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拜登:天主教徒總統面臨的墮胎難題與爭議

·8 分鐘 (閱讀時間)
美國總統拜登在教堂祈禱
作為天主教徒的拜登總統在政治和信仰之間尋求平衡。

美國天主教會中有些主教認為,作為有史以來第二位擔任總統的天主教徒喬·拜登,應該被剝奪領聖餐的資格。拜登的個人信仰與他擔任的國家公職之間難道有不可調和的衝突嗎?

在信仰問題上,拜登總統從不掩飾他的虔誠。

只要他在首都華盛頓,每個周末他一定會去參加教會的彌撒。周六晚上或周日上午,總統車隊帶他去聖三一教堂,這是拜登之前美國歷史上第一位天主教總統肯尼迪曾經去做禮拜的教堂。拜登在公開活動中會在胸前劃十字架,無論是他的演講還是政策中都融入了他的天主教信仰。

然而,拜登在墮胎問題上的立場以及他對生育權利的支持,與教會的教義相衝突。他在個人層面似乎對墮胎問題矛盾重重。多年以前,當美國最高法院對羅訴韋德案(Roe v Wade)作出有里程碑意義的裁決,在美國法律中確認墮胎權時,他曾公開表態,質問這樣的法律是否走得「太遠」。但今天他在婦女是否有權選擇生育這一政治進步核心原則問題上卻表示支持。

自由開明派天主教徒為拜登在墮胎問題上的立場鼓掌,而保守派則表示譴責。 現在,美國有些主教認為,由於他對生育權利的看法,他應該被剝奪接受聖餐的資格。結果,聖餐禮(天主教彌撒儀式中神父祝聖餅和酒,然後讓信徒領取,象徵領取基督的身體)現在成了保守派主教和進步派天主教徒之間針鋒相對的焦點。

在入主白宮六個月後,拜登爭取將自己作為開明政治領袖和虔誠天主教徒兩個身份合二為一的努力,卻成為引起爭議的導火索。

這是約翰·肯尼迪總統1962年到教堂參加禮拜。他是美國歷史上第一位信仰天主教的總統。
這是約翰·肯尼迪總統1962年到教堂參加禮拜。他是美國歷史上第一位信仰天主教的總統。

幾十年前,當肯尼迪入主白宮時,總統的個人信仰幾乎不在新聞報道的範圍。肯尼迪淡化了他的宗教信仰,並在競選期間明確表示,宗教信仰不會在他的總統任期內發揮重要作用。肯尼迪盡可能少談自己的宗教信仰,部分原因是他知道這可能會損害他當選的機會。當時,許多人對天主教抱著負面的看法。肯尼迪在一次競選演講中說:「我是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碰巧也是一名天主教徒。」

相比之下,拜登則突出他的信仰。耶穌會教士、喬治敦大學教授德魯·克里斯蒂安森(Drew Christiansen)說:「肯尼迪的天主教徒身份只是他的背景,而拜登總統的天主教徒身份則彷彿招牌一樣體現在他的生活中。」

這在一定程度上導致了拜登在任職期間與教會關係受到外界的審視。同時,保守的主教們批評他的政治正確觀點,認為他應該被剝奪領聖餐的資格。

6月,在由梵蒂岡特許成立的美國天主教主教協會會議上,神父們投票決定起草一份關於聖餐儀式的聲明。由主教組成的小組現在正在撰寫一份聲明,探討眾所周知的聖餐儀式背後的神學道理。

安娜·盧利斯(Anna Lulis) 的工作是數據策略分析,她也是反對墮胎的活動人士。 住在華盛頓的她,家中客廳裏擺著乾枯的棕櫚葉和聖母瑪利亞的像。她說,教會內部把任何正式配合墮胎的行為視為違反教規。在她看來,拜登是「活在彌天大罪之中」,因為他支持墮胎權,所以不應該領聖餐。

拜登上個月被問及保守派天主教徒中的這個針對他的運動、以及教會人士想剝奪他領聖餐資格的各種努力。他說,他不認為教會將實施一項禁止他領聖餐的政策。

2015年,教宗方濟各訪問美國時,拜登是接待的美國領導人之一。
2015年,教宗方濟各訪問美國時,拜登是接待的美國領導人之一。

他說,「這是我的個人問題,我覺得應該不會發生的。」

但事實上,正如拜登總統所知,他與教會的關係是一個公眾非常感興趣的話題。考慮到美國如今政治與宗教的結合程度和最近幾年有所加速的趨勢,這並不讓人感到驚訝。今天的美國,如果不公開宣示對神靈的效忠信仰,就很難競選公職。儘管美國整體來說已經變得更加世俗化,但政治中的宗教信仰對許多人來說仍然很重要。

