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滾追夢-人生就像體操 有低谷與高點

本報訊
中時電子報

工商時報【本報訊】

退伍回到宜蘭老家,按了電鈴,開門的是個陌生人,難道是按錯電鈴走錯門?

「不會吧!」

「你老母跑路了!」姑姑冷靜地回答我。

當晚跟阿嬤與姑姑吃完晚餐道別後,我決定搭著夜車上台北闖一闖吧。

「叩叩∼叩叩∼」夜晚火車行走在鐵軌的聲響特別明顯,微弱的移動光線緩緩劃過平靜的蘭陽平原。

離家前,姑姑匆忙塞給我一小袋水果,裡頭又塞著一包小紙袋,紙袋裡有一疊鈔票以及一張撕破的日曆紙,上頭姑姑用斷水的原子筆混亂地寫了兩句話:「這是阿嬤給你的錢,去做你想做的事。」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我應該是一路哭到台北的吧。

「等你很久了喔!」小莊興奮地跟我說,我微笑點著頭。當兵期間一直跟小莊往來信件,我知道他也為了電影夢吃了不少苦。但有些事是注定的,尤其他的名字叫「景燊」。

原本他的人生道路應該是十分清楚,中原大學物理系畢業,當上飛利浦公司工程師,不幸地在一場電影文學營認識了我,後來我轉學去文化念電影,隔年,他也辭職鬧了家庭革命,告別新竹父母,北上再念一次大學。

有次閒談中,得知他的父親是中油油罐車司機,不愛旅遊,沒什麼特別喜好,不過卻十分熱愛電影,長年收集國外經典電影錄影帶,所以小莊從小跟著父親看著電影,並隨著電影中的故事場景到處旅行。我想這才是小莊踏上電影之路的主因吧!有些事其實都已經注定好的。

我們找了一些學弟妹以及朋友,總共7個人,決定找一個地方一起生活、一起創作,最後落腳在淡水沙崙附近,一片荒蕪的新市鎮,長出了數棟新穎的大樓,幾乎沒什麼人在住,所以擁有十分寬敞的空間,以及十分便宜的租金。

雖然我們在這邊只「撐」不到一年的時間,但對我們來說,卻是一段非常重要的時光,我想,用「一切起源的開始……」來稱之應該不為過。

那段時間大家窩在一起,一心只想創作,根本不理會現實世界,每天討論著十分天方夜譚的劇本,胡亂瞎扯一堆,感覺世界我們最大。不過大家不太具有生產力,除了偶爾外出打一些零工,就是靠著之前的存款勉強撐下去,所以在仔細盤算銀兩節省開支之下,我偶爾得扮演廚師的角色,帶著實驗精神為大家準備料理。

最終因為抵擋不了現實的壓力,不到一年後我們就解散了,各自又回到台北找工作。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真不知道是哪來的傻勁?不過很慶幸與大家一起經歷當年的那段時光,如果沒有那時的傻勁,我想今天也不會有滿滿勇氣的我們。 (摘自本書P99∼P103)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