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拜登就職:特朗普的極右支持者們仍在說什麼?

阿利斯泰爾·科曼(Alistair Coleman)、莎伊安·薩達里扎德赫(Shayan Sardarizadeh) - BBC國際媒體觀察部
·6 分鐘 (閱讀時間)
Donald trump speaking forcefully
Donald trump speaking forcefully

一些特朗普的極右支持者原本呼籲在總統就職日之前進行大規模武裝抗議,這到目前為止並沒有發生,因為一些相關的團體似乎改變了心意。

受極右團體歡迎的一個類似推特(Twitter)平台Gab上面流傳的一份傳單曾呼籲要在喬·拜登(Joe Biden)就職典禮前,在華盛頓以及50個州的首府舉行武裝抗議。這些計劃促使美國聯邦調查局(FBI)發出警告。

不過,至近日,這些呼籲開始翻轉,一些邊緣平台上開始出現新的說法——指這些武裝抗議的計劃其實是FBI或者左翼組織「Antifa(反法西斯行動)」和「Black Lives Matter(黑人的命也是命)」的支持者所設下的「陷阱」。

這一類討論有一些已經出現在相對來說不那麼流行和公開的網絡平台上。很多右翼和陰謀論團體中的特朗普支持者,在1月6日國會騷亂事件後被踢出臉書(Facebook)和推特(Twitter),然後轉移到了這些地方。

在有關警告發出後,原本鼓吹的這些武裝集會到目前為止大部分都沒有發生。

周日(1月17日),儘管較早前有暴力的恐慌,幾個州的州議會大廈外還是有少數的武裝抗議者出現,包括密歇根和俄亥俄州。

那些有出現的人們並不是全心支持特朗普的人,而主要是極端自由派運動「布加洛男孩」(Boogaloo Bois)的成員,它的追隨者主張武裝推翻政府。

https://twitter.com/mattkatz00/status/1350885317373517826

雖然仍有人相信沒有根據的選舉舞弊指控,但是很多特朗普的支持者似乎已經接受了拜登將會在周三就任總統的現實。儘管一些人聲稱,他們永遠不會承認拜登是他們的總統。

除了一些新的網上信息警告人們不要在華盛頓特區及其他地方進行武裝抗議之外,仍然有來自現任總統狂熱支持者的少量帖文呼籲進行一場「游擊戰」。

美國恐怖主義、極端主義及反恐怖主義中心(Center on Terrorism, Extremism, and Counterterrorism)的研究團隊主管亞歷克斯·紐豪斯(Alex Newhouse)表示,目前沒有出現武裝抗議的原因可能是人們「在1月6日之後更害怕執法部門的鎮壓」。

他還警告,在國會騷亂事件中出現的另一類威脅:「在這些聊天室當中對於像種族戰爭、內戰和政治暴力等這些概念的脫敏程度,意味著哪怕只有1%的一小撮追隨者對此認真起來,也可能預示著進一步有個別極端暴力行動的潛在可能。」

A Trump supporter wears face paint at a protest in Washington, DC
一些有影響力的「匿名者Q」成員身在衝擊國會大廈的人群當中。

那麼,沒有根據的「匿名者Q」(QAnon)陰謀論,這個被指令如此多人走向激進,並令一些人參與了衝擊國會事件的團體又如何呢?

「匿名者Q」的追隨者仍然信服的是,在軍隊的幫助下,特朗普會有某種辦法在就職日成功地推翻選舉結果。

他們相信,特朗普可動用反叛亂法(Insurrection Act),一項1807年訂立但是絶少動用的法案,允許總統在美國境內派遣軍隊。

但是,並沒有證據顯示,這有可能發生。

陰謀論的信奉者還一直在分享一些虛假或者修改過的照片和視頻,聲稱國會大廈周圍出現的圍欄——目的是保證出席就職典禮人士的安全並且避免1月6日的騷亂再度發生——其實是軍事監獄,是用來困住拜登和所謂的「深層政府」成員。

偏執多疑的思想亦越來越強烈。另類平台上一些在1月6日公開鼓吹暴力的團體現在則是大聲表示擔憂,他們內部已經有政府特工或者左翼活動人士滲透其中。

右翼社交媒體平台的所有者和管理者都發佈信息,要求成員不要發帖鼓吹暴力。

A smartphone screen featuring a number of messaging apps
新特朗普的支持者被主流社交應用封禁之後,在另類網上平台中找到容身之所。

針對眾議院議長、民主黨人南茜·佩洛西(Nancy Pelosi)以及共和黨副總統邁克·彭斯(Mike Pence)——各團體曾希望他會推翻選舉結果——的暴力威脅仍然廣泛存在。

BBC國際媒體觀察部(BBC Monitoring)的聖戰(jihadism)問題專家米娜·艾拉米(Mina al-Lami)表示,從主流平台上移開會帶來一種風險。她從當中看到了與伊斯蘭主義武裝組織的相似之處,後者亦曾經遇到過相似的打壓。

「極右邊緣團體的成員現在可能會跑到雷達以外,進入封閉的空間,使用點對點加密技術,」她說,這是一種非常安全的訊息交換方法,「他們的激進化思想將得不到抑制和觀察。」

在華盛頓的暴力事件之後,社交媒體巨頭公司採取行動移除「匿名者Q」的群組,但是他們很快就在別的地方重建。

在Gab上,「匿名者Q」的群組現在有超過50萬成員。Telegram上的一個類似的新頻道則有超過10萬訂閲者。

與此同時,散播陰謀論並可能鼓動暴力的帳戶在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地方出現。TikTok這個在年輕人中間極受歡迎的短視頻平台也出現了大量來自親特朗普武裝組織的短片。

聚焦極端主義和仇恨言論團體的智庫戰略對話研究所(Institute for Strategic Dialogue)成員奇亞蘭·奧康納(Ciaran O'Connor)表示,TikTok上來自武裝組織的視頻令人擔憂。

用戶一直在分享這些團體成員凖備火器的片段,並且宣傳總統特朗普已經動用反叛亂法的錯誤信息。

奧康納說,極端主義支持者一直在利用TikTok平台較緩慢的調節機制,意味著這些視頻可以在網上存在較長時間之後,才會因為違反平台的服務協議而被刪除。

在主流平台的清理行動之後,一些比較有暴力和陰謀論傾向的新特朗普團體或許已經在互聯網上七零八落,但這並不代表它們已經消失。

他們意識到,自己已經處在美國當局的嚴密監控之下,但是他們正凖備挖地三尺,長期作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