耀伯新書試讀》那一夜的人民力量!獨裁者與黨外領袖都嚴重低估

NewTalk 新頭殼
新頭殼
耀伯新書試讀》那一夜的人民力量!獨裁者與黨外領袖都嚴重低估

耀伯新書試讀》那一夜的人民力量!獨裁者與黨外領袖都嚴重低估.

耀伯新書試讀》那一夜的人民力量!獨裁者與黨外領袖都嚴重低估



新頭殼newtalk


美麗島事件的一天之3

鎮暴車隊自遠而近,先擋在所有通往美麗島服務處的路口,再慢慢向前逼近,縮小包圍,直到距離群眾聚集,不到百公尺的大同路交會口才停下來。鎮暴車隊集結完畢,開始從車頂洞口噴出催淚瓦斯。

但是,冬天的北風,讓從南方噴出的催淚瓦斯,完全無法發揮威力,反而群眾裡有人用台語奚落,「不夠看!不夠看!」宣傳車則不斷要求群眾冷靜,不要衝動,不要驚惶。

接著,鎮暴車開始緩緩逼向群眾,大批憲兵組成的方塊陣,在吹哨聲,以及高雄憲兵司令部指揮官薄玉山少將,用麥克風喊「前進!前進!」的催促下,緩步走向正在聽演講的群眾。

黃信介當機立斷,再度登上宣傳車,要求結束解散,其他黨外人士也在台下幫忙疏導,要求群眾和他們一起離開,甚至以身作則,要帶領群眾離開。

不料,只有少部份群眾跟隨。這時的黨外領袖,面對現場逾萬群眾,完全束手無策,產生不了示範與號召作用。此外,服務處北邊封鎖線外的圓環,依然聚集數萬無法靠近的圍觀群眾,

黃信介等人陸續被護送離開之後,紀萬生與何文振被群眾擁上宣傳車,兩人原本不在今晚演講者之內,卻被群眾推上宣傳車要求演講。另一輛宣傳車上則有陳菊、艾琳達跟施明德等人。

鑑於黨外群眾人數遠遠多於憲警與鎮暴警察,國民黨開始改採鎮暴車衝撞為主,憲警人力為輔的戰術。鎮暴車隊在淨空、寬敞的中山路(50米寬,比台北忠孝東路的30米更為寬敞)上,快速衝向群眾,又快速抽退。

鎮暴車衝撞!怒拆鐵柵欄應戰

但鎮暴車衝撞沒幾次,群眾裡竟也有隨機應戰之才,立即號召憤怒群眾,集眾人之力,拔起路旁安全島上的鐵欄柵,放在道路上作為路障,鎮暴車退後就被擋住,無法再向前衝。

「那尼長(那麼長)的一排鐵欄柵,平常時根本不可能靠幾個人用手拉起來,但是,彼時,一陣(群)人喊『1、2、3!』就硬硬拉起來,可見台灣人面對打壓,心肝內想說一定要抵抗的心理之下,力量有多大!」耀伯驚嘆群眾激憤當頭的潛藏力量。

鎮暴車後來又展開更大的進擊,更深入群眾。鎮暴車進,群眾就退;鎮暴車退,群眾又進。一路噴射的催淚瓦斯,因為風勢又變大,很快就吹散了,群眾繼續奮力反擊。

鎮暴車約衝撞20分鐘,有些鎮暴車陷入群眾被包圍,就會被許多群眾合力洩掉輪胎的氣,或是遭群眾合力從車身單側推翻。此外,鎮暴車衝來撞去,速度太快自已翻車的也不少。

「你們愛政府、愛國家,請你們回去,請你們退後、解散!」鎮暴指揮車上,傳出外省口音的喊話。但是一再被攻擊的群眾反而更向前進,並且憤怒丟出更多的石頭。

「快把丟石頭的抓起來!」鎮暴車廣播傳出憤怒的命令。奉命的鎮暴隊,立即組成好幾組,每組約30人的方陣,抵著盾牌前進。

統治階級命令!台灣青年街頭相殘?

