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李內鬥加劇...習近平突下重手 三招封殺李克強地攤經濟

陳逸平
·9 分鐘 (閱讀時間)

習李內鬥傳言甚囂塵上,今年1月27日疫情爆發期間李克強親赴武漢重災區金銀潭醫院,習近平則是直到3月10日才到武漢,引發中國民眾多所議論。(照片來源/人民網)

中共總理李克強近期捲入一場輿論風暴。因為他公開稱中國有6億人月收入僅1千元,似乎有意戳破習近平對外宣稱「中國盛世」的謊言,引發他和習近平關係緊張的猜測,事件至今仍餘波蕩漾,甚至連李克強提到的「地攤經濟」以及佐證李克強「6億人月收入僅1千元」的相關報導都遭到刪除。

中國總理李克強日前公開讚揚「地攤經濟」,並認為是「中國的生機」,但不到1週的時間,就傳出中共中宣部網信辦已經下達禁令,嚴禁媒體在報導使用「地攤經濟」,因為認為這一詞彙有損政府面子。

第一招:中宣部禁止媒體報導「地攤經濟」

《自由亞洲電台》引述新華社內部人士說法,李克強在兩會閉幕的記者會上發表「地攤經濟」談話,但到了6月4日卻風向突變,中國官媒高層收到了中宣部網信辦嚴禁在報導中使用「地攤經濟」一詞的禁令,各家媒體也都開始刪除過去的報導。央視甚至疑似批評李克強地攤經濟令全國城市管理功虧一簣。

不僅如此,就連先前5月27號中央文明辦宣布擺攤將不列入城市威昇考核的文件,也已遭下令刪除。

在中國全國人大政協「兩會」後,國家主席習近平與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內鬥傳言不絕於耳,雙方陣營你來我往,讓外界看得目不暇給。

李克強5月28日在全國人大閉幕記者會上指「中國6億人月收入1千元人民幣」後,立即遭到習近平在黨媒「求是」雜誌上署名的文章駁斥,並稱「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取得決定性進展」。

另外,李克強在兩會閉幕上讚揚成都「地攤經濟」對解決就業問題的助益。隨後他也在6月1日考察山東煙台時,再提地攤經濟、小店經濟,強調是「人間的煙火」、「中國的生機」。不過現在李克強積極推動的「地攤經濟」已經遭到抵制,北京城管執法部門已經揚言,將依法嚴格查處「占道擺攤設點違法行為」。

第二招:擺攤將不列入城市威昇考核文件遭刪除,北京嚴查地攤經濟

根據《北京日報》6日報導,北京市城管執法局強調,針對當前個別地點出現的擺攤設點、占道經營等違法行為,市民反應強烈。北京市各級城管執法部門要加強執法檢查,依法處理這類擾亂市容環境秩序的違法行為。

由於北京市委書記蔡奇是習近平的之江新軍人馬,蔡強最有名的事蹟就是「驅逐北京低端人口」,管理天子腳下北京城的蔡強會說要嚴格取締「地攤經濟」,甚至打臉李克強,其實外界一點意外。

習近平掌握黨及媒體的資源看似滴水不漏,不過李克強也不是省油的燈,最近「每月收入1000元人民幣的民眾有多少人?」成為全中國熱門話題,很多網民都在問:總理說「月收入1000元有6億人」,總書記指「已基本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到底哪一個準確?這一回被指背後「靠山」是國家副主席王岐山的《財新網》就幫了李克強一把。

第三招:財新發文挺李克強,文章遭下架

《財新網》在6月3日刊登北京師範大學收入分配研究院副院長萬海遠、博士後研究員孟凡強撰寫的研究報告,公開為李克強辯護,但《財新網》隨後又把這篇報導刪除。

根據《財新》發表北京師範大學中國收入分配研究院萬海遠及孟凡強的文章〈月收入不足千元,這6億人都在哪〉指出,「事實是,總理講的這個數是中國最為真實的現實國情」。

根據財新的文章指出,在強勁經濟增長的帶動下,雖然有相當一部分群體進入高收入階層,而且有多達4億的中等收入群體,但也絕不能忽略中國的分配結構,仍然是以中低收入群體為主的事實,有相當大一部分群體還在生存線附近徘徊。「他們遊離於我們的視線之外,他們沒有渠道發聲,社會也聽不到他們的聲音,他們是這個社會沉默的大多數」。

