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民主月亮不圓,但台灣人不能看扁它!

美麗島電子報
·10 分鐘 (閱讀時間)
American flag waving with the Capitol Hill in the background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美國民主政治體制宛如遭受911式的恐怖攻擊,至今猶在纏鬥中,其脆弱性讓世人目瞪口呆,但其韌性也讓世人驚嘆不已。台灣一直在爭辯這場事變和台灣太陽花運動有何異同、可否相提並論、台灣該譴責暴力還是美國體制、應該看衰還是看好美國民主前景?

這些議論與交鋒多半流於個人或是個別政黨政治立場的投射,缺乏對這場暴亂所反映問題的深刻解析,所以難以成為我們思考美國興衰走勢與評量民主體制良窳的指引。

跟世人類似,台灣有人頌揚美國民主完美堅韌,有人批評美式民主表裡不一,且不堪一擊,這些極端化的論斷無非是個人意識形態作祟,論者的腦袋多被政治執念指揮。無論政治立場為何,首先要了解真相,區分事實與偏見,才能精確評斷與比較。

美國民主一直被視為典範,這次差點沒頂,顯示美國的民主月亮並非完全是圓的,仍會受到亂臣賊子的侵犯,但最終通過國會彈劾、封閉帳號等手段降服魔鬼,通過考驗,證明韌力猶存。

美國民主政治遭遇的嚴峻挑戰,早在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的《理想國》中已有預示,他明言暴君將出於民主:煽動家訴諸情感,打著人民守護者的旗號對抗有權有勢、精英階級,稱其為「人民公敵」,而以漫天遍野的政治許諾,透過民主方式奪得權力;手握大權的煽動家不斷製造國內外的敵人,以維持人民對於領袖的需求,就連本來跟着他上位而顯出自由意志的盟友也將被打成敵人。

川普正是這樣的煽動家。他和其他國家的民粹主義領導人一樣,打著「我的人民」(my people)口號與建制派菁英對立起來。他許下「讓美國再次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不切實際承諾,藉以煽動對美國及本身處境日益而憤恨不平的人,於2016年總統初選舉與大選中擊敗兩黨傳統政治人物,在世人訝異中奪得權力。

他掌權後,對於美國亟需的團結,從不號召更不用力,反而進一步利用並擴大政治對立與社會撕裂,從中獲取政治利益。他一再指控美國已被「深層政府」控制,這次大選結果遭到大規模舞弊所操縱。由於長年不斷對粉絲洗腦,因此證據如此薄弱的陰謀論卻能喚起數以千萬人由衷相信,甚至願意歷險推翻所謂「被偷去的選舉」,衷心要「拯救美國」,即使國會暴亂遭受美國國內與國際強烈譴責之後,仍有近半共和黨選民認同示威者的行為。

由此可見,政治的極端對立與領袖的違法濫權,構成對民主的嚴重威脅,一旦失控就能傾覆體制。特別是在網路與社交媒體大行其道的時代,厚厚同溫層令民眾得以更便利地傳播與接受其所信的訊息與觀點,更給煽動家提供了絕佳的操作空間,促使彼此各說各話,立場變得更為極化。

政客的投機性助長政治的極端與衝突。美國朝野上下事後排山倒海譴責暴力,但過去哪個政客不是各自「圈粉」以圖得票當選?美國兩黨與多數政客不是都酣於政爭而輕忽民生?美國自由派媒體強烈抨擊騷亂者為「暴徒」,但在右翼民眾眼中,他們根本是與既得利益者沆瀣一氣而偏頗報導與評論媒體,後來看苗頭不對,眾家都道貌岸然地譴責極右民眾衝擊國會山莊,但誰能被人信服?

對於美國民主的評價,不能失之主觀,也不能流於片面。美國的民主制度有其不可抹滅的價值,亦有他國無法比擬的優越性,但這次暴亂顯示其雖無法避免社會頻繁發生政治衝突,更無法平息各種社會矛盾和階級衝突,但是,憲政民主體制仍然堅不可摧,民主價值深植人心,制度權威不容侵犯。

美國民主體制的問題在於相互包容與折衷妥協的空間幾已不復存在妥協。川普的右翼支持者自恃為不公不義的反抗者,在他們眼中,國會議員長期被財團提供的政治現金收買,多與大金主沆瀣一氣,嚴重侵害社會大眾的權益,但在譴責暴亂者看來,他們根本是無知而被煽惑的暴民。兩方面都只看到自己的世界,而看不到他人的合理性,而且相互對立與仇視。這就是當前美國政治與社會的真實寫照。可悲的是,美國兩方民眾一如台灣藍綠陣營,對立雙方都視對方霸道,以為他人皆醉唯我獨醒。

台灣的政治對立越演越烈,美國亦然。拜登誓言上台後致力於平息選舉紛爭,促進團結,但修補美國社會的嚴重撕裂,談何容易?可以預見,政黨的尖銳爭鬥與社會的深層矛盾與躁動卻不但不會消失,甚至會日益加劇。

美國社會被政黨鬥爭、族群分化、階級對立與價值衝突等因素撕裂,現在越來越趨於部落化,相互之間陷入非此即彼的敵視情感中,認為非我族類者不是愚蠢就是萬惡。彼此日日夜夜沉浸在同溫層內,放大同聲同氣的聲音,陷入繭房效應而不可自拔,甚至自以為是而不知自己日益狹隘、極端且喪失換位思考的同理心。

