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援吳叡人!台灣獨立建國聯盟:一身之獨立、一國之獨立 歡迎北京控訴我們煽動獨立

·5 分鐘 (閱讀時間)
中研院學者吳叡人。   圖:維基百科
中研院學者吳叡人。 圖:維基百科

[新頭殼newtalk] 台灣學者吳叡人在台灣《報導者》撰述《致一場未完成的革命》評論文章,2021年獲得香港記協、香港外國記者協會(FCC)、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已撤出香港)所舉辦的第25屆人權新聞獎「評論」類優異獎。卻被北京在香港的喉舌媒體《大公報》批為《獨心叵測 / 記協無視法紀 煽「獨」撐暴》,並藉所謂退休法官和法學專家之口,指控《致一場未完成的革命》,內容「涉及鼓吹港獨」、「涉嫌顛覆政體」,最高可以處10年以上有期徒刑云云,並呼籲盡快將相關人等繩之以法。台灣獨立建國聯盟今(14日)發表聲明稱「一身之獨立、一國之獨立」聲援吳叡人,嗆聲「歡迎北京控訴我們煽動獨立」。

台灣獨立建國聯盟表示,《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簡稱《港區國安法》)是一種打壓異己、壓制言論自由、迫害人權的法律,是中國用來迫害香港人民的極權政治工具,中國在港的喉舌媒體以此壓迫台灣學者,為的是恫嚇支持香港民主運動的所有人。

2004年,維吾爾作家努爾莫哈提.亞辛(Nurmuhemmet Yasin)發表了一篇寓言故事《野鴿子》,講述一隻藍色鴿子寧可吃下毒草莓自殺,也不願被囚禁。亞辛因此被中國指控「發佈一個煽動分離主義的故事」而關押,至今生死不明。沒有任何證據證明亞辛涉入顛覆國家或推翻政府,他之所以「獲罪」,從來不是因為他的所做所為,而是因為他被認定為分離主義者,因此成為極權體制的「客觀敵人」。

台灣獨立建國聯盟認為,吳叡人之所以被點名「獲罪」,從來都是因為製造「客觀敵人」是極權體制一貫的把戲;吳叡人之所以被中國劍指,是因為沒有任何一個被中國強迫「結對認親」的人可以僥倖。

每一個曾經聲援過香港的人、每一個從事中國與香港研究的學者、每一則社群媒體上的相關言論,所有不想做「中國夢」的人,所有真誠坦蕩活著的人,都是下一個被羅織罪名、進行追捕並「送中」的對象。

從野草莓、反媒體壟斷到太陽花運動,從聲援圖博、維吾爾、到香港,從沖繩到馬來西亞,都可以看到吳叡人為自由民主奔走的身影。吳叡人的行動啟發了港台的反送中世代,喚醒了受殖人民高貴的靈魂血氣,他們意識到妥協與退讓,不可能換來極權的鬆手;他們意識到除了苟活還有另一種可能,弱勢的帝國邊緣賤民還有擠身世界精神舞台,免於帝國屠戮的另一種可能,既是一身之獨立,也是一國之獨立。

中國對達賴的仇視,中國對吳叡人的恫嚇,都出於極權體制的畏懼,畏懼賤民一身之獨立,畏懼思想理念的抗衡。

中國以為亮出「送中」的懸頂之劍,就可以讓全世界所有熱愛自由,心懷理念的人恐懼。

但是,所有人都很清楚,當極權的體制只能透過黨衛軍爪牙的恫嚇,動手「送中」來維持帝國治理的臉面時,中國的體制早就已經沒有任何法理的正當性,只能靠「中國夢」的夢囈壯膽。

台灣獨立建國聯盟用捷克異議劇作家哈維爾的話回敬中國:如果極權的體制想讓我們恐懼、彼此懷疑、相互不信任,我們會繼續「活得磊落真誠」(living in truth)。因為,正在恐懼的是中國,正在因為吳叡人而瑟瑟發抖的是龜縮在中南海的小丑。

他們正因為亞辛們、達賴們、吳叡人們、沒有權勢者團結起來的力量而恐懼。

台灣獨立建國聯盟指出,「我們不會輕忽中國的恫嚇。我們很清楚中國對海外華人的恫嚇施壓、情感勒索甚至是蠻力綁架,我們在台灣也看到中國在台外圍組織對港人庇護餐廳,對銅鑼灣書店的惡行。我們呼籲台灣政府,以更積極的行動,支持吳叡人,支持所有被中國恫嚇的人;更應該著手佈建對於運動者與學界人士海外人身安全的防護網絡,避免下一個李明哲」。

中國意圖恫嚇堅定抗暴之人,意圖孤立對理念堅持不撓之人,所有心懷光明與良知的台灣人都不會讓中國如願。台灣獨立建國聯盟始終力挺所有受壓迫的民族,今天,台灣獨立建國聯盟也將一往無前,與香港記協、與香港人民、與亞辛們、與達賴們、與吳叡人們站起一起。

台灣獨立建國聯盟聲援吳叡人,因為我們不會以「煽動獨立」的「罪名」而懷有負罪感;所有台灣獨立建國聯盟的盟員,都相信「一身之獨立、一國之獨立」。

台灣獨立建國聯盟歡迎北京控訴我們煽動獨立,因為受壓迫的人不會在帝國揮舞著暴力的爪牙而恐懼;而真正在瑟瑟發抖的,正是壓迫人民的中國政權 ─ 一群懦弱、殘暴、貪婪、虛假的侏儒。

更多新頭殼報導
民進黨議員初選硝煙起 蔡旺詮批市府機要為選舉以權謀私
國史館走向數位化 台灣重大歷史事件可以「動畫」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