財新文章表示,有人懷疑真有這麽多的月收入1000元以下的人嗎?首先是月收入標準問題,國家統計局一以貫之使用的是人均可支配收入指標,不是市場化的工資水平,更不是城鎮部門平均工資。在扣除個人所得稅、私人轉移支付和各種社會保險費等之外,還能用於實際使用的,才能被算作是人均可支配收入。

北京師範:中國有2.2億人收入在500人民幣以下

文章指出,在邁向高收入國家的進程中,這個數字不免讓我們更加理性清醒認識到中國的真實狀態,提醒我們不要忘了中國仍是全球最大發展中國家的事實。北京師範大學收入分配研究院課題組,分層線性隨機抽取7萬個代表性樣本分析。

結果顯示,中國有39.1%的人口月收入低於1000元,即5.47億人。此外,月收入在1000至1090元有5250萬人。因此,兩者相加,月收入1090元以下的總人口為6億人,佔全國人口比重為42.85%。所以,正如李克強所說,約1000元(準確說是1090元)以下的人口達6億。

在這6億人中,其中546萬人沒有任何收入;2.2億人月收入在500元以下;4.2億人月收入低於800元;5.5億人月收入低於1000元,有6億人月收入低於1090元。如果以1090至2000元標準來界定中低收入者,則該群體的人口規模總量會達到3.64億。

按照世界銀行標準,中等收入標準,是成年人每天收入在10美元至100美元之間,即年收入3650美元至36500美元。按照美元與人民幣1:6.7的匯率計算,世界銀行中等收入標準為2.44萬至24.45萬人民幣。

換算下來,月收入標準在2000至20000元之間(準確為2033元至20375元之間),該群體佔全國人口31.1%,約為4.38億人。國家統計局在世界銀行標準的基礎上,認為中產收入標準是月收入在2000至5000元。以這個為標準,則2019年中等收入群體的人口佔比超過26%,實際約3.64億人。

6億收入低於1千的民眾,高達7成5來自農村

文章說,每月收入在1090元以下的6億人,是一個怎樣的群體?分析發現,在月收入低於1090元的群體,來自農村的比例高達75.6%,遠遠高於其他收入群體。這說明絕大部分低收入群體仍然分布於農村地區,城鄉分割仍是中國特色最大的問題之一。另外,這6億人分布在中部和西部的比重為36.2%和34.8%,說明中西部仍然也是低收入群體的主要來源。

《財新》引述分析指,這6億人中,平均年齡為38.5歲。其中主要是「老小兩頭」,即年齡小於15歲和大於59歲的人群佔比是19.7%和19.1%,明顯高於其他收入群體的結構佔比。從受教育年限來看,月收入低於1090元者的平均受教育為9.05年,處於剛完成義務教育的階段,說明這一群體的整體受教育水平很低,其中小學及以下的比重為43.7%,文盲的比例佔9.6%。

文章指,綜合而言,這6億人的典型特徵是:絕大部分在農村,主要分布在中西部地區;家庭人口規模龐大,老人和小孩的人口負擔重;小學和文盲教育程度的比例相當高,大部分是自僱就業、家庭就業或失業,或是退出勞動力市場。

事實是:貧富差距懸殊、中國發展很不平衡

文章指出,綜合來看,中國仍是一個以低收入群體為主的發展中國家,並且低收入群體的在全國人口中的比重超乎想象,這也說明,中國的收入分配格局距離橄欖型分配格局還有很大距離。雖然40年的改革開放,使得國家綜合實力和國民收入水平大幅提升,但截至今天,中國人口多、資源少、發展很不平衡的事實仍很明顯,有相當一部分居民仍然處於生存線附近。

文章最後說,我們要保持戰略定位,準確認識中國居民的實際收入狀況,客觀評價中國真實的收入分配差距情況,清醒意識到中國的發展階段和全球的相對位置。所以說,我國仍然是一個人口眾多的發展中國家,仍將在較長時間內處於社會主義初級階段,是世界上最大發展中國家的地位目前也不會改變。

更多信傳媒報導
回不去了!新抗中戰略經濟時代來臨 我們都在歷史的轉折點上
澳洲觀察》勞保基金又傳破產?看看世界排名第三的退休金制度怎麼做
潘孟安、陳時中逛墾丁大街 周春米、莊瑞雄搶曝光為了下屆屏東縣長選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