好萊塢著名演員莎朗·斯通(Sharon Stone)最近出版了一本回憶錄,書名為《重生之美》(The Beauty of Living Twice)。

在這本自傳中,莎朗娓娓道來自己生命中的跌宕起伏,戲劇性經歷勝過她自己主演過的好萊塢驚悚大片。

莎朗回憶錄的名字之所以叫《重生之美》是指她在2001年曾因中風和腦溢血險些喪命後,有了第二次生命的機會。

莎朗在書中回憶了自己在賓夕法尼亞成長的艱辛,包括自己與父母愛恨交織的關係,以及披露她外祖父的虐待行為。

1990年代,莎朗一舉成為好萊塢巨星之一,出演了《魔鬼總動員》(又譯《全面回憶》港譯《宇宙威龍》,Total Recall)、《本能》(Basic Instinct)和《賭城風雲》(Casino)等角色。

該書揭示了這位光彩照人的女明星形象背後的一名頑強倖存者。以下是本書的五大關鍵看點。

家庭創傷

莎朗把這本書獻給母親,但她說她對父母的愛晚年時候才真正表現出來。

在她孩童時期,如果她敢對母親「無禮」,則會受到母親的連續掌摑;而她父親則用皮帶捆綁和抽打她。

但最令人不安的還是她對外祖父母的回憶。她形容在她8歲的時候,有一次看到外公克倫斯虐待5歲的妹妹,而外婆卻堵住出口不讓她們出去。

在莎朗14歲時外公去世,莎朗形容自己用手戳了戳外公確認他真的去世時有種「怪異的滿足感」。

她在出演1992年《本能》中那名連環殺手時,對外公的「憤恨」得以釋放。她表示,自己處理這種憤恨的過程非常過癮。她認為讓別人能感覺到情緒的釋放,對觀眾而言也有療傷效果。「我知道並不只有我自己釋放了憤恨」。

《本能》中的那個「撩人」鏡頭

莎朗在《本能》中飾演冷血殺手
莎朗在《本能》中飾演冷血殺手

在電影《本能》中,莎朗所扮演的女主角色誘追拿她的偵探(道格拉斯飾演),其中一個她在被審問時翹起二郎腿的鏡頭很快聲名遠揚。

莎朗在回憶錄中說,在拍攝過程中導演叫她脫掉內褲稱「白色反光」,觀眾「什麼都看不見」。但她後來在滿是代理人和律師的地方看樣片時才發現,實際上觀眾能看見,而且還能看見不少。

莎朗在回憶錄中表示,鏡頭已經拍了,無所謂了。但問題是該做出什麼選擇。

莎朗說,她當時去放映室搧了導演保羅·範霍文一大耳光後就走了。之後,她回到車中給自己律師打電話。她律師告訴她這一鏡頭是非法的。

但最後她左思右想,當初拿到這個角色非常不易,導演保羅為她能爭取到這個角色也出了不少力。

莎朗表示,自己雖然有選擇餘地,但在想了又想後還是決定允許影片保留這一鏡頭。原因是對這部影片以及這一角色來說這一鏡頭是適合的。而且, 畢竟自己已經拍了這一鏡頭。

非自願隆胸

但在隆胸這一問題上莎朗卻沒有選擇。2001年,在發現乳房有良性腫瘤後她需要接受手術。

但為莎朗實施手術的整形醫生認為更大、「更好」的胸部更適合莎朗。

莎朗表示,在解開繃帶後發現自己的乳房整整大了一個碼。她的醫生對她說,大一點的乳房跟她的臀部更匹配,也更好看。

莎朗說,就這樣她的醫生在沒有徵得她許可的情況下就自做主張改變了她的身體。

「走向光明」

在奧斯卡頒獎儀式上和演員約翰·特拉沃爾塔一起為人頒獎。
在奧斯卡頒獎儀式上和演員約翰·特拉沃爾塔一起為人頒獎。

莎朗認為在她中風和腦出血時,乳房手術間接導致了更嚴重的健康問題。她回憶了在醫院時突然感覺一切都在奇怪的移動,就好像整個生命通過鏡頭倒放一樣,而且非常快。

她表示,自己經歷了「墜落的感覺,然後就彷彿有什麼東西追上她,她的靈魂與肉體。之後就是巨大的、發光的白光把我從身體中拖出來」。

之後,她發現自己突然在急救病房中醒來,並說自己只有百分之一的生存機率。

她最近對《紐約時報》表示,當真的躺在手術台上,你不得不捫心自問一些問題:我想回顧一下自己的人生,問問自己,為什麼不聽自己的心聲就逼迫自己? 傾聽自己心聲的機制究竟是哪個地方斷了壞了,以至於沒有看清自己的方向?

奧斯卡提名

1996年,莎朗由於出演《賭城風雲》獲得奧斯卡女主角提名。

莎朗說,她從自己的搭檔羅伯特·德尼羅(Robert De Niro )身上學到了比任何其他演員更多的東西,羅伯特以身作作責,有著令人難以置信的職業道德。

而馬丁·斯科塞斯則是她生命中最偉大的導演。

2002年,她受邀出席奧斯卡頒獎儀式,和演員約翰·特拉沃爾塔一起為獲獎者頒獎。她當時剛剛有力氣走路,但視力、說話以及聽力仍然沒有恢復。但她決心不讓外界知道自己的情況。

她寫道:「我走上舞台,環顧那些迷人的、才華橫溢的同行們的臉。他們有說有笑,盡情享受那一刻。我們所有人都感到振奮。他們沒必要知道我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