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司審判 淪為被偷拍者 不因法官職業 遭遇就減少!女法官淚的告白 開1次庭就看醫生

·3 分鐘 (閱讀時間)
桃園地院。(本報資料照片)
桃園地院。(本報資料照片)
桃園地院法官蔡政佑(見圖)涉嫌偷拍曾姓女法官與他人的LINE對話,一審被依妨害祕密罪判刑5個月後,提出上訴,台灣高等法院23日開庭辯論,他表示願意致歉。(陳君瑋攝)
桃園地院法官蔡政佑(見圖)涉嫌偷拍曾姓女法官與他人的LINE對話,一審被依妨害祕密罪判刑5個月後,提出上訴,台灣高等法院23日開庭辯論,他表示願意致歉。(陳君瑋攝)

擔任法官工作職司審判的曾女,從來沒想過自己會淪為被偷拍的女主角,個人隱私對話全部遭揭露,令人身心受創,最後選擇鼓起勇氣,在法庭上講出「淚的告白」,也希望找出這起司法醜聞真相。

提示犯罪證據 全身驚恐顫抖

曾姓女法官昨天坐在高院法庭上的被害人席位,她的前方坐的是合議庭審判長張江澤及受命法官郭惠玲、陪席法官章曉文。她在法庭上的角色從審判者轉成提告的受害人,內心相當衝擊,當審判長提示犯罪證據時,她的全身驚恐顫抖,回憶遭男法官蔡政佑偷拍的過程更讓她錐心之痛。

曾女說,從她知道自己成為被害人的那一秒開始,「平靜」這兩個字已經不曾出現在她的生活裏。她是法官,但外界所能想像被害人會遭遇的對待,並沒有因為她的職業而有一絲一毫減少。

她成為被害人,需要被司法保護的時候,卻只能在被人持續監視的環境下,強忍憤怒和恐懼自力救濟,自己去面對下一波無情的侵害。檢方搜索後,蔡的太太輾轉告訴她:「手上還有照片,如果不能和解撤告,他們也不排除對媒體說明,到時候照片只會讓更多人看到。」

司法巨塔封閉 監視之下自救

曾女指出,桃園地院也開始傳出,桃院的行政高層沒有不幫忙她,是她執意提告才會讓大家玉石俱焚、讓司法蒙羞,還有她性格剛烈且說話不老實、私生活不檢點。

隨著各種傳聞的展開,曾女說她無力一一澄清,只能切開人際關係,避免別人會因為與她有所關係而害怕,也避免還真心關心她的人遭受無端的牽連。

不利傳聞散布 傷害未曾中斷

曾女哭著說,每次出席偵審程序,她都必須一再仔細回想被害的過程、這些日子以來的遭遇、所有傳說的各種耳語,然後重聽一次被告的好意與無意,程序後再去向醫生求診、諮商,壓制她無法控制的焦慮和沮喪。

她選擇回憶這些痛苦,不是因為自虐喜歡苦痛,而是她想要事情的真相和公道,她只想讓該負責的人負起責任而已,這麼看似當然的要求,沒有想到居然必須耗盡她全部的力氣,忍受過程中的各種傷害,才有機會成全。

曾女最後說道,現在如果問她想要什麼,「只想殺死那天那個忘記關掉電腦的自己」、「如果可以殺死那天的自己,那麼這一切都不會發生」。是不是這一切的不舒服,其實都是自己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