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總統拜登歐洲行真情流露 不避諱哭笑道歉

·4 分鐘 (閱讀時間)

(法新社格拉斯哥2日電) 他又哭又笑又道歉,美國總統拜登這個全世界最有權勢男人,在這次訪問歐洲行程中展現了真性情的一面。拜登1日在蘇格蘭格拉斯哥(Glasgow)為前總統川普當年領導美國退出巴黎氣候協定,向世界各國領導人致歉。前一天在羅馬,他提到早逝的兒子與教宗時幾乎落淚。拜登這趟歐洲行先後參加20國集團(G20)與聯合國氣候峰會,將於今天稍晚啟程返國。比較歷任美國總統,川普充滿男子氣概,歐巴馬展現圓滑自信,拜登則是流露真性情。拜登不理會「政治人物道歉就是軟弱」的信念,總是把抱歉掛在嘴邊。他會因為遲到道歉、為佔用太多時間道歉、為太枯燥而道歉,也為了表現沒有其他人好而道歉。他的道歉常伴隨委婉自嘲。每當第一夫人吉兒(Jill)在場時,拜登最愛的開場白就是,「大家好,我是吉兒的老公」。拜登面對壞消息的反應(他就任後壞消息可不少),則通常是一笑置之。拜登推動免費社區大學的計畫上月沒有獲得國會支持,他在結果底定後開玩笑說,擔任社區大學教授的吉兒會把他踢下床。不過,「白宮有很多房間」。拜登1日因為川普領導美國退出巴黎氣候協定,讓美國沒辦法對抗全球暖化而致歉時,他的道歉方式也「很拜登」:先為了要道歉而道歉。他說:「我想我不該道歉,但我還是為了一個事實道歉」。拜登前一天提到2015年因為腦癌逝世的長子波伊(Beau Biden)時,則是情緒潰堤。他起初不願意回答記者提問,這次與教宗見面對他有何意義,稱這是「私人」事務。但當回想到波伊過世後,教宗方濟各訪問美國時,曾向他們一家表達支持,拜登就克制不住情緒。他以哽咽聲音說,「傷痛仍記憶猶新」,而教宗「起到了宣洩效果」。拜登不只在私生活方面感性,在政治上也是。拜登把自己塑造成「中產階級喬(拜登)」,在賓州史克蘭頓(Scranton)和德拉瓦州土生土長,對於政治人物來說似乎太接地氣。至少這是他要塑造的形象。考慮到他的年紀及現在承擔的巨大責任,拜登的公共形象變成了一位睿智但俏皮的年長大叔。所有人都吃這一套嗎?並沒有。比較溫和的批評者說,對華盛頓這個政治叢林的內部鬥爭而言,拜登太過軟弱。他們強調,拜登甚至沒辦法讓自己的政黨,在國會支持他的龐大基礎建設與社會福利計畫。嚴厲的批評者把話說得更狠,他們質疑拜登的心智狀態,又或是像川普和他的追隨者般,散播拜登在白宮只是傀儡的陰謀論。嘲諷的話愈難聽,川普的支持者就愈興奮。「布蘭登加油」(Let's go Brandon)已經變成了辱罵拜登的暗語,在全美各大體育賽事場合出現,共和黨籍國會議員也煽動使用。拜登就職已過去9個月,距離他去年11月3日勝選則是過了一年,拜登在這段期間無疑經歷許多挫折。美國國家廣播公司(NBC)最新民調顯示,多達54%美國民眾不滿意拜登的表現,僅42%滿意。川普每天追著拜登不放,謊稱自己才是2020年大選的贏家,並謀劃於2024年捲土重來。民主黨則憂心輸掉2日的維吉尼亞州州長選舉,使得明年的國會期中選舉蒙上陰影。不過,多愁善感的拜登似乎不受這種愁雲慘霧氛圍影響。他被激怒了,頂多說一句「拜託,老兄!」。又或是像他在羅馬所說的,民調總是「起起伏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