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蘇聯冷戰結束序曲 莫斯科政變「八一九事件」來龍去脈

·6 分鐘 (閱讀時間)
1991年8月,莫斯科紅場的坦克
1991年8月,莫斯科紅場的坦克。

1991年8月19日,蘇聯民眾一早醒來聽到重磅消息:總統米哈伊爾·戈爾巴喬夫因健康原因而不能繼續履行職務。

蘇聯官方通訊社塔斯社播發的消息還稱:國家的全部權力交給蘇聯國家緊急狀態委員會。

但,這是一條假消息。

坦克和裝甲車開入了莫斯科市中心,真實情況是:蘇共政治局強硬派發動政變,下決心中止戈爾巴喬夫的民主化試驗。蘇聯國家緊急狀態委員會宣佈,戈爾巴喬夫的改革政策「已經走進了死胡同」,呼籲「恢復蘇聯的驕傲和榮譽」。

這就是震撼蘇聯和世界的「八一九事件」。

葉利欽
葉利欽宣佈停止蘇共活動的決定,時任蘇共總書記戈爾巴喬夫震驚得一臉茫然。

「八一九事件」雖然只持續了三天,但是近5個月後的1991年12月25日,戈爾巴喬夫宣佈辭去蘇聯總統職務,隨後蘇聯宣佈解體。

世界上成立最早、規模最大、實力最強的共產主義國家,在成立不到70年後分崩離析。

政變始末

8月19日凌晨政變發生時,時任蘇聯總統戈爾巴喬夫和與之分庭抗禮的俄羅斯聯邦總統葉利欽都不在莫斯科。

戈爾巴喬夫正在克里米亞鄉間別墅度假。戈爾巴喬夫拒絶與發動政變的強硬派合作之後,遭到軟禁。

葉利欽在莫斯科郊外的家中得知突發事變的消息後,立即召集要員在家中集會,決定全面對抗。隨後,葉利欽立即前往俄聯邦議會所在地白宮,組織反抗行動。

葉利欽組織起草了《告俄羅斯公民書》,宣佈緊急狀態委員會「非法」,是「反動政變」,「號召舉行全民緊急大罷工」。

莫斯科的廣場上民眾越聚越多,而士兵不願執行鎮壓群眾的命令。當天下午葉利欽在俄聯邦議會大廈外站在一輛坦克上發表演說,蘇聯電視台播出了這一場面,在國內外引起強烈反響。葉利欽還簽署命令,宣佈由他履行俄羅斯境內武裝力量總司令職務,直到戈爾巴喬夫復職。

