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山蘇姬的真勇氣

張慧英
·3 分鐘 (閱讀時間)

短短時間裡,世界兩大民主領袖被抓了:緬甸的翁山蘇姬和俄羅斯的納瓦尼。強權輾壓之下,反抗者脆弱得宛如小蝦米,但這也更加凸顯了他們強大而堅韌的勇氣。

緬甸軍頭發現民主派勢頭愈來愈盛,於是趁新國會開議前把權力拿回自己掌中,結束這場對軍方來說是失敗的民主秀。翁山蘇姬曾先後被軟禁15年,把人生全部給了民主運動。成為緬甸的實質領袖後,她對軍方也做出妥協,對殘暴鎮壓羅興雅人持認同態度,這讓她的國際形象大受損傷。她的「全國民主聯盟」在去年選舉大勝,令國防軍總司令敏昂萊緊張起來,索性以笑死人的持有對講機由頭逮捕翁山蘇姬,緬甸短暫的民主實驗就此告終。

納瓦尼比翁山蘇姬更慘,去年8月被俄羅斯聯邦安全局(前身為KGB)下毒差點死掉,送到德國救治挽回一命後,雖然普丁已放話他回來就會爛在監獄裡,他也沒在怕,昂首闊步地返回俄國,並且立即被逮判刑3.5年。在俄國,從警察、法官到情治暗殺組,都是普丁箝制異己的武器,納瓦尼能夠橫眉冷眼賭上自己的自由與生命也不退縮,在眾人一片乖順中,銳利堅硬得扎眼。

敏昂萊和普丁都想長長久久掌權下去。翁山蘇姬的執拗令軍頭如刺在背,納瓦尼的機巧及煽動力也讓普丁頭痛。他去年底公布了一支影帶,是他假冒聯邦安全局首長助理,打電話詢問暗殺他的聯安局化武專家事情是怎麼辦砸的,對方詳細說了跟監和下毒過程,還透露曾在納瓦尼內褲的「中央襠布」下毒,一時間內褲成了反對派的哏圖。今年1月又公布了一支普丁黑海畔別墅影片,其豪奢內部及居然被外人拍到,都令人嘖嘖稱奇。

在緬甸或俄羅斯這樣的強權國家,搞反對運動真是提著腦袋幹的,而且強權下手可以非常狠,一次殺不死就來第二次,一次關不夠可以一關再關。1983年,菲律賓專政的馬可仕總統同意流亡海外的艾奎諾返國,並保證其安全,結果艾奎諾在下飛機的扶梯上就被槍殺,這樣赤裸裸的暴行震撼了國際,但也讓他成為激起民眾抗爭的烈士,艾奎諾夫人最後在「人民革命」中推翻了馬可仕。

所以,對敏昂萊和普丁來說,像翁山蘇姬或納瓦尼這樣強大的反對領袖,處理起來相當棘手,殺之成烈士,關之成曼德拉,放之則四處惹事,現在兩地都掀起了示威潮。但強權槍桿子在手,反對派除了抗議示威沒有其他武器,想扳倒強人難如登天。西方國家除了譴責和制裁,或私下協助反抗團體,其餘能做的不多,而且反而可能把緬甸推向大陸,或坐實納瓦尼和美國中情局勾結的口實。

其實,雖說支持民主價值,歐美免不了還是有自己的戰略考量。沙烏地阿拉伯王儲薩爾曼的手下殘殺異議記者哈紹吉,對美沙合作影響不大;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在馬來西亞殺了自己胞兄,川普總統笑瞇瞇與他見面握手。大國各自的政治算盤打得響,別人家死幾個人和自家政治利益相比根本不算個事。

大國如此無力與偽善,反而益發對照出冒死對抗強權者的堅毅勇敢。當然,革命成功者變成另一個強人或眼高手低所在多有,但至少眼前翁山蘇姬與納瓦尼豁出性命的勇敢,非常純粹而美麗。這條民主路艱險漫長,也許永不到頭,但孤獨奮戰的身影,卻充滿著熱度與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