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隆葉儀皓心法 聚焦優勢、擁抱AI

·5 分鐘 (閱讀時間)

祝潤霖

義隆電子董事長葉儀皓表示,運用AI技術控制紅綠燈,可以節省20%的交通時間,甚至可以幫助科技執法。(photo by 祝潤霖/台灣醒報)
義隆電子董事長葉儀皓表示,運用AI技術控制紅綠燈,可以節省20%的交通時間,甚至可以幫助科技執法。(photo by 祝潤霖/台灣醒報)

【台灣醒報記者祝潤霖、郭淑鳳專訪】「一定要聚焦在本身有優勢的產品!」義隆電子董事長葉儀皓接受本報專訪說,「義隆做人機介面,主要就是觸控板、觸控螢幕(帶筆)、指向裝置,還有指紋辨識。」葉儀皓說,義隆在前3項已經做到全球市佔率第一,指紋辨識排第二。他鼓勵企業提高技術門檻,以面對持續出現的競爭者。

義隆電子今年受惠於筆電相關晶片需求暢旺,獲利創歷年新高。前3季累計稅後純益達20.52億元,年增35.45%,每股稅後純益(EPS)達7.04元,去年同期EPS為5.2元。

展望第4季,義隆客戶訂單持續維持高檔,單季合併營收可望達到45.5億至47.5億元,全年合併營收可望達到150億元新高峰,開出豐收亮眼的成績單。

雙軌轉型、邊緣運算

葉儀皓拿出為聯合國製作的電子識別證說明,「坊間的指紋辨識可以用手部接觸杯子來翻印成的假指紋瞞過,但我們的AI辨識,假指紋無法通過!」

他說,當你佔有率第一,而且利潤還不錯的時候,新的競爭者會進來,你怎麼樣一直進步,就是提升你的進步門檻。所以在去年開始,我們有一個slogan叫做dual transformation (雙軌轉型) through AI,第一就是把現有產品AI化,大家認為AI的東西可能是在雲端,或伺服器這些很複雜的東西,不是,我們是device或者叫edge computive(邊緣運算),就是我AI的運算就在這小小的晶片裡做完,或者說,我提供的驅動程式、產品裡面就做到了,不一定要在大電腦才可以作業,這是比較大的不同。

義隆目前持續透過AI技術進行兩方面的轉型,一是將現有產品AI化,直接把AI做在小設備上,發展邊緣運算,不依靠雲端的大電腦。「講到AI,台灣是小螞蟻,怎麼跟大象鬥?Google等大公司用雲端運算,我們就用小晶片做邊緣運算。」台灣的優勢是硬體製造,省去雲端傳輸往來的時間,小設備反而更具競爭力。

為AI尋找新應用

另一方面,則是為AI尋找新應用。「我們做智慧交通,街口的魚眼監視器可以掌握80米內所有車輛的狀況。」再加上不用依賴雲端運算,可以更即時調節紅綠燈號。在桃園大園區進行的測試,能有效節省用路人百分之20的時間。葉儀皓說,大園有機車、卡車,車種複雜,台灣的成功經驗,拿到海外也沒問題。

特別的是,這套「城市車流解決方案」,是葉儀皓與中研院資訊所所長廖弘源合作3年開發的技術,他們是40年前同在台北聖教會青年團契的好友。透過義隆與資訊所的合作,研發出CSP Net物件偵測技術,進一步發展出YOLOv4(第四代的You Only Look Once)演算法,領先全球,這是台灣之光。

葉儀皓指出,車輛影像辨識技術還能促成科技執法,經實驗,如果在警車上安裝攝影機,交警開車1小時就能開出100張罰單;「但如果做下去,市長恐怕沒辦法連任。」他建議政府可以從直接開罰改為記點制,避免造成民眾太大的反彈,還是可以改善交通,「但市長不能因選票考量就都不做改變。」

cari
cari


義隆電子製造人機介面產品,積極提升對AI的應用,也包括穿戴裝置的研發。(photo by義隆官網)

AI教育要從上到下

談到整體的人工智慧革新,葉儀皓不僅擔任「台灣人工智慧學校」的董事,自己還是首屆校友會會長。他強調,公司要做AI,一定要從主管做起,只請幾個工程師是不夠的,「主管若沒上過課,開會開不下去。」政府公共建設使用AI,也需要公務員受訓,才知道「AI能為社會帶來什麼?」

「台灣要成為科技島,不是只有科技企業,還要有科技政府。」這些科技技術可以協助政府發展新南向政策。葉儀皓說,他曾經請賴清德副總統關心智慧學校的議題,「他有概念,也有在推動。」目前人工智慧學校正在跟行政院人力學校溝通,尋求合作機會。

市占率增對未來樂觀

今年受到疫情影響,筆電整體的經濟成長了百分之15,義隆的業績則成長了百分之55。這表示除了疫情,義隆的市佔率也提高了。明年預估筆電的成長會減緩,但仍然會繼續擴充產能,因為疫情已經改變了以往工作和學習的方式。此外
,筆電的人臉和指紋辨識不像手機那麼普遍,市場上還有發展空間。

葉儀皓是第二代基督徒,父親在每個房子裡放上麥克阿瑟為子祈禱文,對他影響很大。他相信好的品格、謙虛和信仰的重要性,也鼓勵大家要了解自己的優勢,終身學習,因為IC產業的蛻變一直不停止!

cari
cari


為提升資訊安全,筆電的指紋辨識功能越來越受重視,義隆電子的指紋辨識產品世界市占率排名第二。(photo by義隆官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