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證程序偏頗 有處分違法可能

張理國/台北報導
·2 分鐘 (閱讀時間)
聽證是準司法程序,尤其對立式的聽證,為了維持表面公平性,甚至還會請獨立人士主持,如果聽證讓人覺得從鑑定人到主持人都有立場,就只是叫當事人「最後陳述」,出席聽證等於是被羞辱,要講也不給講,「聽證若展現偏頗,其實構成程序違法、甚至有處分違法的可能」。(本報資料照片)
聽證是準司法程序,尤其對立式的聽證,為了維持表面公平性,甚至還會請獨立人士主持,如果聽證讓人覺得從鑑定人到主持人都有立場,就只是叫當事人「最後陳述」,出席聽證等於是被羞辱,要講也不給講,「聽證若展現偏頗,其實構成程序違法、甚至有處分違法的可能」。(本報資料照片)

中天新聞台申請換照,通傳會(NCC)竟調查其內容是否偏頗,政治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廖元豪昨表示,媒體報導的時間有限,很難把所有的立場都等量播放,到底什麼叫偏頗,要平衡到什麼樣的地步才叫「不偏頗」?他呼籲換照審查不能流於對媒體內容的批判與檢驗。

廖元豪表示,NCC很在乎中天新聞台的言論「偏頗」,但偏頗是問題嗎?什麼叫偏頗,NCC沒有說清楚。更糟的是,政府說偏頗就是偏頗嗎?有沒有辦法畫出一個標準,讓媒體以後按照時段,規定哪一種立場可以講幾分鐘,「媒體沒有辦法這樣做,換照不能流於對媒體內容的批判與檢驗。」

廖元豪指出,聽證是準司法程序,尤其對立式的聽證,為了維持表面公平性,甚至還會請獨立人士主持,如果聽證讓人覺得從鑑定人到主持人都有立場,就只是叫當事人「最後陳述」,出席聽證等於是被羞辱,要講也不給講,「聽證若展現偏頗,其實構成程序違法、甚至有處分違法的可能」。

他舉例,美國有個糕餅店老闆,因為信仰基督,不肯幫同性伴侶做婚禮蛋糕,遭科羅拉多州政府處罰,但這項處罰最後被最高法院撤銷,理由就是案件的聽證過程中有一人指稱「宗教就是歧視」,影響整個程序,讓人覺得程序中對宗教不公、有敵意。

廖元豪說,從過去經驗來看,為了配合預算,NCC可能難獨立;另有很多委員都是知識分子,有顆「玻璃心」、一罵就走了,不像政客不怕你罵,所以NCC要維持獨立性很難,需要委員的上級首長多自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