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美國中期選舉:時間、勝算、重要性、關注點等幾個基本問題

2018年中期選舉時一名小男孩在標語下
11月8日的美國中期選舉涵蓋眾議院所有435個席位,以及35個參議院席位和36個州長職位。

在喬·拜登入主白宮兩年後,美國將在今年的11月8日舉行中期選舉。

中期選舉每四年一次,它會選出新的國會議員,而非總統,但選舉的結果卻可能對本屆總統餘下任期的執政,甚至兩年後的大選產生不小的影響。

選什麼人?

美國選民由 535 名議員代表,他們被稱為國會議員。

國會由兩院組成——參議院和眾議院。參眾兩院共同制定法律。

參議院是上議院,有 100個席位,美國 50 個州,無論大小,各有兩名參議員代表本州。

參議員任期六年,每兩年有三分之一的參議院議員面臨競選連任。

眾議院有 435 個議席,每位眾議員代表各自所在州的一個特定選區,任期兩年。

中期選舉包括所有眾議員議席。

國會山
國會山

有哪些利害攸關?

目前,參眾兩院所有議員分別屬於民主黨或共和黨陣營。民主黨以極微弱多數控制參議院和眾議院。到目前為止,這種狀況有利於民主黨總統拜登施政。

但是,如果共和黨控制了上院或下院,或參眾兩院,就能夠阻撓總統推行政策、實施計劃。共和黨今年11月中期選舉需要再贏得五個席位才能奪回眾議院多數席位。

參議院則較勢均力敵,目前兩黨席位大致相當,但民主黨擁有控制權,這是因為一旦出現平局,副總統卡瑪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 中文名:賀錦麗)擁有決定性的一票。共和黨今年中期選舉只需要再贏得一個席位即可奪得控制權。

2022年中期選舉之所以比大多數選舉更重要,是因為在今後數年美國和世界面臨的一些重大議題上,民主黨人和共和黨人觀點截然相反,而美國的立場和政策變化將對世界產生影響。

這些議題包括墮胎權、烏克蘭、氣候變化、難民政策、美國民主體制的前途。

2022中期選舉圖示
2022中期選舉圖示

哪幾場選戰值得一看?

這次中期選舉是要爭奪美國國會的控制權,包括35場參議院選舉,將會決定在上院將是由誰說了算。

現在的參議院在兩黨中間呈現50-50的均勢,共和黨人只要能顛覆哪怕一個由民主黨議席就可再次獲得阻撓拜登政策順利通過。

將在很大程度上左右中期選舉結果的有六場關鍵選戰:

喬治亞州 —— 傳統的南部保守州在2020年大選後曾兩次爆冷門,導致民主黨人取得了參議院的控制權,這次仍將令人倍加關注;

賓夕法尼亞州 —— 選戰中的膠著和勢均力敵已成常態。最近的兩次總統選舉在這裏的勝負差別都不過1%,而這一次參議院選舉也可能會斗到最後一刻。其中一個值得關注的是競選賓州共和黨參議員席位的電視名人奧茲博士(Mehmet Oz);

內華達州—— 另一場被稱作「拋硬幣」的競選,也是勢均力敵,勝負難以預測;

俄亥俄州 —— 同樣是勢均力敵,但因為一反常態、與前兩次大選都堅定支持共和黨的傳統相悖,所以令人矚目。或許一個原因是暢銷書《鄉巴佬輓歌》(又譯《鄉下人的悲歌》、《絶望者之歌》,Hillybilly Elegy)作者,38歲的風險投資人,共和黨人詹姆斯·戴維·萬斯(James David Vance,簡稱JD 萬斯,又譯凡斯 )將在俄亥俄州挑戰 2020 年總統候選人;

亞利桑那州 —— 因各種陰謀論盛行而引人關注。共和黨參議院候選人、36歲的布雷克·馬斯特斯(Blake Masters)公開宣揚所謂的「大謊言」,指特朗普其實是贏了的,但選舉勝利被竊取了,其他關鍵位置的候選人也一樣。他信奉美國優先,站在民族主義陣營,反對援助烏克蘭,抨擊科技巨頭。他面對的民主黨對手是將爭取連任的前美國宇航局(NASA)宇航員、海軍上尉馬克·凱利(Mark Kelly);他 2020 年從共和黨手中贏得的亞利桑那州參議員ixi

威斯康辛州—— 勢均力敵,對立尖銳,傳統上競選勝負往往以微薄的優勢決定,民主黨傾注大量心血的州。共和黨參議員朗·約翰遜(Ron Johnson),67歲,反對確認拜登2020年的選舉勝利,淡化美國國會山的騷亂,甚至還曾建議用漱口水殺死冠狀病毒。

投票的女子
投票的女子

誰的勝算較大?

根據過往歷史,主掌白宮的政黨在中期選舉中往往會受挫。

有跡象表明,2022年中期選舉可能會是一場所謂的「浪潮選舉」,共和黨將席捲多數席位。

拜登總統目前不太受歡迎,自去年 8 月以來,民意支持率一直在 50%以下。

這可能會削弱對民主黨候選人的支持。

這對拜登意味著什麼?

自1946年以來,現任總統所在的政黨幾乎總是在中期選舉中表現不佳,特別是如果現任總統的支持率正在下降。 就拜登而言,一系列民意調查顯示,只有約40%的美國人對民主黨的表現持贊成態度。

跟蹤民意調查的美國網站 FiveThirtyEight 預測,共和黨將推翻民主黨在眾議院的多數,但也預測民主黨將在參議院獲勝。

堅守參議院對總統來說非常重要,因為這事關重要職位的人選提名,比如,正是這屆參議院批准了政府職位和最高法院法官的提名。此外,參議員的任期為六年,而眾議院議員的任期為兩年。

但控制眾議院將使共和黨人更難讓民主黨總統通過任何重大立法。

即使現在民主黨控制參眾兩院,出台任何一項法案時拜登總統通常得要求每一位民主黨議員支持,而即便如此往往還不夠。

保守的民主黨人——而不是共和黨人——已經阻止了幾項重大提案,包括金額達萬億美元的社會項目和氣候行動一攬子計劃。

如果這次中期選舉中眾議院控制權落到共和黨手中,那麼目前正在調查國會大廈襲擊事件的委員會有可能被解散,甚至可以開始對拜登或其他民主黨人展開調查。

也正因此,眾議院的掌控易手可能會從根本上改變華盛頓的權力平衡,並極大地影響美國與世界其他地區的互動方式。

美國國會圖片
美國國會圖片

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一旦中期選舉結束,所有的注意力都將集中到 2024 年的總統選舉。

那有可能是 2020 年的重演——拜登總統和特朗普總統都表示他們凖備再次參選。

但是,預計來自各方首次參加大選的新人也會在選戰中大放異彩。

除了 11 月 8 日的國會選舉外,50 個州有 36個將舉行州長競選州長,其中20名現任州長是共和黨人。

總統競選開始時,州長擔負著支持本黨候選人和監督本州選舉的重要角色。

議會控制權的分散和一批新州長上任,可能會對 2023 年和 2024 年的總統競選產生重大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