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人系列/常富寧的台上台下 經歷酸甜苦辣鹹-常公三部曲#3

許德霖
·15 分鐘 (閱讀時間)
體育主播常富寧到台南棒球場播球。(常富寧提供)
體育主播常富寧到台南棒球場播球。(常富寧提供)

採訪/李艾純、李升愷、許德霖,文/許德霖

「Hasta La Vista, Baby!」,過去20餘年,曾收看美國職棒大聯盟轉播的你,一定非常熟悉這句話,這是常富寧主播的home run call。

職人系列常公三部曲最終回,帶您看看Yahoo好球帶主持人常富寧先生在主播台上、台下經歷過的酸、甜、苦、辣、鹹。

不安,襲來

「我說,我會跟朋友講說,(暫別主播台這段空檔)是25年以來第1次自己安排自己的時間。」常大哥自服務於國泰航空公司開始,就是照班表上班,人家排什麼時候上班?就什麼時候上班,「一直到FOX結束之前,我都覺得我的時間好像是掌握在別人手裡,不是在自己手裡,沒有辦法自己隨心所欲安排,今天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可是25年來第1次有這樣的機會的時候,心情很不安、很惶恐,因為還要照顧父母,突然之間好好的工作沒了,心裡面覺得滿不安的。」

FOX劃下句點後,常大哥在心情上慢慢做調整,「在公司還沒有完全結束之前,有些同事已經到了其他地方,繼續他們的工作生涯,不管男生、女生。我一開始總會想說,為什麼別人都有工作可以做?而我好像還沒,但不是完全沒有啦,只是可能大家走的方向不太一樣。」

這段時間常大哥也規劃了小環島之旅,「我自己是覺得有一點...有一點幫助,在那幾天我比較專注地在環島這件事情上面,是前秘書長(中華職業棒球大聯盟前任秘書長馮勝賢),跟他兒子2個人之間算是18歲的禮物,我是個陪客,也像是個不速之客,跟他們在一起覺得滿開心的。」

「晚上到了目的地以後,會聊一些不管是今天騎乘過程,或是一些心裡面的想法,我覺得對我有一點幫助是因為,秘書長一直勸我說,『他覺得沉澱一下,也許不是個壞事。』」

「說真的,從打工,然後到離開學校,到2020年12月31日為止,我還從來沒有斷過這麼久沒工作,所以真的真的有點不太習慣,但是秘書長在旅途當中就是跟我聊一些事情,我自己也覺得稍微可以放得開了一點,那也很清楚知道說,環島過後的2月份會因為過年,在已經既定排好的工作之外,不太會有什麼新的工作會突然之間跑出來,所以心裡面,對2月已經應該說是做了比較好的心理準備。」

閱讀,成為一份寄託

「我在這段時間(暫離主播台的這段時間)當中確實是看比較多的書,覺得自己從頭到尾寫...完整寫1本書之後,我真的覺得我中文很差,應該要再努力一下。」常大哥分享這段暫時較為悠閒的時光。

「哲學,我覺得我沒那慧根,文學的話會嘗試,看比較多的,一是傳記,再來是有關心理方面的書。」,常大哥提到會閱讀傳記是因為想知道別人在碰到事情上,想法是什麼?經歷的過程是什麼?是什麼樣的原因?導致後面的結果,「尤其自己寫書以後。」

「心理上的書,則是比較想要自己療癒一下自己,再來可能會看一些,一點跟藝術相關的書,一點點...這部分我覺得是最少。」

「我覺得有時候我會比較咬文嚼字一點,因為(這段日子)終於比較有時間、沒有什麼事可以做,就聽別人轉播,回想自己的轉播,不管是跟曾公(曾文誠),或者是跟其他球評搭配,有時候好像會比較在意...一些很雞毛蒜皮的東西。」

體育主播常富寧(圖右)。(常富寧提供)
體育主播常富寧(圖右)。(常富寧提供)

