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大選中 《動物森友會》:游戲如何被政治化?

Kristina Reymann-Schneider
·6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11月3日美國新總統當選後,一場備受新冠大流行影響的選舉活動將告一段落。這場疫情長遠地改變了我們的經濟和社會生活。

正如每一場危機,其中總有贏家和輸家。因為許多人居家時間變多,電子游戲行業從中受益。在新冠危機期間,游戲機、游戲訂閱和游戲本身的銷量大幅上升。

2020年3月發售的游戲《集合啦!動物森友會》(Animal Crossing: New Horizons)也是這場危機中的贏家之一。游戲中的玩家來到一個虛擬的小島上,在那裡釣魚、搖樹搖到水果掉下來、逐步擴建自己的房子、和會說話的動物對話。截至目前,這款游戲在全球範圍內的銷量已經接近2240萬份。

電子游戲作為政治信息的平台

政治活動家和政治家們正在利用這一巨大的成功,通過在線游戲虛擬地訪問人們的客廳,並為他們所要傳達的信息尋求關注。一名 "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 "的活動人士在《動物森友會》中的一個小島上打造了一座紀念碑,上面有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布倫娜·泰勒(Breonna Taylor)和其他成為警察暴力受害者的黑人的肖像。有關 „黑人的命也是命" 的虛擬示威活動也出現在其他熱門游戲中,例如《模擬人生》(The Sims)、《俠盜獵車手》(Grand Theft Auto)和 《魔獸世界》(World of Warcraft)。 香港民主運動人士也將疫情封鎖期間的抗議活動搬到了虛擬的 《動物森友會》世界,他們在游戲中貼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的海報。

美國民主黨人亞歷山德裡婭•奧卡西奧-科爾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 )帶著她在 《動物森友會》游戲中的角色展開式競選活動,向島民傳遞個人信息。幾周前開始,玩家可以在自己虛擬的前門花園裡擺放拜登和賀錦麗(Kamala Harris)競選廣告標牌。目前為止,游戲中尚未出現特朗普的官方競選廣告標牌。美國總統特朗普透過發言人表示,他的競選團隊將繼續把資源投入到現實世界的競選活動中,用在"真的美國人"身上。

電子游戲中的廣告

雖然很多年前就已出現電子游戲被用於競選活動的現象,但相關編程者的目的只有這一個,即純粹的宣傳游戲,而這些游戲帶給一個政黨或候選人的影響也較為有限。這與游戲內廣告不同。後者只是一個附屬品,並不是主要目的。但直到今天,電游內的廣告依舊不太常見。

"十年前,游戲內廣告被看好,但迄今為止都未達到當年所預測的發展水平,"傳播學家克裡斯托夫•克裡姆特(Christoph Klimmt)如是說。尤其是政治廣告,這主要是由於技術上的障礙。"電子游戲很不靈活。在其中插入廣告的技術相對復雜,因為它們是互動軟件。" 因此競選團隊會再三考量是否值得使用這種廣告形式。

奧巴馬是首位使用游戲內廣告的競選人

這也是一個資金問題,朱利葉斯•範•德拉爾(Julius van de Laar)坦言。在2008年美國總統的競選活動中,他是奧巴馬選戰團隊的正式成員。當年,奧巴馬是第一個在美國總統競選活動中使用電子游戲內廣告的競選者。

當時他在18款知名電子游戲中做了廣告,其中包括籃球游戲《勁爆美國職籃2008》(NBA Live 08)和賽車游戲《火爆狂飆》(Burnout Paradise)。在游戲中虛擬的廣告牌上可以看到奧巴馬的肖像。範•德拉爾介紹:“當時我們擁有一支非常聰明的競選團隊。在2008年的競選中,我們的資金也非常充足,所以我們有財力和人力去嘗試這樣的事情。”

游戲內廣告對選舉的影響微乎其微

傳播學家克裡姆特和競選經理範•德拉爾都認為,游戲中的廣告對玩家個人的影響非常小。玩家專注於游戲中的活動,而不是廣告牌。相反,游戲中的選舉廣告是一種贏得媒體策略。“重點是通過這樣的手段來觸及特定的目標群體,展示競選活動的創新性,引起傳統媒體的報道,”範•德拉爾解釋道: "游戲內廣告其實是個美麗的噱頭。"

電游能承載多少政治內容?

當然,廣告也是很煩人的。在電視上看電影、在YouTube上等視頻或者打開網頁時需要先關閉一個廣告窗口的人都有這種體會。尤其電玩玩家中的一小部分人,他們人少聲大,當涉及到自己最愛的活動時,他們非常敏感。當玩家不喜歡他們游戲中英雄的形象時,他們就會在社交媒體上集體吐槽:當游戲背景是歐洲中世紀時,游戲中則不該有LGBTQ和黑人角色;游戲應該忽略戰爭罪行,最好是完全和政治無關。

到目前為止,大多數游戲公司都能滿足這些願望。"那些對電影和電游市場影響巨大的大型娛樂集團與政治的關系非常矛盾,"傳播學家克裡姆特補充道:"他們一般會盡量避而遠之。"

"游戲中藏有巨大政治潛力"

克林姆特認為,政治的復雜性以及與政治相關的深奧內容很容易被人視作干擾因素,游戲開發者干脆將其排除在外。"我不確定這是否就是服務觀眾的最好方式。事實上,在電子游戲上花費大量時間和金錢的人主要對豐富的游戲體驗感興趣,並不太希望被政治復雜性和改善世界的願景所打擾。"

然而,政治和電子游戲並不一定要相互排斥。克林姆特表示,將政治或社會信息與游戲的娛樂價值巧妙地結合起來是一項創造性的任務。他認為:"如果解決得當,其中藏有的政治潛力將是巨大的。"

©️ 2020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Kristina Reymann-Schnei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