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新瓶 法國極右國族主義策略轉型之路

·7 分鐘 (閱讀時間)

(中央社記者曾婷瑄巴黎22日專電)法國極右領袖雷朋2度與馬克宏決戰總統大位,今年極右派得票率創新高,勢力再擴大。法國極右派歷史悠久,政經局勢動盪加上政黨策略轉型與選民結構因素,成功讓極右派吸收新血。

馬克宏與雷朋將於24日在總統大選第二輪投票一決高下。攤開法國總統大選首輪投票結果,法國分析家驚訝發現,今年三位政治光譜極右派候選人雷朋(Marine Le Pen)、澤穆爾(Eric Zemmour)與杜邦艾尼昂(Nicolas Dupont-Aignan)總得票率為32.28%,比2017年高出10個百分點,創下歷史新高。

法國向來奉行社會主義與階級、種族平等,講求資源重新分配和協助弱勢,但什麼樣的脈絡讓「極右」不再是令人「聞之色變」的代名詞,反而逐漸站穩腳步?為何國族主義影響力與得票率甚至再下一城?

● 滋養極右派的土壤

法國歷史學家維諾克(Michel Winock)曾說,法國極右派勢力就如同地下河流,偶爾出現但從未消失。作家巴雷斯(Maurice Barrès)和莫拉斯(Charles Maurras)在合著書中表示,只要出現社會與政治危機,極右翼就會再次匯聚,高舉民族主義並驅趕外來者,以「捍衛共和精神」。

法國30年代社會政治氛圍緊張,極右派趁機崛起,但不久便失勢。自第五共和成立以來,極左、左派、右派政黨都出現勢力消長,卻唯獨未見極右派,極右派在歷屆總統大選得票率也不超過5%。

直到1988年,極右派民族陣線(FN)創黨元老尚馬力.雷朋(Jean-Marie Le Pen)在社會不安定、移民湧入、石油危機發酵等背景下再次崛起,一舉在大選首輪投票奪下14.38%得票率,從此擁有政治話語權。

2000年起,歐洲大陸刮起極右風潮,尚馬力.雷朋更於2002年跌破眾人眼鏡在總統大選中與席哈克(Jacques Chirac)進入第二輪決戰。

媒體分析,造成這些持「歐洲懷疑論」並敵視移民的政黨崛起的主因為「不安定性」。康乃爾大學專門研究歐洲民粹主義的教授貝雷辛(Mabel Berezin)表示,每個國家歷史不同,「但激進右翼成功的背後,都有與移民潮、恐怖主義或經濟不穩定有關的不安全性,無論是真實或感覺的」。

換言之,幾乎只要發生移民、難民相關的社會案件或攻擊事件,法國就會再次爆發排外情緒,讓極右派坐收發展養分。

選前極右派社團「法蘭西運動」(Action française)參與者奧德(Aude)說:「我們和幾世代的祖先擁有相同的事物:我們宣示的歷史、血脈、領土、傳承的價值」。而其最終目標,則是回歸君主制。

法蘭西運動最初源於1894年猶太裔法籍軍官遭誤控叛國罪的德雷富斯事件(Affaire Dreyfus),其後便爆發以保皇、反猶為名的法蘭西運動,引發10多年社會改造。1906年德雷富斯終獲平反。

另外,近十多年來歐盟逐漸壯大,法國成為歐盟第二大經濟體,每年資助歐盟大筆經費。一旦法國經濟疲軟,歐盟與歐元區就會再次成為極右派的箭靶。

雷朋在政見中就表明若當選,將減少每年法國對歐盟的50億歐元貢獻,把錢用來補助法國企業與農民。

再加上歐盟法與國內法優先問題仍有爭議,例如歐盟法院就因波蘭拒絕裁撤法官懲戒機制而開罰天價,也讓力行「法國優先」的極右派累積不滿能量。

● 極右派轉型策略:去妖魔化

尚馬力.雷朋領導的極右派還殘有先前「新秩序」(Ordre Nouveau) 運動時的種族優越、威權等新法西斯色彩,顯得非常極端、激進且具歧視性。2011年 他的女兒雷朋接下黨魁大位後,便積極為政黨「去妖魔化」(dédiabolisation),重塑形象。

社會與時俱進,平權思想深植民心,雷朋因此把反猶太、種族歧視、歷史否定主義等爭議性言論視為禁忌。對於近年引發法國社會動盪的伊斯蘭,雷朋也非常小心地只鎖定「伊斯蘭基本教義主義」。

