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終於想搞G2了

石齊平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在中美關係日益緊張之際,美國哈佛商學院學者澤萊克在日本「外交學者」網站撰文,呼籲兩國建立暫時機制,穩定雙邊關係。澤萊克認為,美國應「接受中國最終成為世界最大的經濟體」,並且「從根本上尊重中國是一個偉大的文明和超級大國」,而且應「尊重中國的政治制度和政治經濟學模式」。但作者向即將上任的拜登總統建議,在對華戰略中必須維持遏制與強化聯盟,後者包括基於軍事目的的地緣戰略聯盟及基於經濟、科技目的的價值聯盟。

澤萊克所以做此建議,是鑒於美中關係已處於自由落體狀態,為了避免新冷戰造成巨大損失,更不用說還可能演變為災難性的熱戰,必須有一個讓華盛頓和北京都感到可以接受的方案或願景。澤萊克反問,長期以來,「從根本上說,美國曾向中國提出過什麼可接受的提議嗎?」

從中美關係長期發展的脈絡看,澤萊克顯然是充分認知到了以往美國對華戰略的失誤,不但未能遏制住中國的發展勢頭,並且到了不得不接受中國勢將成為全球最大經濟體的現實;與此同時,還有將美中關係進一步導向惡化的可能。歐巴馬的對華戰略是軟對抗,失之於不夠硬,川普的對華戰略是硬對抗,失之於只有硬,所以,拜登的對華戰略應修正為硬中帶軟,軟中帶硬。

作者的建議,代表了美國對華態度的一種新思維。這其中,中國將成為世界最大經濟體,已是必然趨勢,無人可以扭轉;中國是一個偉大的文明和超級大國,也是人類歷史發展的事實,無人可以否定;至於尊重中國的政治制度與政治模式,本就是國際關係應有的倫理。美國如能做此調整,是務實、理性,也很明智。

但或許是為了要表示軟中帶硬,澤萊克又強調必須維持遏制及強化聯盟,這就失之於勉強及又重蹈誤區了。從歐巴馬到川普,美國之遏制中國,從經濟、科技到軍事、太空,從未少過,遏制得了嗎?這其實也是與他建議中的一個接受及兩個尊重是互相矛盾的;美國更應看到,但凡美國採取遏制或封鎖手段,結果往往是倒逼了中國的突圍或突破。至於所謂聯盟,別說打著所謂的「民主」或「價值」的概念早就是已被美國自己戳破的神話,難有號召作用,就算以利益為餌也未必管用。李顯龍不久前接受彭博社專訪時表示:「沒有多少國家願意加入一個排他性聯盟,尤其是一個沒有中國在內的聯盟」,他說,「我想這不僅是新加坡和亞洲國家,即使在歐洲,也有不少國家要與中國做生意。」

不管怎麼說,澤萊克折射了美國面臨對華戰略困境中之有價值的反思,大方向是終於朝著中美博奕的「G2」框架前進了。

(作者為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