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民主黨怕什麼

方述斌
·2 分鐘 (閱讀時間)

美國總統選舉終場辯論會結束了,儘管兩場辯論川普都未能占到便宜,各家民調結果,拜登的平均領先率依然保持在二位數,且各大媒體幾乎都預估川普不可能在7個搖擺州全勝,川普陣營苦心設計的「十月驚奇」也未對拜登選情傷筋動骨,可是,民主黨競選總部卻始終高興不起來。著名民調公司表示此次民調採樣方式已改正2016年的失誤,但仍存在許多由拒絕表態者造成的採樣受限風險。

這些至今仍讓民主黨陣營寢食難安的拒絕表態者,究竟是誰?筆者根據30餘年旅居美國的觀察,試著來解答。

首先,減稅一直是川普最愛掛在嘴邊的政績,民主黨則喜歡說川普的減稅最大受益者是頂端1%的有錢人。但公平而言,雖然貧窮者受益無多,但中產階級卻也頗受惠。以加州矽谷的雙薪夫妻工程師家庭為例,兩人共同申報的年收入平均約25萬美元。若依2016年稅制,其適用稅率是33%,但依2020年稅制,稅率則只有24%。選民明知川普另類言行難登大雅之堂,還把世界搞得雞飛狗跳,但利益當前,究竟又有多少人,真捨得為難自己荷包裡每年可以多出來的2萬5000美元,而願意秉持著正義良心把川普趕下台?

其二,川普執政4年的言行,若說他是個種族主義者,應該無人反對。尤其是他在明裡暗裡推波助瀾的「白人至上主義」,雖然屢遭主張平等自由的主流媒體口誅筆伐,可是多年來隨著外來移民不斷增加,中西部美國人民的生活持續不見改善,早已讓一直保持優勢的白人備感威脅。尤其中國崛起後對美國人自尊心造成的打擊,更讓不少人在內心深處認同川普的主張。

支持「白人至上主義」的選民,或許知道這違背普世的人權價值,因此公開場合多說不出口,可是一旦川普下台,誰又能道出他們心中的焦慮?

「相逢盡道休官去,林下何曾見一人。」天下事,有「宜說不宜做者」,亦有「可做不可說者」。此刻欲語還羞的隱形川粉恰屬後者,在理想與現實的糾結中,有多少人能夠做出合乎良心的最後選擇?這些人其實就是民主黨至今猶憂的「投票日最大變數」! (作者為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