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與德國:重新激活安全合作

William Noah Glucroft
·4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 俄羅斯軍隊似乎正在與烏克蘭交界地帶集結;以色列被懷疑破壞了伊朗的一個鈾濃縮設施;多國部隊從阿富汗撤軍的最後期限將至。

對這些及其它全球安全問題,找不到簡單的解決辦法。對某些問題,合作伙伴之間仍然存在分歧。不過,雙方仍表示,有責任合作。 德國國防部發言人在接受德國之聲詢問時強調:"德國和美國士兵在一系列行動中肩並肩"。他稱,德美雙邊合作關系 "強大且不斷發展"。 為了落實這一發展,到訪的美國防長奧斯汀宣布將向德國增派500名士兵。據報道,美國新派士兵將安置在威斯巴登區域。

重獲信任

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的德國之行是對主要盟國的四站訪問的組成部分,是拜登政府成員與歐洲同行近來舉行的幾次虛擬或面對面會談之一。對主要盟國,前特朗普政府常不屑一顧,甚或使用欺凌語言,讓歐洲盟國震驚。拜登新政府則作出廣泛外交努力,以重新確立美國作為處理全球穩定事務領導者的地位,並安撫緊張的盟友。

根據美國國防部的一份聲明,奧斯汀與德國防長克朗普-卡倫鮑爾(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和德國其他國防與安全事務官員的會晤旨在 "重申美國對與我們最親密的北約盟友之一的雙邊防務關系的重視"。

美國還希望推動德國 "對抗我們共同戰略對手的不祥影響"——這是指俄羅斯,是雙方之間的一個爭議點。

與特朗普一樣,美國現任總統拜登也反對 "北溪2號"項目。這條海底天然氣管道可能會使俄羅斯對德國的天然氣銷量翻倍。拜登表示,對德國來說,它是一筆 "糟糕的交易"。拜登很有可能延續特朗普時代的相關制裁政策。

德國政府辯護說,該項目是一綜商業交易,無關地緣政治。美國以及德國在歐洲的諸多盟友認為,這種看法過於天真,並擔心該項目的實施會破壞氣候目標,並危及德國以致歐洲的安全。批評者們希望切斷俄羅斯國庫的這個有利可圖的潛在收入來源,從而不能為其在烏克蘭和其它地方劍拔弩張提供資金。

防衛開支是特朗普時代和之前奧巴馬時代的另一個遺留問題。拜登曾是奧巴馬的副手。根據北約的說法,自2013年以來,德國國防預算增加約三分之一,但還需增加支出,方能實現至2024年達到防務費佔國內生產總值2%的這一約定目標。

德國國防開支迄今低於北約成員國平均水平,是少數幾個未達到一個不太為人所知的指標,即20%的財政預算用於軍事裝備支出的成員之一。

綠黨問題

根據計劃,柏林之後,奧斯汀將前往德國南部——美軍歐洲及非洲司令部所在地。德國是美國本土以外最大的美軍駐地之一。出於有力象征、國家安全及經濟考量,美軍長達數十年的駐扎得到廣泛支持。拜登有關暫停並重估其前任從德國撤軍1.2萬人計劃的決定,讓德國大松一口氣。 奧斯汀在會談後甚至表示,將增派500名美國士兵進駐德國。

然而,事情並不那麼簡單。德國戰後史上,一直存在著強大的反戰、反核運動,並與崛起的政黨 "90聯盟/綠黨 "和以及左翼黨有密切關系。目前,綠黨處於強勢地位,很有可能在今年9月的聯邦大選後加入、以致領導下屆政府。

讓美軍駐扎在自己的國家,也意味著,容忍美軍從德國本土實施無人機打擊等行動,這讓很多綠黨成員深感不安。

綠黨的選舉綱領總體上支持北約和跨大西洋關系,但同時要求德國無核化,而這將破壞美國的軍事計劃,並有違於北約的核共享政策。

綠黨黨綱還拒絕2%這一 "任意的"國防開支標准,呼籲 "公平分擔"。

德國國防部發言人透露,綠黨對德國繼續在阿富汗扮演角色提出質疑,這將是奧斯汀訪問期間的重要議題。上月,聯邦議院投票決定延長北約在阿富汗使命期限。綠黨議會黨團多數成員投了反對票或棄權票。

在上月的一次新聞發布會上,拜登表示,美國的確計劃在某個時間點從阿富汗撤軍,但很可能不會在5月1日之前。德國國防官員說,在周二會議上,相關細節具決定性意義,畢竟,只要德國和其它國家的駐阿部隊遇到麻煩,常常是美國的火力為其提供了保護。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William Noah Glucro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