美國與台灣一般民眾同樣認為,法治、自由和民主是社會的核心價值,而民主的理念本質上應該承認多元性,對異己必須包容。然而,美國社會一如台灣及多數國家的社會,越來越少人具有承認不同人有不同價值觀和聲音的雅量,以致於無法經由民主機制找出大家都能接受到的妥協點,以維護社會各個階層的尊嚴,同時求同存異,建立和衷共濟的安和社會。這就是川普支持者闖入國會作亂之後評價兩極化的根本緣由,一如當年台灣太陽花運動引起正反兩面截然不同評價一樣。

由於政治分歧嚴重,所以台灣民眾對美國國會山莊暴亂的論斷也正反對立。川普支持者闖入國會攪亂的場景,與2014年台灣青年學生霸占立法院再攻進行政院的情事有幾分相似,兩次攻入國會的理由雖然不一,正當性也有差異,但國會被攻占的基本事實一樣,台灣還加上行政院官署隨後也被攻占。美國國會山莊暴亂,全美與全球一致譁然,咸認罪大惡極,但台灣立法院被占卻是反應兩極,負責處置的行政首長和警務人員事後還官司纏身,備受折騰。

美國國會警察明知應防而未嚴防,固然引起非議,甚至遭人質疑比起嚴待「黑人的命也是命」反種族歧視的強悍執法方式顯然不同,有雙重標準之嫌,但畢竟毫不遲疑地阻擋與驅趕,彰顯了法治正義,也維護了體制尊嚴。台灣的立法院與警方處置方式截然不同,完全放棄抵擋,更不驅趕,甚至阻擋與驅趕群眾霸占國家最高行政機關也遭受責難,連「殺人未遂」罪嫌都扣上。當時的行政院長江宜樺首當其衝,事實上他只是像屋主一樣守護宅邸,在警方勸離不成之後下令驅離霸占者,就招致起事陣營強烈抨擊,為國民黨敗選引咎辭職後還被用司法途徑追殺數年。

台灣太陽花運動源自抗議執政當局執意與對岸簽訂服務貿易協定,國民黨立法委員為了通過協定,還在議事紛爭中以取巧方式闖關。美國國會則是行使選舉結果確認程序,選舉結果並未疑義,只因川普不肯認輸,煽動群眾滋擾國會,暴亂群眾毫無正當性可言,跟台灣太陽花運動訴求理由對某些人具有一定說服力不同。不過,國會殿堂不容占領卻是民主政治通義,遭受群眾強占,殊無評定其理由是否正當再做不同處置之理,更無最高行政機關被占領而放棄「抵抗權」的道理,除非決定接納一場政變。更荒誕的是,台北市的警察局長、分局長以及行政院長事後還被起訴。川普支持者闖入國會大廈,導致會議中斷,華府為防再生事端甚至實施宵禁,派國民警衛隊進駐,肇事者立馬遭檢肅。太陽花運動當時就被某些人神聖化了。

美國從獨立建國就已成爲民主先驅,也被許多人斷言為人類政治制度的最終歸宿,其後美國民主制度迭遭挑戰,但仍舊屹立不搖。川普上台後,民粹政治橫掃美國,激情、仇恨、分裂深入社會每個角落。這回抗爭群衆衝破警察防線,癱瘓國會議事,搗亂國會山莊,主要不是制度有缺憾,而是無良政客貪圖私利而加以利用所致。美國國會事件的情景令人對民主法治的脆弱性感到心痛,但其自衛與自救機能卻昭彰在目。台灣體制對於太陽花運動的後續處理就暴露諸多盲點。

當時領導者之一的林飛帆認為兩件事的脈絡不同,不能相提並論。台灣民眾對於這場暴動事件的評斷矛盾而複雜。藍營對台灣、美國、香港都反對脫序抗爭,一概反對攻占議會的群體。綠營多數支持者就頗費思量了,多數無法苟同,但由於批判雙重標準,所以多不表態。

因為川普粉絲變成了抗争方,警方成為鎮壓川粉的執法者,真不知如何辯解。對於美國暴亂,無論是沉默還是雙重標準,都反映核心思想缺如。從原則上講,占領國會就是違法暴亂,無論基於什麼理由都無法苟同。

川普一路鼓動支持者到華府前進國會「奪回國家」,他得逞了一部分,但終究未能阻擋國會確認選舉結果,但這樣的暴亂因為副總統彭斯守住底線而功敗垂成,因為眾議院也以「煽動叛亂」理由彈劾川普而使亂臣賊子懼,反使美國民主制度警覺必須強化防衛機制,以免因為政治對立和社會撕裂不能緩解,而在未來再出現第二個、第三個川普大鬧天宮。美國政治菁英堅守底線,民主文化深值人心,所以經得起嚴峻考驗。做為民主後進者的台灣,固然不必把美國民主神聖化、完美化,但也不宜看扁它,必須清楚洞察其優點與強韌,同時照見自身的不足與脆弱,知所師法,截長補短,謀求改良與進步。

【作者 陳國祥/政治大學新聞系、新聞研究所碩士,台灣資深媒體人,曾任中央通訊社董事長、中央選舉委員會委員、《自立晚報》總編輯、《中國時報》總編輯、《中時晚報》社長、臺北市政府客家事務委員會委員、《中國時報》特約主筆、時報育才董事長。 現為<大師鏈>傳媒顧問】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