注意細節

「這事我很少告訴別人,剛到新加坡時,覺得聽新加坡人講中文、講英文,他們有所謂的Singlish(新加坡式英文),然後他們的中文講的也...以我的標準來看,覺得普普通通,但新加坡人有個好處,就是什麼文、什麼語言都會講一點,像廣東話講一點、馬來西亞話講一點、中文講一點、英文講一點,我那時候到新加坡的時候,過了一段時間。我就告訴我自己說,絕對不能夠跟他們一樣,那是我告訴我自己的很重要的一件事情。」

「如果跟他們一樣,我可能不知不覺在轉播當中就講了出來,我不曉得,聽我轉播的到底有多少人?有多少是可能剛剛開始...上國中、上小學、高中學生,也許他們會有樣學樣,那我可能就在不知不覺當中把一些不是很標準的國語,經由我的轉播傳播給大家,然後可能會有些人受到影響,我可能想太多了,但是那時候...那時候我確實是這麼想。」

常大哥坦言要完全不受影響,是真的很難做到,但常大哥會常常告訴自己,平常日常生活跟新加坡的同事在一起時,大家講話可以按照那個方式,按照他們習慣的方式,「因為畢竟對他們來講我是個外人,可是耳機戴起來的時候,就要回到自己的轉播方式裡面,不能夠再用平常講話那樣的方式在轉播,必須要做切換。」

「以前ESPN時期,就有很多不同國籍的同事一起工作,大部分是英文溝通為主,如果你碰到的導播是澳洲、英國,他們就不太會有這些問題,但若是馬來西亞、新加坡人,他們當然就是用平常最習慣的方式,因為他最不用想,出來就是他平常習慣講話的方式。」

自由切換說話的方式,常大哥覺得要常常練習,「提醒自己、相信自己說,我要開始工作、開始轉播,我要好好地注意我的遣詞、用字。」

「我有時候會去注意一些,就是聽起來很龜毛的事情,確實我覺得自己會比較咬文嚼字一點。」

「但嚴謹...我不敢講自己很嚴謹,因為我確實有些地方對自己還滿寬容,可是有些地方,我覺得我好像...就是很龜毛,尤其是工作上滿龜毛的!」

常公指出剛開始播大聯盟的時候,觀眾會覺得主播是聽現場主播講什麼、英文主播講什麼就翻譯什麼,「我就覺得...不是耶!我今天講很多東西都是做功課做來的,所以後來就想要怎麼樣告訴觀眾,這個不是我聽來的,於是我就講,譬如說我說現場主播說道,打者因為前面的打席觸身球,造成腳踝不適,那現場主播講了,我就會講剛剛現場主播說打者是因為觸身球造成影響等等...這樣子我就可以很清楚告訴大家,這個是現場主播講的,其他我沒講是現場主播講的,那就是我自己講的。」

Hasta La Vista,誕生

「我要講那個『Hasta La Vista』的那一天,早上6時30分就跟曾公說,『今天如果有人打全壘打的話,會講1句全壘打口號,你不要被嚇到』,那天真的有人打全壘打,我忘記是誰了,但真的有人打全壘打!」

「為什麼會選這1句?是我聽了很多國外的主播,他們在播棒球比賽的時候,只要全壘打出現,每個人大概都有一個自己的說法,聽著聽著我就想,嗯,我應該也要來1個,但是什麼呢?好像可以講的英文都已經被國外主播講完了,那我想要不一樣的,我就是想不出來,我真的是靈機一動想到魔鬼終結者裡面第2集,那個演員小帥哥跟阿諾(Arnold Schwarzenegger)講的話,我還趕快去把它找出來,學他講這句話,在家裡面不知道練多少次?真的練很久,我一直在幻想就是說,打出去的時候這句會不會太長?或太短?會不會怎麼樣?想了很久,後來想想,算了用用看就知道,所以當我下定決心,要用的時候就跟曾公講。」

「後來知道大家在討論,是在喊什麼東西啊?不管他是每日一問、1個星期一問、1個月一問也好,到現在可能還有人在問,我那時候就1個想法,我就繼續用吧!」,常大哥說反正就先用1季再看,後來發覺大家也沒那麼排斥,用起來也滿順,於是就這樣一直使用。

