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索菲亞「清真寺」回歸!上千信眾湧入首場禮拜 「白布遮掩」基督教人像畫

王穎芝
·5 分鐘 (閱讀時間)

土耳其聖索菲亞正式從博物館轉變回清真寺,寺方在24日舉行第一場周五禮拜,總統艾爾多安率領一行官員參拜,還有上千名高興的穆斯林群眾擠入大廳,但仍有東正教徒在場外高舉「拒絕土耳其帝國主義」標語,希臘政府也將土耳其政府此舉形容為「衰弱的證據」。

「所有信仰的人都能踏入」

歷經爭議多時,聖索菲亞(Hagia Sophia/Aya)終於正式從博物館變回清真寺,土耳其當局24日舉行第一場周五禮拜(又稱主麻),總統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頭戴白色小帽坐在最前方,身後是一排西裝筆挺、戴著口罩的官員,他們跪在剛剛鋪好沒多久的藍色地毯上,神情肅穆地見證這場睽違86年的「盛大回歸」。

艾爾多安在其個人網站上表示,聖索菲亞清真寺仍會永遠服務所有信眾,也將繼續開放讓「所有信仰的人都能造訪」。

2020年7月24日,土耳其伊斯坦堡的聖索菲亞(Hagia Sophia)正式從博物館轉型為清真寺(AP)
2020年7月24日,土耳其伊斯坦堡的聖索菲亞(Hagia Sophia)正式從博物館轉型為清真寺(AP)

2020年7月24日,土耳其伊斯坦堡的聖索菲亞(Hagia Sophia)正式從博物館轉型為清真寺(AP)

土耳其伊斯坦堡的聖索菲亞(Hagia Sophia)正式從博物館轉型為清真寺,調皮的小男孩正跳進禮拜區域。(AP)
土耳其伊斯坦堡的聖索菲亞(Hagia Sophia)正式從博物館轉型為清真寺,調皮的小男孩正跳進禮拜區域。(AP)

土耳其伊斯坦堡的聖索菲亞(Hagia Sophia)正式從博物館轉型為清真寺,調皮的小男孩正跳進禮拜區域。(AP)

聖索菲亞清真寺的前身是座由拜占庭帝國(Byzantine)興建的大教堂,擁有1500餘年歷史,曾是東正教世界最重要的教堂之一,也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列名的世界遺產。1453年被鄂圖曼土耳其帝國攻陷後,蘇丹穆罕默德二世(Fatih Sultan Mehmet II)將大教堂改建為清真寺。直到1934年代土耳其共和國成立,國父凱末爾(Mustafa Kemal Ataturk)追求政教分離,又下令將這座古老建築改為博物館,成為土耳其最負盛名的觀光景點。

白布遮蓋珍貴人像畫

2020年7月10日,土耳其最高行政法院宣布將聖索菲亞從博物館改回清真寺,雖然遊客一樣可以進入(甚至不用付門票費用),但聖索菲亞多年來象徵著伊斯蘭教與基督教和平共處,如今意涵已然改變,也引發東正教徒不滿與擔憂,反對聲浪又以東正教徒占9成以上的希臘國民最為強烈。

此外,1453年改為清真寺之後,聖索菲亞除了建築有所增損,室內珍貴的鑲嵌畫(mosaics)也被移除或抹上石膏,以符合《古蘭經》(Quran)禁止崇拜人像的教義,直到凱末爾時代才重見天日。如今再度改為清真寺,千年藝術珍品的去留也成為外界最關注的重點。從24日照片來看,寺方僅以白色布幔遮起圓頂與牆壁上的人像畫,並未加以大幅破壞。

2020年7月24日,土耳其伊斯坦堡的聖索菲亞(Hagia Sophia)正式從博物館轉型為清真寺,寺方以白布住穹頂的鑲嵌畫(AP)
2020年7月24日,土耳其伊斯坦堡的聖索菲亞(Hagia Sophia)正式從博物館轉型為清真寺,寺方以白布住穹頂的鑲嵌畫(AP)

2020年7月24日,土耳其伊斯坦堡的聖索菲亞(Hagia Sophia)正式從博物館轉型為清真寺,寺方以白布住穹頂的鑲嵌畫(AP)

