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還能領導全球嗎

石齊平
·3 分鐘 (閱讀時間)

美國新任領導人拜登在勝選演說時強調,會讓美國重返世界組織,重新加入《巴黎氣候協定》、恢復《伊朗核協定》、領導全球合作應對新冠疫情,他還稱美國是「世界的燈塔」,誓言會恢復美國在國際的領導角色。

拜登做此宣示,當然已是間接承認美國已不再是世界領導者了。美國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失去了這個角色?記得歐巴馬2009年上任未久,就說過「美國將繼續領導世界一百年」,潛台詞雖然意味著美國對於能否繼續作為領導者的信心已出現動搖,但事實上仍未失去這個地位。因此可以判定,美國失去全球領導者的角色,應該發生在歐巴馬上台之後到川普下台前的這兩任時間之內,這段期間正是美國開始把中國視為對手,在戰略上施壓並且不斷加碼的8年。

美國因為擔心中國會挑戰甚至威脅他的霸權地位,先下手為強地對付中國,從歐巴馬的「重返亞太」到川普的「印太戰略」,從戰略退縮(宣布自伊拉克及阿富汗撤軍,縮小戰線,保留元氣)到戰略統戰(拉攏所有一切可以拉攏,期望形成統一戰線共同對付中國,對手之廣,從俄羅斯到委內瑞拉,到整個伊斯蘭世界,甚至還包括了越南、緬甸、蒙古,到川普時代還動了北韓的念頭),再到戰略進攻(經濟上是建構一個排除中國的TPP,軍事上是將美國全球軍力的60%部署在西太平洋),再到川普的戰略脫鉤(從貿易、投資到科技、學術、人才,全面切斷與中國的關係),可以說絞盡腦汁,使出渾身解數,甚至不惜自毀形象,各種妖魔化中國的詆毀言詞,各種不入流的骯髒手段,都成了所謂「世界領導者」的手段與工具。

但不能不讓美國洩氣與失望的是,中國作為全球老二與美國老大之間的差距,無論GDP、科技、軍事、專利、太空等幾乎所有綜合實力,都仍在持續逐年縮小之中;更關鍵的是,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更赤裸裸地戳破了美國體制的神話,而且也反諷了美國長期以來一貫貶抑中國體質的無知與偽善。

所有以上的現象、事實與發展脈絡都是美國為何會失去世界領導者的重要詮釋,美國如不能從其中進行深刻的反省與檢討,拜登要想讓美國在國際間重新獲得尊敬並恢復世界領導角色,必將重蹈與歐巴馬到川普的覆轍。

作為世界領導者必須具備的條件至少有三:一靠實力。美國必須清楚明白她在二戰以來的實力許多是來自掠奪(軍事、CIA)、壟斷(國際話語權、GPS)及欺詐(美元),當相關優勢弱化或不在時,實力自然變化;二靠威望。這一點,已被近幾任美國領導人揮霍殆盡,大不如前了;第三,還要靠勢。美國雖然是老大,但其勢是在下行,中國作為老二,其勢是在上升。美國如還想恢復世界領導者的地位,怕不容易。

拜登作為新領導人,想要穩住美國的頹勢,必須在戰略上有全新的思維,重新及正確地認識中國,這包括對中國潛力的準確估計,對中國發展體制沒有偏見的客觀評價,及對中國國家發展目標(民族復興)的理解,然後,嘗試與中國展開真誠的合作,共同為世界的和平發展做出貢獻。捨此並無二途。

(作者為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