鄉親啊!J系基支紅不讓啦

轉播中職的時候,常大哥想依樣畫葫蘆,也想了1個中職的口號,「讓大家在不同的節目裡面,看到不同的我,比如說好球帶、轉播MLB或中職,我覺得是有點區別的。」

「我很努力地想要把區別去做出來,因為可能...在心裡面我比較希望說,其實1個體育主播,他還是可以有滿多元、滿多不同面向的表現,也許這個面向這些觀眾喜歡、那個面向那些觀眾喜歡,我覺得都可以,因為我不太可能讓所有人都喜歡我,但是我努力地想把不同面向給呈現出來。」

「中職口號的發想,快多了,可能因為有了大聯盟口號的經驗,覺得只要tempo是可以的,就好了,就比較沒有再瞻前顧後想很多,最主要是要把它唸順。」

常大哥繼續說道,涉獵體育之外的範圍,對口號發想是有幫助,「但可能更偏靈機一動、靈光乍現!我覺得就是這樣,突然覺得很合適,就好像你在寫作,有些時候一點靈感都沒有,有的時候會覺得很有想法,很想寫很多東西,想寫很多東西的時候,突然之間會跳出一句什麼話來,哇!你會覺得用在這邊很合適,你必須要趕快把它寫下來因為可能等下就忘記了,我常常有這種經驗,我覺得靈光乍現是用來形容這個最好的方式。」

「大概播了5年,我才想出了全壘打口號,結果沒想到一跟跟了我這麼久,我覺得可能做主持人這件事情,都會有一些『什麼』是跟你息息相關的,不管是全壘打口號,或像是『歡迎收聽夜光家族』,很雋永的,或是讓大家難忘的,永遠跟你緊緊相連,可能覺得身為主持人都需要一點這個。」

那些印象深刻的賽事

被問及在轉播賽事時期,有沒有印象深刻的賽事?常大哥很認真地思考了一會兒,說出了幾個經典賽事。

「真的要仔細回想起來,除了像2004年的美聯冠軍系列賽、2003年的美聯冠軍系列賽第七戰,還有1年在美職最後1天例行賽,有4場比賽都很重要,光芒Evan Longoria再見全壘打,然後幾乎同一時間,紅襪對金鶯之戰,左外野手Carl Crawford滑接沒接到,結果紅襪沒辦法打季後賽,然後洋基跟光芒打季後賽。」

「就是在打到球季的最後1天,大家都很膠著的戰況,然後美聯這邊正好都是東區,令人印象深刻,是2011年。」

常大哥緊接著說還有2003年的第七戰,「就是現在洋基總教練Aaron Boone打Tim Wakefield再見全壘打,因為那一年感覺紅襪隊是兵強馬壯,Pedro Martinez那年有一個數據很有趣,100球之後他的威力會下降,那時紅襪總教練,Grady Little吧...就在第7局硬是不換,已經超過100球了,就是不換就被打安打了,紅襪那場是由紅轉黑,本來領先後來被洋基追平,然後就被Boone打再見全壘打。」

洋基與紅襪在常大哥的心中簡直是好戲不斷!「隔年沒想到這2支球隊又再度碰頭,前3場紅襪全輸,那時我想說紅襪真的也是命滿苦的,碰洋基就搞這種事情,結果你看神來一盜(Dave Roberts"The Steal”),還沒有轉播到盜壘的時候,想說『哇洋基、紅襪去年冠軍賽要拚到再見全壘打,今年打紅襪卻是跟打小孩一樣?』然後自從那次盜壘,Bill Mueller安打,然後老爹(David Ortiz)再見全壘打,紅襪連贏4場,這些都很難忘。」

