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術街區」銀座:半個世紀以來不斷發掘評鑒美術家的永井畫廊

·10 分鐘 (閱讀時間)

銀座擁有日本規模最大的一條畫廊街。為了進一步宣傳銀座的美術街區形象,2004年誕生了一個名為「GINZA GALLERIES」的畫廊組織。永井畫廊負責人永井龍之介曾擔任GINZA GALLERIES理事長。此次,他向我們介紹了日本的畫廊歷史以及作為東京美術街區的銀座的未來圖景。

不斷宣揚美術與文化的銀座

即便是在東京這樣的地方,銀座也是最精緻的著名時尚中心。高級品牌店和知名餐廳鱗次櫛比。這裡的街道令人聯想起歐洲的城市風景。夜幕降臨時,華燈初上,將這個屬於成人的街區裝點得炫彩奪目。在夜店和酒吧裡,坐滿了正在招待客戶的商務人士。除了時尚和美食之外,諸如獲取巨大商機這樣的成人欲望也能在銀座得到滿足。

那些專注於奢華的商店櫥窗和購物中心的顧客不知道,銀座同時還是畫廊街。如今,銀座共有200多家畫廊,人們可以在此欣賞到優秀的美術作品。為了進一步普及畫廊活動並振興文化藝術,約40家銀座當地的畫廊於2004年相聚一堂,成立了一個名為「GINZA GALLERIES」的組織。

永井畫廊創立於1971年,其負責人永井龍之介是銀座這個美術街區的中心人物。自2019年4月以來的兩年裡,擔任GINZA GALLERIES理事長一職的永井精力充沛地開展了各種活動。比如,在各加盟畫廊裡舉辦類似巴黎晚會(Soirée)那樣的「畫廊晚會」,參與人員可以在此欣賞到不同領域的美術作品。此外,他還在策劃將聚焦日本近代美術的2022年新項目。此次,在位於銀座並木大街一座大樓5樓的永井畫廊,永井向我們講述了他半個世紀來所經歷的美術市場體驗以及日本美術的未來。


「步行者的天堂」銀座

「畫廊街」銀座的發展史

銀座歷史最悠久的畫廊「資生堂畫廊」至今已有逾百年的歷史。不過,多數畫商進入該地區還是在20世紀後半葉以後。

永井龍之介稱:「在1960至1970年代的日本經濟高速成長時期,畫廊數量增加得最多。當時,興起了第一次畫作熱潮,就連普通的公司職員也能買得起繪畫作品。」當時,永井還是一名高中生,他對美術有興趣,曾在家附近學習繪畫。不過,大學畢業後,永井並沒有加入他父親創辦的畫廊,而是去了普通公司上班。

當時,日本國內還沒有很多大型美術館。永井介紹稱:「大概從1980年代開始,全國各地開始出現公立美術館。這些美術館成了美術界的大客戶。現在,日本47個都道府縣都有公立美術館。」

在泡沫經濟時期(1986~1991),有許多以繪畫為投資對象的新資本注入,銀座的畫廊總數超過了300家。不過,泡沫經濟破滅後,畫廊數量減少到約200家。許多瞭解那個時代的人都將投資繪畫視為泡沫經濟的象徵,對此記憶深刻。即使是在經濟如此不景氣的時代,那些有特色、有傳統的畫廊為主的美術市場依舊存活了下來。永井表示:「包括畫廊在內,美術館經濟從2000年開始出現衰退現象。美術館的預算減少,日本的美術品市場開始出現向中國轉移的趨勢。」

在地價全國居首且租金暴漲的銀座,小型畫廊自然也受到了經濟危機的影響。永井表示:「原本在並木大街沿街大樓的一樓,有許多畫廊,但2000年以後,這些畫廊接二連三地變成了海外品牌店。現在,位於一樓的畫廊幾乎已經絕跡。高額的租金與美術商業活動無法達成平衡。」


永井畫廊負責人永井龍之介

即使經濟陷入停滯,許多畫廊仍在收藏家的支持下得以存續。永井稱:「畫廊分為兩種類型:策劃型畫廊和出租型畫廊。沒有借助泡沫經濟順勢發財,而是腳踏實地開展經營的策劃型畫廊,以及會對畫家進行篩選的出租型畫廊都生存了下來。出租型畫廊是日本獨有的一種美術商業形式,在此舉辦畫展的畫家需要支付場租費。最近,巴黎和紐約也出現了這種畫廊,他們的理念都是從日本引進的。」

通過美術鑒定來發掘日本的美術家

永井龍之介的另一個身份是「美術鑒定士」。從1996年來的20年間,他時常參加某民營電視臺的一檔人氣節目。這個節目旨在為私人收藏的美術品進行估價鑒定。為了給美術品估價,需要怎樣的知識儲備呢?