穆斯林、正教徒兩樣情

周五禮拜時,擠得滿滿的穆斯林信眾依然安靜自律,寺外的草皮與空地也聚集不少民眾,有些人跟著禮拜,其他人興味盎然地觀看禮拜直播。大批媒體與SNG連線車也到場採訪,參與這場難得盛會。附近不少商店也跟著禮拜時間而休息,不少商店主都表示,希望這項改變能吸引更多遊客造訪並帶來商機。

除了支持者之外,現場也出現150餘名東正教徒,舉著希臘國旗和基督教聖人像,一臉悲憤地抗議土國政府的決定。《歐洲新聞》(Euronews)報導,憤怒的抗議者高舉標語,上面寫著「拒絕新鄂圖曼帝國主義」、「君士坦丁堡再度淪陷在土耳其人手中」等等。

土耳其伊斯坦堡的聖索菲亞(Hagia Sophia)正式從博物館轉型為清真寺,圖為寺外抗議的希臘正教信徒。(AP)
土耳其伊斯坦堡的聖索菲亞(Hagia Sophia)正式從博物館轉型為清真寺,圖為寺外抗議的希臘正教信徒。(AP)

土耳其伊斯坦堡的聖索菲亞(Hagia Sophia)正式從博物館轉型為清真寺,圖為寺外抗議的希臘正教信徒。(AP)

7月24日,正好是希臘慶祝從軍政府回歸民主的46周年紀念日,總理米佐塔基斯(Kyriakos Mitsotakis)在演講中向數百萬希臘正教徒「傳達憂傷的訊息」,他批評土耳其政府此舉並非「力量的展現」,而是「虛弱的證據」。希臘政府發言人佩查斯(Stelios Petsas)接受電視台採訪時也說,土耳其的決定將在土耳其與基督教世界之間「劃出難以銜接的鴻溝」。

天主教教宗方濟各(Poe Francis)月初亦表示,聽聞聖索菲亞的消息「讓他非常難過」。

艾爾多安的新蘇丹與大土耳其美夢

不過土耳其舉國似乎一致認為,聖索菲亞的地位轉換純粹只是「內政」,就連反政府黨派都認為,評論此事的外國政府或學者不該涉入此案。今年5月,艾爾多安還公開在電視上批評希臘:「是你們在統治土耳其嗎?」

早在十多年前,土耳其社會不乏宗教人士呼籲將聖索菲亞改回清真寺,艾爾多安當時鮮少支持,但近年逐漸獨攬大權、成為任期更長的「超級總統」後,他也與伊斯蘭主義者愈走愈近,毫不掩飾將土耳其重新伊斯蘭化的想法,更處處顯露渴望成為「新蘇丹」與征服者的美夢。

2020年7月24日,土耳其伊斯坦堡的聖索菲亞(Hagia Sophia)正式從博物館轉型為清真寺,信徒披上土耳其國旗耀武揚威(AP)
2020年7月24日,土耳其伊斯坦堡的聖索菲亞(Hagia Sophia)正式從博物館轉型為清真寺,信徒披上土耳其國旗耀武揚威(AP)

2020年7月24日,土耳其伊斯坦堡的聖索菲亞(Hagia Sophia)正式從博物館轉型為清真寺,信徒披上土耳其國旗耀武揚威(AP)

不少分析家指出,這位「新蘇丹」恐怕是外強中乾,今年武漢肺炎疫情強襲土耳其,原本就疲弱的經濟篤定衰退;執政的正義發展黨(AKP)在去年的地方選舉中百般舞弊,結果還是輸掉伊斯坦堡市長,民心向背可見一般。

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NPR)也報導,多位受訪的土耳其民眾都提到1453年征服拜占庭帝國的穆罕默德二世,他因為佔領君士坦丁堡(並改名為伊斯坦堡)而被冠上「征服者」(Fatih Sultan Mehmed)稱號,顯然回憶起土耳其替國時代的榮光。BBC報導,一位當地婦女甚至說:「我們從孩童時代就一直等待著這一刻。」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閻紀宇觀天下:從大教堂、清真寺、博物館再到清真寺,紅顏薄命的「聖索菲亞」
相關報導》 「那不是土耳其的私產,而是全世界的遺產」!聖索菲亞博物館變回清真寺 基督徒與史學家擔憂千年馬賽克壁畫去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