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民主史上的災難日

朱雲鵬
·4 分鐘 (閱讀時間)

元月6日美國國會進行總統選舉最後認證,當天有數以萬計的川普支持者湧入華府,並在川普公開演說不承認敗選之後不久,群眾突破警察的封鎖線衝入國會,占領議堂,導致國會議事中斷,副總統和國會議員被迫撤離。在這個過程中,已知有4人死亡,包括1位在進入國會過程中被警察射殺的女性。事件發生後,美國參議員民主黨領袖舒默說:「元月6日會在歷史上留下永遠的惡名」。

事件的根源來自一個懷疑,就是這次美國總統大選發生大規模的舞弊,讓民主黨的候選人拜登當選。到底有沒有大規模舞弊?理論上有兩個可能,一個是有,一個是沒有。如果是前者,表示在美國現行的選舉制度之下,政黨可以舞弊,而且其規模可以大到讓本來可以連任的總統無法連任。果真如此的話,可以說美國的民主已經死亡了,所以這是民主的災難。

另外一個可能性就是沒有大規模的舞弊。但是經由川普總統的傳播,美國有這麼多的人懷疑有舞弊,包含本次國會認證選舉結果時提出異議的100多位共和黨眾議員,和1打的共和黨參議員,更不用說那些到華府示威並衝進國會殿堂的人,還有其他數以千萬計的川普支持者。這些人無法接受選舉的結果,不承認拜登當選總統的正當性,也將是民主的重大災難。所以無論大規模舞弊存不存在,元月6日的事件,都在美國的民主史上留下永遠的烙印,構成永遠的傷害。

據了解,美國國會被侵入者占領,上次發生在1814年,而且是因為英國軍隊攻進美國首府。從那時候開始到現在,國會是何其莊嚴的聖殿,有誰可以想像到,會有群眾用暴力的手段入侵國會,而且其理由是懷疑選舉的結果?這代表了即使在美國這樣的民主國家,民主本身也是脆弱的。民主不是銅牆鐵壁,而是必須隨時受到捍衛的溫室鮮花;沒有受到保護,就有可能夭折。

川普的支持者,多數來自鄉村。於月前舉行的美國總統大選,跟剛剛完成的喬治亞州第二輪參議員選舉,投票型態如出一轍,多數鄉村的人支持川普,支持共和黨,多數都市與郊區的人支持民主黨。把這次喬治亞州參議員選舉的分郡地圖,按照支持共和黨(紅色)與支持民主黨(藍色)的顏色來看,非常清楚可以看出,幾乎所有民主黨支持者都在該州4大都市及其郊區;在其他所有區域,幾乎所有的鄉村地區,全部都是紅色。喬治亞州如此,其他州亦然。

最近美國有幾位經濟學者出了一本新書,書名為《絕望之死與資本主義的未來》(Deaths of Despair and the Future of Capitalism),分析為什麼近年來,美國人的平均壽命沒有隨著所得的增加而延長,反而愈來愈短。他們把人民依照有無受過大專或以上教育,分成高低學歷兩群。發現高學歷者的平均壽命穩定,但低學歷者的平均壽命快速下降,而下降的主要原因,第一是吃藥過量,第二是酗酒,第三是自殺。美國中低階層民眾的情況就是這麼悲慘。也就是說,美國人民壽命的下降,是因為人們生活痛苦,而用種種方法來殘害或結束自己的生命。

美國應當要設法從這個災難中學到教訓,從而設立更堅強的制度,讓民主不會再度受難。最基本的方法,就是要改善鄉村、低學歷者的生活。全球化為美國帶來了巨大的利益,美國必須設法將這些利益的一部分,用來增進落後地區的產業發展、工人的再教育與再訓練,讓眾多的凄苦群眾脫離貧窮或近貧的夢魘。

在選舉制度上,美國應該動用政府經費,委託具公信力、不具政黨色彩的團體,或經由其司法機構,對於大規模選舉舞弊的指控做一個深入和徹底的調查。如果有,起訴舞弊者永遠不嫌遲;如果沒有,要洗脫被懷疑舞弊的各州選務人員的汙名。

美國也應該設立制度,讓總統的權力受到更大的節制。這次川普所動用來阻止拜登上任的手段,坦白說還沒有到總統能動用權力的極致。如果當時司法部長和國防部長對川普的配合程度比兩位甫去職者還高出很多,那就可能有更多的不確定性或災難。要之,能從挑戰或災難中學習的國家,才能成長;否之,就會停滯或退步。(作者為東吳大學講座教授,前行政院政務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