即使是虛構的美國領導人也有宗教信仰。電視劇《白宮風雲》(The West Wing)中的喬賽亞·巴特雷特總統就被刻畫成一個虔誠的天主教徒,信仰和政治之間有衝突。

神父凱文·基利斯派向拜登總統表示:我們教堂歡迎你。
神父凱文·基利斯派向拜登總統表示:我們教堂歡迎你。

而在屏幕之外,根據蓋洛普的數據,共和黨人中願意投票給無神論者的少於一半,可以說信仰是贏得公職的一個不言而喻的身份驗證。

在天主教會的架構中,大主教和地方牧師自行決定是否讓總統或任何政治人物領聖餐。

喬治敦聖三一教堂的牧師凱文·基利斯派神父歡迎總統領聖餐,教區裏的人也是如此。

他們是遵循華盛頓大主教威爾頓·格雷戈裏(Wilton Gregory)的意見。他已經明確表示,他認為牧師不應該拒絶讓總統領聖餐。

格雷戈裏對天主教新聞社說:「即便對那些與我們有一些嚴重分歧的人,我們教會也應該願意溝通對話。」

小小聖餅的殺傷力

今天,美國有大約5100萬天主教徒,約佔人口的五分之一。這些信眾在共和黨人和民主黨人之間的比例分別為48%和47%。根據皮尤研究中心的數據,只有14%的一小部分人說候選人與他們有相同的宗教信仰非常重要。

然而美國天主教徒中,在總統和聖餐問題上卻存在著深刻的分歧。大多數人說,他們認為總統不應該因為他對墮胎的看法而被剝奪領聖餐的資格,但近三分之一的天主教徒不同意,其中包括大多數共和黨人或親共和黨的天主教徒。

活動人士傑米·曼森(Jamie Manson)對拜登總統的評價是:"我覺得正是因為他表達不同意見的方式,所以他是一個好天主教徒。"
活動人士傑米·曼森(Jamie Manson)對拜登總統的評價是:「我覺得正是因為他表達不同意見的方式,他是一個好天主教徒。」

聖三一教堂附近的耶穌會大學喬治敦分校拉丁語專業的學生亞當·沃茲尼亞克(Adam Wozniak)說,天主教的標誌是 「主持正義的信仰」。他認為拜登總統通過幫助中產階級促進種族平等體現了這種精神。

他說:「我認為拜登確實是這種信仰的代表,因為他為社會做了很多事情。墮胎只是他很多事情中的一部分。如果你只關注這一點,你就會以偏概全忘記了大的方面。」

自稱「在搖籃裏就是天主教徒」的曼尼-伊裏克(Manny Yrique)為鳳凰城的公司製作促銷產品,對此卻有不同看法。

他說,拜登和其他支持生育權利的政客們違背的是教會的教義。在他看來,總統在做彌撒時應該往後站,不上前領聖餐。「他把自己凌駕於教會的教義之上」。

在新奧爾良澤維爾大學(Xavier University in New Orleans)研究黑人天主教的內特·廷納-威廉姆斯(Nate Tinner-Williams)不認同拜登在墮胎問題上的立場。

不過,廷納-威廉斯說,總統應該自己決定是否領聖餐,而教會關於此事如果頒布法令不僅過分,甚至有害。

廷納-威廉斯談到彌撒中等待領聖餐的經歷時說,「你不知道一個人在領聖餐那一刻究竟相信什麼,拜登可以在等待領聖餐的隊列中突然改變他對墮胎的看法。」

蒂納-威廉姆斯補充說,「教會出台政策可能會增加對一個人的誤判。」

傑米·曼森(Jamie Manson)是一名同性戀,也是公開支持有墮胎選擇權的活動人士,對拜登將信仰與政治相結合的方式表示認同。

曼森說:「我覺得正是因為他表達不同意見的方式,他是一個好天主教徒。」

她說,他經常「借助信仰」,「用他的信仰來理解自己的痛苦」。她認為拜登應該可以領聖餐。

信徒們正在就聖餐和總統的問題相互爭論。如果主教們採取更多措施拒絶讓拜登領聖餐,那麼許多自由派就會表示不服。

然而,無論主教們最後如何投票,有一點是明確的:美國政治在天主教徒中造成了越來越大的分裂,這反映的也是教會之外的全國普遍趨勢。

對那些虔誠的信徒來說,至少他們可以祈禱,求所有這一切變得越來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