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插手東北 是毒藥?甜點?

文/蔣永敬、劉維開 整理/蔣世安
·6 分鐘 (閱讀時間)

馬氏來華調停國共的衝突時,把蔣氏的「先安關內再圖關外」之策,倒轉為「先圖關外再安關內」了。結果關外既未圖成,關內更不能安,成為無法挽救的「一盤歹棋」。蔣被送上火爐,向美求救時,美及馬氏卻置身事外了。

東北行營經委會主委張嘉璈,亦在重慶與中共代表董必武談東北問題,中共中央得知後,即指示董及王若飛說:蘇軍拒美軍進入東北,有利我方談判,張找董老是必然的結果。我應就此時機,再開談判,並開政協會議。望復張嘉璈並告王世杰、邵力子,同意就國民黨軍駐長春、瀋陽問題,進行協商。

蔣被送上火爐

綜合上述情況了解,蔣氏「先安關內,再圖關外」之策,不失為「一盤好棋」,不意這盤「好棋」,卻被美國總統杜魯門及其派遣來華的特使馬歇爾給搞砸了。就是馬氏來華調停國共的衝突時,把蔣氏的「先安關內再圖關外」之策,倒轉為「先圖關外再安關內」了。結果關外既未圖成,關內更不能安,成為無法挽救的「一盤歹棋」。蔣被送上火爐,向美求救時,美及馬氏卻置身事外了。

正當蔣氏進行「先安關內再圖關外」計劃時,杜魯門即於12月15日發表對華政策說明,並以馬歇爾接替原來駐華大使赫爾利的任務,來執行其政策。中共大大地鬆了一口氣,其內部文件的解讀是:

由於我(按:中共自稱)三個月的堅決自衛鬥爭,已使赫爾利在美國倒臺,使杜魯門在本(十二)月十五日發表對華政策的聲明,宣布中國內戰要停止,國民黨一黨專政要結束,並約束在華美軍的行動,使不影響中國內爭的過程;這就是說,美國已決定不直接參加中國內戰,不援助蔣介石武力統一中國,而援助中國的和平統一。所有美國政策的這些變動,對中國人民(按:中國一向以代表「人民」自許)要求和平民主的當前鬥爭是有利的。

因此,中共派其代表周恩來、葉劍英到重慶參加政治協商會議,「利用杜魯門的聲明,在政治協商會議上向國民黨展開和平政治攻勢,以配合解放區的自衛鬥爭。」這是說:中共要「以馬(美)制蔣」了。馬於12月22日抵達重慶,不到兩週(十三天)的時間,就提出了國共停戰協議草案,主張一切軍事行動停止;惟政府派兵接收滿洲(東北)之行動,應不受限制。換言之,關內一切軍事行動停止,關外不在此限。所以1946年1月10日所頒發的停戰令說:「所有中國境內軍事調動一律停止」。附註乙項:「對國民政府軍隊為恢復中國主權而開入東北九省或在東北九省境內調動,並不影響。」這個「停戰令」從起草到通過,可以說由馬歇爾一手包辦。表面觀之,似對政府有利,可用軍隊接收東北,實際則把原來的「先安關內再圖關外」之策,倒轉為「先圖關外再安關內」了。馬之企圖至為明顯,就是美國要插手東北事務。然這豈是蘇聯所能容忍的,這是一副「毒藥」,而當時重慶中央高層則當做「甜點」。茲以王世杰對蔣說明的日記為證:

美國之政策,在鞏固我政府在東北之地位,停戰協議成立後,美政府如以助我運軍,或以復興借款予我,較為自由。日俘遣送與受降等工作,可由停戰及恢復交通而完成。故我宜斷然接受美方提議(原注:略予修正),以加強政府之國際地位與自身力量。中共於停戰後,將在若干地方可獲解除國軍之壓迫,此為中共願意停戰之原因。但權衡利害,我亦應接受停戰之議。

關內停戰,而關外增兵。原計劃使用五個軍在關外,即第十三、第五十二、第九十四、第三十、第四十軍。除第十三、五十二、九十四軍三個軍已進至東北外,其餘兩個軍被共軍阻於豫北。現再增加新一、新六、第七十一、第六十、第九十三、第五十四、第九十九軍,計七個軍。新一、新六、第七十一軍三個軍在1946年3月間已到達關外,其餘四個軍尚在陸續運輸中。

新一、新六、第七十一軍,完全是美械裝備和訓練,是中國最精銳的軍隊,均由美國軍艦運送,顯示美國勢力已介入東北。而蘇聯的反彈,至為強烈,屆時(2月1日)蘇軍不但未撤,且大量留在東北。據東北行營主任熊式輝2月11日的報告,總計留在東北及熱河各區的蘇軍,約有四十萬左右。在關外的中共軍,亦擴充到四十萬以上,而且裝備精良,均由蘇軍供應,百分之八十是日式裝備。此外尚有俄式武器(以衝鋒槍為主)及美式武器(蘇俄自歐洲戰場得自美國者)。中共軍的作戰,也有蘇軍的掩護。蔣在2月18日記道:

營口與泰安(山東)皆為共軍攻陷,且在停止衝突令下達以後。當營口失守之時,俄軍官並為共軍掩護。可知俄軍決不願於二月一日撤盡,且必引起事端無疑。

迨蘇軍自3月間撤出東北各城市時,並不知會中國方面,任由中共軍進攻接受,重慶所派出之行政人員,有的被俘(如四平街之遼北省府人員),經交涉釋回。其它城市如哈爾濱、松江及嫩江等省市行政人員隨蘇軍撤入俄境,蘇聯這一反臉,中共態度又由軟而硬矣。從此東北、華北、華中各地,皆成戰場,最後蔓延全國。

好棋攪成歹棋

經過馬歇爾這一攪和,原來的一盤「好棋」,卻被攪成「歹棋」了。這似乎並非馬氏無心之失,顯然有其原因,在蔣介石的記述中,曾多次發現馬氏所提意見是在企圖拉攏中共。自延安回到重慶的周恩來也曾向馬氏表示:「中共有親美而疏俄之意」。蔣因自記所感曰:「此中必另有陰謀也。」

?此,我們可以了解馬氏所執行的美國對華政策,不僅為安撫中共不使投入蘇聯懷抱;顯然也是「以共制蔣,以蔣制蘇」;中共從而利用之,不僅「以蘇制蔣」,而且也是「以馬(美)制蔣」。如此,蔣氏的下場,可想而知矣。(選摘自《蔣介石與國共和戰(1945─1949)》)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