憶起轉播的時間長度,常大哥指出跟曾公的搭配應該是在15、16局之間,中職的部分常大哥說道:「跟東哥好像是,我們在斗六棒球場播統一獅跟Lamigo桃猿,9局最長時間5小時多(註,2017年8月19日G177,Lamigo桃猿vs統一7-ELEVEn獅,正規9局未中斷,本場比賽5小時03分),坎坷啊...為什麼這場比賽印象很深刻?除了打得久之外,斗六棒球場的轉播室真的...很小、很窄,坐在那邊不好移動,然後會腰酸背痛,坐4、5局就腰酸背痛,那天還打特別久。」

體育主播常富寧完成與統一7-ELEVEn獅球迷的約定,染了一頭橘髮。(常富寧提供)
體育主播常富寧完成與統一7-ELEVEn獅球迷的約定,染了一頭橘髮。(常富寧提供)

轉播總有新鮮事

「染橘髮完全是跟統一7-ELEVEn獅球迷之間的約定!」

常大哥說在某1場比賽轉播結束之後,東哥也在旁邊,好像是獅隊球迷提議,「『如果統一獅打進冠軍賽,常哥要不要染個橘髮?或是怎樣來幫統一加油?』那時候我覺得,這麼做可能就是,十之八九會被定位成統一獅的主播這樣子,雖然之前也播過Lamigo,但覺得也沒關係,當時公司也只剩這麼1支球隊轉播,又是件蠻有趣的事情,可能沒有其他主播曾經這樣做,加上其實我比較叛逆一點,想說那就沒關係,我就想試試看,我還跟東哥聊起這件事情,然後在節目要結束的時候,我們2個人在螢幕上準備跟大家說再見的時候,我說我要染橘髮,東哥你要一起嗎?東哥說我有橘色原子筆啊。」

該年度統一7-ELEVEn獅成功闖進台灣大賽,常大哥也依照約定染了橘髮,常大哥還特別稱讚了髮型師,「髮型師人很好,特地調了1個很接近統一獅隊色的橘色,很謝謝他。」

常大哥染髮時還開啟直播,隔天早上則是最不習慣的時刻,常大哥透露自己看到鏡子時驚呼,「哇!橘色!後來不管到哪裡?人家常常都是一眼可以看到我,因為全場就我頭髮是橘色的,像是在慢跑、在車站都是這樣,但這真的完全是統一7-ELEVEn獅球迷的約定。」

「我覺得要不就不要答應,答應了就這樣做,何況也只是染頭髮而已沒什麼,雖然我媽看了也滿昏倒的,但是我自從染橘髮之後,一直到現在,我頭髮還沒有完全回復到黑色過,新長出來的是,但是我就是隔一段時間去染一下,可是我最近跟我髮型師講說我不想再染了,想恢復黑色,(橘髮)已經很久了耶,2018年末到現在2年多了耶。」

台南球場富含特色的外野烤肉席也讓常大哥記憶深刻,「當時是要到現場去播球的,坐在外野播球是18年快結束之前吧,坐外野真的很『痛苦』,那烤肉實在太香了!」

說到吃的,常大哥也分享在轉播時一些有關吃的「眉角」,「我都會準備一些吃的,如果跟喇叭(球評潘忠韋)搭配,我就會帶很多吃的,因為喇叭說,我們每天來上班就是看他能打多久?所以都要準備好,不管他打多久。」

被問到短褲事件,常大哥則笑了出來:「我是我們公司第1個被抓到的啊!不是公司抓我,是被網友抓到了!」由於當時棚比較小,主播台跟著小,「然後右腳出來一點點就被拍到了,然後被截圖,那件事我還記得。」

職人系列/巧合一而再,再而三 常富寧搖身一變成主播-常公三部曲#1

職人系列/常公經驗談 做主播也需要「春訓」、只睡4小時也很自然-常公三部曲#2

更多Yahoo好球帶:http://bit.ly/ysportstwkzone

Yahoo奇摩MLB專區:https://bit.ly/ysportstwmlb

◤母親節買雙好跑鞋~讓媽媽健康一下◢

👉NIKE聯合品牌鞋款5折起,結帳再85折

👉New Balance 初春購物慶,全館5折起

👉NBA 換季下殺 7折起

👉SKECHERS 全館88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