當然,並非每位政黨成員都認同雷朋,因此她還是會出現遭議論的發言。2015年,老雷朋就說納粹毒氣室只是一個「歷史小細節」,引發各界炮轟;雷朋本就與父親意見不合,這時更為了劃清界線,在委會員決議下強迫他退黨(但仍為榮譽主席)。

2017年,經歷多次恐怖攻擊後,雷朋在法國本土拿下28.4%得票率,創黨史新高,與馬克宏進入第二輪投票。2018年,雷朋繼續進行黨內改革,把國民陣線轉型為國民聯盟(RN),少了戰鬥意味,多了合作團結意象。

巴黎政治學院(Sciences Po)政治行為社會學專家梅爾(Nonna Mayer)分析,雷朋近年也積極轉向「社會主義」,打造社會國家路線,甚至發展出社會主義總統密特朗式的經濟政見,吸引部分隱性排外的左翼選民。

相對於傾菁英、資本的馬克宏,雷朋反而主打民生議題、幫中產和勞工喉舌。且為了顯得更親民,她還有各種與貓的合照,顯現「貓力」,深知選民(貓奴)心理,媒體牌打得漂亮。

極右派與右派的主要差異,在於雷朋反自由貿易與歐盟,認為開放市場導致法國產業外移、勞工失業,因此訴求在地經濟。然而2017年她的脫歐政策成為敗選主因之一,今年捲土重來,雷朋修正路線,表示不脫歐,但一切以法國優先。此舉也反映出雷朋在吸引選票上的策略演變。

● 連左派票倉也吸收?

光是靠移民議題無法累積支持度,經濟危機、精英政治等衝突及民眾不滿現況的情緒,更提供極右翼發展的肥沃土壤。

加上雷朋走民生社會主義,主打「減稅」、「加強社會福利」等政見,回應自黃背心運動以來的訴求,導致極左與極右在一些主張上逐漸靠攏。

極右派愛國黨(Les Patriotes)主席菲里波(Florian Philippot)是反馬克宏疫苗通行證大將,在他號召的10多次巴黎集會中,就不乏極左派大票倉的黃背心運動人士,極左與極右的部分「匯流」也是值得注意的現象。

因此,根據法國民調,原本投激進左翼梅蘭雄(Jean-Luc Mélenchon)的選民中,有2至3成者表示在第二輪投票中寧願票投雷朋,也不願讓他們極度厭惡的馬克宏連任。

更令人意外的是,根據LGBT(同性戀、雙性戀及跨性別者)雜誌Têtu 4月初公布的民調,LGBT選民中,竟有16%準備票投雷朋,而極右3人組在LGBT的總支持度也是高達30%,史無前例。

RN政黨內一直都有公開出櫃的政治人物,包括菲里波。社會學家勒柯爾(Maëlle Le Corre)表示,社會逐漸開放,恐同難獲支持。雷朋秉持「機會主義」,尋找友善女性主義與同性戀的新政治路線。加上雷朋藉自己性別,高舉女性主義,使自己「政治正確」,以吸引思想開明、都市、高學歷者選票。

西方性平開放價值恰巧支援雷朋反對激進伊斯蘭教義中男女不平等、恐同的論述,更讓雷朋反移民文化的主張變得理所當然。

美國性別社會學學者普爾(Jasbir K. Puar)就提出了結合同性戀與國族主義的「同性國族主義」(homonationalisme)概念-恐同不行,排外可以。不過,跨性別是被排除在雷朋論述之外的。

另外,在性別平權正常化的法國,部分LGBT族群已不把爭取權益視為最重要的戰場,反而關注更貼近生活的薪資、公衛等議題,這也是極右派能搶攻左翼票倉的原因之一。

卸下溫和形象,雷朋政策不改極端國族主義本質,政見內容仍是法國人優先、差別待遇、反移民等。曾訪台的法籍歐洲議員格魯克斯曼(Raphaël Glucksmann)就在推特上整理過去幾年國民聯盟在國會的表現,指其言行不一。

他寫道,「言論背後,要看行動和投票。我們知道他們做了什麼,也知道國民聯盟是什麼。雷朋可以跟全世界的貓合照,但什麼也不會改變。面對極右派,別說『兩個一樣爛』」。

24日法國大選決戰即將登場,極右派雷朋是否能在極右鐵票之外吸引左翼反馬克宏選民,將會是勝敗關鍵;而極右勢力在法國是否能持續「去妖魔化」地發展,也值得觀察。(編輯:周永捷)1110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