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多空交戰》烏克蘭地緣政治風險升高 將影響Fed升息速度與幅度

·4 分鐘 (閱讀時間)

當我們都習慣用美國的經濟邏輯去思考俄中兩大極權國家對於歐美日等國「經濟制裁」的反應時,也會誤判俄中軍事行動的意圖與決心!(圖片來源/Pixabay)

「美元是誰的?」若我們不能釐清這樣的「所有權歸屬」問題,投資者可能會錯估投資多空驅動力。

同樣地,當我們都習慣用美國的經濟邏輯去思考俄中兩大極權國家對於歐美日等國「經濟制裁」的反應時,也會誤判俄中軍事行動的意圖與決心。

在歐元(Euro)還未出世前,國際金融市場的「歐洲美元」(Eurodollar)指的是在美國境外流通的美元貨幣,為了不產生混淆,本文改稱此為「境外美元」。在1970年初期,美國尼克森總統尚未宣布棄守「金本位」(Gold Standard)前, 這些「境外美元」深受到國際投資者信賴而大量持有。

美債對日韓來說是「付保護費」的精神

不同於各國央行持有美元,有當作「外匯儲備」的政策因素,民間機構法人/自然人持有美元,則是避險為主。套利其次,對於倚賴美國政治、軍事保護的日韓等國,超額持有美元、美債,則是有「付保護費」的精神存在。

如今的「境外美元」充其量只是以美國「主權信用」(Sovereign Credit)為擔保的「法幣」(Fiat Currency),又在這兩年Covid-19疫情期間,美國Fed毫無財政紀律的印鈔票,令當前Fed的縮表(Taper,減少購債),乃至用升息(Rate Hike)來回收資金的政策有效性,令人高度懷疑。

首先,Fed資產負債表暴肥後,美元流向風險性資產,特別是股票。

房地產也透過「利差交易」(Carry Trade) 流向新興市場炒作的總額大增,這使得在Fed表定在今年3月進入升息循環前,流通在美國境外的「境外美元」出現難得一見的倒掛(Inverted) -- 這指的是第6 VS.第10近期的合約利差(Spread),時間點在2023/24之交,長天期殖利率低於短天期殖利率。

歷史經驗指出: Fed升息前,「境外美元」曲線觸底,升息後緩步走高, 因此,華爾街的外匯分析師認為既然在2022/3的首次升息前,此曲線已出現倒掛,也可能是觸底訊號,那麼Fed再升息後提前回到寬鬆貨幣政策的機率大增,這倒底是什麼概念呢?

德俄等動作都將影響Fed升息速度與幅度

Fed在2010迄今的縮表中,平均幅度是8%,相較起來比歐洲央行(ECB),日銀(BoJ)都低。更重要的是,在歷年S&P500因首次升息(First Hike)後而修正的幅度來到10%時,Fed通常就會放緩縮表/升息。如今,S&P500在加計2/22的1%跌幅後,累積跌幅已來到近11%。

最後,G10(十大工業國)的超額流動性,在Fed升息前大降,加上俄羅斯升高地緣政治的風險,而德國也宣布暫停自俄羅斯進口天然氣的「北溪2號」(Nord Stream II)新項目,這確實對Fed的縮表/升息速度與幅度都會影實質的影響。大摩的全球股市指數修正趨勢持續中。

總結,光以近兩年Fed的無限期量化寬鬆,或本質上就是QE4,所製造出來的美元熱錢,流向全球資本市場後,「境外美元」有很高的比例是外國機構法人/自然人所持有。

那麼,只要美元貶值以及Fed升息預期未觸及「利差交易反轉」(Reversal of Carry Trade),雙率變動而驅動資金自國外回流到美國境內的底線前,國際金融市場的震盪應該都不是Fed說了算。

本文授權轉載自邱宏仁臉書

(原始連結)


更多信傳媒報導
光洋科經營權之爭提前落幕》台鋼出清4萬張持股 森鉅成最大法人股東
美股為俄烏開戰最大苦主 那斯達克跌成「熊樣」
近視500度以上...白內障、青光眼發生概率為無近視者4倍》眼科醫師傳授「視力保健3要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