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文學獎出爐 張貴興以歷史服人

·2 分鐘 (閱讀時間)

呂翔禾

張貴興(中)與作家楊澤、駱以軍(左起)談到《野豬渡河》的創作理念與心路過程。(Photo by 呂翔禾/台灣醒報)
張貴興(中)與作家楊澤、駱以軍(左起)談到《野豬渡河》的創作理念與心路過程。(Photo by 呂翔禾/台灣醒報)

【台灣醒報記者呂翔禾台北報導】「張貴興的《野豬渡河》充滿著真實的歷史,卻又以魔幻的手法呈現,非常精采!」聯合報文學大獎13日將大獎頒給過去以《群象》、《猴杯》聞名的張貴興。評審向陽說,張貴興的作品具有歷史感、卻又以非常魔幻、寫實的手法寫出過去被遮掩的歷史,雖然真實到會讓讀者有點害怕,「但又能從書中反思歷史。」

書寫被遺忘的歷史

「這17年來都忙於教書,所以沒時間寫作,非常抱歉。」張貴興笑說,從教師職位退休後,才能心平氣和的寫作。這17年來雖然沒有都在想怎麼寫《野豬渡河》,不過也透過每天寫日記,對生活做紀錄。後來他看到許多日本作家對二戰歷史的揭露,讓他決定要將這段被遮掩的歷史寫出來。

張貴興也感嘆,父親雖然平常沉默寡言,但卻跟他們講了很多他家鄉(馬來西亞砂拉越)在二戰發生的故事,包括英國軍隊拆除日軍、聯軍未爆彈,當地婦女被日軍抓去當軍妓、澳洲軍人在砂拉越行軍的回憶等,都變成他在《野豬渡河》中很重要的寫作素材。

魔幻與寫實兼具

「張貴興的作品非常的寫實,卻又充滿了魔幻!」作家向陽說,張貴興19歲就離開砂拉越,但是他的作品卻充滿了寫實感,感覺像親身經歷過的樣子,代表他的歷史感非常好。向陽也說,張貴興的作品還帶到當地的民俗文化,但卻又以非常魔幻手法呈現,讓閱讀更有深度。

評審團之一的作家駱以軍說,張貴興寫的《群象》與《猴杯》,是他讀過最好的作品,也體現當初台灣文壇長篇小說的創作力,而且他沉寂17年寫出的這本書,將雨林的不同面向以非常多元、多稜角的寫法寫出,「華文作家很少能像張貴興一樣,可以描寫銀河的浩瀚,卻又對單一星座的描述鉅細靡遺。」

逢甲大學中文系教授張瑞芬笑說,張貴興的小說雖然真實到許多人看得當下可能不敢看,「像貞子女鬼一樣跑出書本」,可是讀者還是會被內容忍不住繼續讀下去,她讀完之後也覺得自己的寫作會進步。而且《野豬渡河》可以說服香港的紅樓夢獎、台灣文學館的文學獎等不同評審而獲獎,非常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