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真拿中國沒轍了嗎

·3 分鐘 (閱讀時間)

美國總統拜登上任後首度出訪,第一站在英國與首相強森會晤,兩人仿效英國前首相邱吉爾和美國前總統羅斯福,簽訂新版《大西洋憲章》。1941年,當時正在二戰之中,英美作為當時全球兩強,為了重建二戰後的世界秩序,提出合作解決全球性課題的願景,並擘畫聯合國的創立,乃簽訂了名留史冊的《大西洋憲章》。

80年之後的今天,時移勢易,英國早已不是當年的全球老二,淪落到連三流國家都還勉強不到的水平;美國雖然還是老大,但也已不是超級強權了,如今拜登與強森,重拾兩國當年最輝煌時刻的印記,並曰《新版大西洋憲章》,真是不知今夕是何夕了。

從歐巴馬時代重返亞太,到川普時代重返印太,再到拜登現在的重返歐洲,所有的目標,一以貫之,針對的都是中國,有所不同的只是單打獨鬥與統一戰線之別。其實歐巴馬時代搞的就是統一戰線,只是幅員規模主要限於亞太,如今拜登敲鑼打鼓的則是近乎全球範圍的反中抗華大聯盟,能產生什麼作用嗎?容我大膽說一句:斷無可能。因為:一、大聯盟成分複雜,不少是在美國脅迫下不得不做的敷衍;不少與中國利益相互依賴因而口是心非者;也有一些是希望在中美之間玩平衡謀套利者;真正與美國一鼻孔堅定反中者恐怕唯有日本一國而已;二、美國國勢開始式微,早已不能號令天下;三、中國繼續快速崛起勢不可擋。三條之中,後兩條尤為關鍵。

這些年來,美國為何一門子心思對付中國,所謂「修昔底德陷阱」的老大老二矛盾只是原因之一,老大即使被老二取代還是可以做老二嘛,但美國有個「三美循環」,即美元、美債、美軍相互挹注扶持,造成美國的強大,但這個循環體系統不能出一點狀況,一旦循環短路就會一垮全垮。長期以來,美元與美債的濫印與濫發早已成為美國的毒品和春藥,難以自拔,其所以未垮就是還差最後一根稻草,要命的是中國就最有可能成為這最後一根稻草。美國果真一垮,那就不只是老大沒了老二還能不能做得成的問題,而是很有可能連老三、老四都未必保得住的問題。

中國正好相反,勢頭將持續往上,一方面是中國從來就有的生產力與創新力都獲得了充分釋放,光這二者就可以解釋為何中國GDP在僅僅改革開放50年之後(2028)就可望重返世界第一,及近年來中國已頻頻在高科技領域的大放異彩;不僅如此,中國共產黨的治理體制還更根本地治癒了中華民族一盤散沙民族性的痼疾,成了一個有高度組織力的社會。這三股力的持續運作,讓中國運勢在可預見的未來看不出有任何大幅減緩的可能。

美國如繼續與中國為敵,就可能會犯上一個比反恐戰爭更大的戰略錯誤。為美國計,在老大地位被中國取代之後繼續保住老二地位非不可能,關鍵是不能與中國為敵,而是尋求合作,美國已故大戰略家布里辛斯基2012年曾提出倡議,呼籲美國應參考1941年與英國簽署的《大西洋憲章》,與中國簽署一個「太平洋憲章」,由中、美這兩個新世紀的大國共同商議並治理全球,惜未獲重視。如今布氏已逝,季辛吉已老,美國再無戰略家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