「兄弟!毋通(不要)攻擊老百姓,無人欲佮恁(沒人要跟你們)動手。」美麗島宣傳車向鎮暴方陣喊話。

「嗶!嗶!前進,前進。」鎮暴方陣後面的指揮官,感覺到鎮暴方陣的遲疑,哨聲吹得更急促,大喊前進。

「台灣人閃開」、「台灣人緊走(快跑)」,鎮暴方陣裡,傳出台語的呼叫聲。

畢竟群眾人數還是比較多,鎮暴方陣很快就被衝散。神奇的是,以群眾激憤的程度來說,落單的鎮暴隊員是很危險的,但是,這一次群眾沒有攻擊他們,顯然是黨外宣傳車上的溫情喊話奏效。

「嗶!嗶!前進,前進。」又有一批人數更多的鎮暴警察,被命令前進。背後同樣是外省口音的指揮命令。很快又是短兵相接,一陣混亂的群架四起。

「這咧時陣(這個時候),阮這邊就有人大聲喊說,『摃吹嗶仔(打吹哨子)的』、嘛有人喊,『摃攑(打拿)麥克風的』,所以才會有彼個外省連長予(被)打到住院的結果。倘無(不然),其實大家嘛無想欲摃仝款(不想要打同樣)是台灣人的兵仔。」耀伯回憶當時黨外群眾認定是後面的外省指揮官太可惡。

根據事件後的新聞報導,高雄憲兵司令部指揮官薄玉山少將,遭到破瓶子割傷手臂,憲兵連長吳欽裕少校額頭被火把敲中。證明當時只要是吹哨子,拿麥克風,立即成為黨外群眾鎖定攻擊的目標。

「因為後面嗶仔一直嗶,麥克風一直喊前進、前進,這場打得介激烈,連平常時真斯文的蔡龍居,嘛氣得喊說,『袂使擱予伊因按尼欺侮,要佮伊拚(不可以再給他們這樣欺侮,要跟他們拚了)』,我知影伊是做醫生的人,無想到會這尼歹(凶)。」

伙伴頭破血流!只得離開現場

「後來,阮橋仔頭作伙來的團仔,頭殻去予摃到(頭被打到),血一直流,我去找陳菊,陳菊彼時焦頭爛額,就擲(丟)一個饅頭予我,我只好用這咧饅頭壓佇(壓在)團仔頭殼頂受傷的所在止血。」

幾波衝突裡,南台路口的第一波,裝備陽春的憲兵隊,人數又明顯單薄,受傷應該比黨外群眾多;大同路口跟服務處前的第二波跟第三波,基本上雙方沒有什麼損傷。但是,這一波黨外受傷慘重,因為鎮暴隊的裝備、防護跟攻擊力,還是比較佔優勢。

擔心朱進團的傷勢,但四周都被憲警團團圍住,跟戴振耀一起的楊見草,當時任職南警部行政人員,冒險向封鎖線警察,出示南警部服務證,要求放行。服務證果然有效,戴振耀兄弟、黃財旺等,扶著受傷的朱進團,一起出了封鎖線,立刻前往大同醫院急救。

「病院出來了後,想說已經莫法度擱(沒辦法再)回去,所以阮攏坐計程車回橋仔頭,後來按怎結束,我就無佇(不在)現場啊。」耀伯說明沒有留到最後的原因。

戴振耀等人離開後,南警部指揮中心在催淚瓦斯和鎮暴隊伍,都沒有達到預期的威力之後,約10時40分開始密集發射催淚彈。催淚彈果然比催淚瓦斯厲害,黨外群眾受到突來的襲擊,被熏得爭相走避。

但催淚彈一旦停射,部份群眾紅著眼睛又再聚過來,丟酒瓶、石頭、火把,堅決的護著美麗島服務處前面。這時開始有人將點上火的火把,扔到鎮暴車底下,或者把製作火把剩下的汽油,灌進瓶子丟向鎮暴車。

美麗島宣傳車被催淚彈擊中,瓦斯到處亂噴,人群擠著往後退,陳菊、艾琳達、施明德被薰得眼晴睜不開,幾乎半盲狀態前往醫院。這時群眾減少很多,但仍然繼續跟鎮暴車對抗。

11點半,又發射第二波催淚彈,群眾再度被迫逃竄,因為眼睛痛苦而哀叫聲四起,附近居民熱心接出家裏的自來水,提供群眾沖洗眼晴。兩波的密集發射,滿地都是催淚彈的空罐,最後只剩3、4百位群眾堅決死守美麗島服務處前面。

雙方偃兵息鼓約半個多小時,鎮暴車在12點半時開始陸續離去。美麗島服務處前面的群眾,以及在圓環附近約2千多人的圍觀群眾,一直到凌晨2點才全部離去。只剩最後清理現場的憲警人員。

深夜,逐漸恢復寧靜的城市要道上,滿地的催淚彈空罐、石頭、木條、火把與鞋子,仿佛也精疲力盡,凌亂不堪的躺在寬敞的大馬路上昏睡。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