「比如,像藤田嗣治的作品,數量眾多,又在全國範圍內流通。其中有很多被拿出來拍賣,掛在畫廊裡的也是明碼標價,這些都是估價時的參考資料。難的是那些作品幾乎沒有在市場上流通的美術家。並不是說作品不流通就沒有價值,我們會根據這個畫家的附加價值來對其作品進行估價。」

關於因設計大阪世博會標誌性建築「太陽塔」而知名的岡本太郎(1911~1996),永井表示:「岡本太郎1996年去世後,他的作品曾數次出現在我參加的那檔節目之中。可是,岡本的作品幾乎沒有在市場上流通。雖然岡本很有名,但市場上幾乎沒有他的畫作。他手頭的作品已經被美術館收藏,像『太陽塔』和同時期製作的《明日的神話》,也就是2003年在墨西哥城被發現,如今安置在澀谷站的那幅壁畫,這些都不是流通的作品。岡本的畫作和造型作品好幾次出現在那個節目中,我覺得很難對其進行估價。不過,我最終也有給出過數千萬日圓的估價。」

在岡本太郎去世後的第3年,即1999年的10月,「川崎市岡本太郎美術館」在神奈川縣開館。岡本的伴侶岡本敏子出版了許多有關他的人生及作品的書籍。於是,岡本的作品重新得到了評定。作為一名美術鑒定士,能夠率先對岡本的作品進行恰當的評價並給出具體的估算金額,永井龍之介為此感到自豪。

除了給美術品估價之外,美術鑒定士還具有通過作品鑒定來發掘美術家並將其公開推廣的職責。永井龍之介在自己參加的《開運鑒定團》這檔節目中,鑒定了許多繪畫作品,並對牧野義雄、高島野十郎等知名度較低的畫家進行評鑒,提升了這些畫家的口碑。據說,如今人氣高漲的田中一村(1908~1977年),就是在上世紀80年代播出的一檔NHK節目《星期天美術館》中受到推舉,從而一躍成名。永井表示:「美術史同時也是一部發掘史。發掘本身締造了美術的歷史。」

不斷化危為機

2020年,因為疫情的影響,東京奧運及帕運不得不延期舉行。當年4月,日本政府首次發佈了緊急事態宣言,所有人都被迫減少外出。永井畫廊也不得不停辦活動。

永井龍之介於2020年開設了YouTube頻道「永井美樂塾by永井畫廊」,開始嘗試讓日本人能夠輕鬆地接觸美術作品。永井解釋道:「不能什麼也不做。即使人們無法來到畫廊,我也想把這種身臨其境的賞畫體驗傳遞給大家。」

畫廊不斷遭遇了泡沫經濟破裂、新冠肺炎疫情爆發等逆境。永井認為,GINZA GALLERIES的活動或許會成為幫助畫廊走出困境的關鍵所在。

關於從巴黎畫廊主辦的晚會(Soirée)中獲得靈感的「畫廊晚會」,永井表示,這是在日動畫廊巴黎分店的為永先生等人的建議下開始的。畫廊晚會每年春季和秋季各舉辦一次,參與人員可以按照自己制定的路線去探訪銀座1丁目至8丁目的任意幾家畫廊。2020年秋季的畫廊晚會因受疫情影響而改為線上上舉行,2021年春季的畫廊晚會則重新回到了線下。

此外,包括永井畫廊在內的數家GINZA GALLERIES加盟店每年都會接待位於銀座的中央區立泰明小學3年級學生的來訪。

永井稱:「銀座的畫廊準備共同策劃一個活動,就是在2022年重新審視近代美術。這個策劃是回到『近代是從銀座開始的』這一原點,借此來重新振興銀座的街區文化。」該策劃試圖展示這一地區獨有的身份特徵和風格特色。

正如永井所言,「銀座是一個近代的街區」。在此次策劃的活動中,各家畫廊將選出一些近代美術家,並通過現代美術家的視角來陳述對他們的贊詞。永井表示:「這個活動並不僅僅是要帶著懷舊的心情去回憶過去,更是為了展示過去是現在的基石,並將在未來一直延續下去。我們想表達的是,在重審過去這個基石的同時,還要一起宣揚一些新的東西。」

銀座是日本畫廊數量最多的街區,但這一事實卻鮮為人知。擁有國立新美術館和森美術館等美術設施的六本木給人一種更為強烈的美術街區的印象。在銀座周邊,有許多諸如歌舞伎座、能樂堂、電影院和劇場這樣的公共文化設施。永井認為,銀座沒有給人留下美術街區的印象,其中一個原因就在於銀座沒有具有標誌性的美術館。對此,他甚至提議:「難道不可以建一座能夠充當銀座這個‘成人文化街區’顏面的美術館嗎?」

日本人對日本美術的評鑒及宣傳

日本擁有浮世繪這種名揚海外的美術形式。對此,永井龍之介指出:「可是,日本人並沒有滿懷信心地對浮世繪的美術價值進行宣傳,只是等浮世繪在海外獲得肯定後,日本人再跟進叫好。後來,在浮世繪作品漲價後,日本人也開始購買這些作品。」永井提倡,不能依靠來自西歐的評價,而應該從本國的視角對日本美術進行評鑒。

永井專注於美術思考,他表示:「就像『對於不知道答案的東西,也有這樣的切入口或看法』所表達的那樣,美術的魅力也在於它能夠給我們提供一些新的東西。只要我們還活著,美術思考這種思考方式就非常重要。」

最後,永井表示:「以後,希望更多的日本人能通過自己的眼睛認真地對美術進行評價和宣傳。」

採訪:Daniel Rubio(nippon.com編輯部)

標題圖片:在進行此次採訪時,永井畫廊正在舉辦《長谷川健司展:描繪『被描繪的臉』》。圖為站在長谷川健司畫作前的永井龍之介

nippon.com 編輯部 [作者簡介]

nippon.com編譯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