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農津貼破兆 學者籲選舉產物落日

·2 分鐘 (閱讀時間)
學者坦言,老農津貼曾多次在選舉前修法調整數額,後來更有立委在選舉前提議要比照GDP調整,「老農津貼就是選舉的產物」。圖為農委會農糧署舉辦「產銷履歷波蜜鮮摘果園芭樂綜合果汁上市成果發表」記者會。(本報資料照片)
學者坦言,老農津貼曾多次在選舉前修法調整數額,後來更有立委在選舉前提議要比照GDP調整,「老農津貼就是選舉的產物」。圖為農委會農糧署舉辦「產銷履歷波蜜鮮摘果園芭樂綜合果汁上市成果發表」記者會。(本報資料照片)

老農津貼1995年開辦至今已給付超過1兆,其實外界早有聲音呼籲應制訂老農福利暫行條例落日條款,但至今並未有任何修法,甚至還隨著消費者物價指數增長而調高給付金額至7550元,有學者就坦言,老農津貼曾多次在選舉前修法調整數額,後來更有立委在選舉前提議要比照GDP調整,「老農津貼就是選舉的產物」。

中研院院士早在2013年「農業政策與科技研究建議書」指出,國民年金法在2007年7月立法通過的版本中原本納入老農津貼落日條款,但在各方壓力下,隔年通過國民年金法部分條文修正案,將農保與國保脫勾,農民繼續加保農保。農、漁民如符合老農津貼請領資格,仍可繼續申領老農津貼,建議書也疾呼應制定老農福利暫行條例落日條款。

台灣大學農業經濟學系教授雷立芬坦言,如勞工要繳交勞保保費、公務員要繳公保、無工作民眾要參加國民年金等以領取未來的老年給付,保障老年退休生活經濟安全,但只有農民這個行業不用繳交保費,就可以領取老農津貼;她認為,如果農委會要照顧農民的話應著重於農民對維持社會穩定的貢獻,如對生態保護、糧食安全等給予補助,而不是因為「農民」身分就給予補貼,「農委會不應一邊想前進,但又做出自己都不認同的行為」。

年金改革委員會委員、台灣大學社工系教授傅從喜則說,不只應討論老農津貼落日,更應適時討論農保併入國民年金及與勞工保險整併的「大國民年金問題」;他也指出,由於農保費率長期偏低,因此若提高月投保薪資只會造成農保財務結構更惡化,若要調整費率則要考慮到農民的付費能力,因此仍要審慎評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