8月20日,越來越多民眾響應葉利欽的號召參加示威,在莫斯科的示威群眾估計達15萬,而在列寧格勒(即現在的聖彼得堡),約有25萬群眾上街集會。

當政變者認識到缺乏民意支持,軍隊也不會向民眾開槍之後,在8月21日凌晨,決定從莫斯科撤走一切軍隊。

蘇聯最高蘇維埃宣佈,國家緊急狀態委員會停止戈爾巴喬夫的權力是非法的。8月21日晚21時,塔斯社報道,戈爾巴喬夫已控制了局勢,他將盡快返回首都履行總統職權。

至此,歷時63小時的政變以失敗告終。

蘇共解散蘇聯解體

「八一九」事件的最直接結果是蘇共被解散。

8月23日,葉利欽簽署命令,停止蘇共的活動,沒收財產,對蘇共在政變中的作用展開調查。

8月24日,戈爾巴喬夫宣佈辭去蘇共中央總書記職務,建議蘇共中央「自行解散」。

戈爾巴喬夫與美國總統里根握手。蘇聯與美國關係緩和,冷戰走向結束。
戈爾巴喬夫與美國總統里根握手。蘇聯與美國關係緩和,冷戰走向結束。

8月29日,蘇聯最高蘇維埃決定「暫時中止蘇聯共產黨在蘇聯全境的活動」。

1991年12月25日聖誕節,已經辭任蘇共總書記職務的蘇聯總統戈爾巴喬夫宣佈辭職,最高蘇維埃於26日宣佈蘇聯解體,美蘇爭霸的冷戰格局在一夜之間改變。

多年以後,歷史學家和觀察人士都認為,1991年8月的莫斯科政變未遂之前,蘇聯解體的趨勢已經有跡可循。

1991年1月初,蘇聯派出軍隊佔領立陶宛的議會、電視大樓等,希望迫使在1990年決定脫離蘇聯獨立的立陶宛重新回到蘇聯大家庭。

葉利欽在議會大廈的坦克上向全蘇聯發表演講,迅速傳遍全世界。
1991年8月19日,葉利欽在議會大廈的坦克上向全蘇聯發表演講,畫面迅速傳遍全世界。

但這場血腥事件卻加速了國際社會對立陶宛獨立的承認,因此被認為實際上標誌著蘇聯解體的開始。

美國駐蘇聯前大使傑克·馬特洛克(Jack Matlock)在「八一九事件」20週年時曾向英國廣播公司BBC透露,早在1991年6月底,美國人得到情報,戈爾巴喬夫的安全和國防部長可能正在策劃一場針對他的政變。

馬特洛克回憶說:「我告訴戈爾巴喬夫,我們有無法證實的消息稱有人正在組織一場針對你的政變,而且隨時都可能發生。這並不是空穴來風的謠言。」

「但他並沒有認真對待我的警告。他當時聽完笑了,轉向房間裏我和他之外的唯一一個助手,說了一些美國人真的很天真之類的話。」

1991年8月19日,民眾走上街頭
1991年8月19日,莫斯科和聖彼得堡都有民眾走上街頭示威,軍隊拒絶向人民開槍。

但是,美國警告戈爾巴喬夫的傳言真的發生了。

冷戰與新冷戰

30年前的「八一九事件」直接撼動了蘇聯這個「紅色帝國」的根基,蘇共內部更加分裂,為葉利欽架空戈爾巴喬夫執掌大權提供了契機,更成為壓垮蘇聯的「最後一根稻草」。

蘇聯解體後,東西方40多年的冷戰正式終結,美國成為全球唯一的超級大國,無論是經濟還是軍事實力都獨步天下,也給了中國發展經濟走向世界的「和諧發展」機會。

但是,蘇聯共產黨失敗的教訓對中共造成極大的衝擊,因此中共領導人對蘇共喪失領導地位、蘇聯國家解體的原因都極為重視。

2012年,剛剛走馬上任的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就曾表示:“蘇聯為什麼會解體?蘇共為什麼會垮台?一個重要原因是理想信念動搖了。2019年,中共中央機關刊物《求是》雜誌證實習近平的確在上任之後講過蘇共垮台,說「竟無一人是男兒,沒什麼人出來抗爭」。

「八一九事件」30週年之際,英國政論專欄作家拉法爾·貝赫爾(Rafael Behr)在《衛報》上刊登了評論文章,從阿富汗撤軍混亂局面造成的國際間對美國不滿談及莫斯科政變30年後,「西方民主理念所處的自我價值危機」。

他說,有些俄羅斯分析人士認為,如果1991年蘇共強硬派的政變沒有失敗的話,蘇共也可能出現象中國共產黨一樣的持久強盛模式。「但是,且不說這將隨之出現的道德問題,如像天安門廣場屠殺一樣的紅場大屠殺, 如此反設的情形未免過於複雜了,更何況中國在太多方面與俄羅斯不同,誰也不知道蘇共是否能像中共一樣做得到。」

時過境遷,中國與美國的關係現在出現轉向當年美蘇對抗的新冷戰跡象。

現年90歲的戈爾巴喬夫在談到那場30年前的政變時滿心苦澀,稱之為對蘇聯的致命打擊。他曾在回憶錄中寫道:「那三天的監禁是我人生中最艱難的考驗。」

在八一九事件30週年之際,戈爾巴喬夫在發表的一份聲明中再次強調,政變組織者「對國家的解體負有很大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