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文琦專欄】國防部確實得找出自殺原因

·2 分鐘 (閱讀時間)

胡文琦/前中國國民黨發言人

針對近期國軍官士兵輕生事件頻傳,民進黨立委劉建國日昨在立法院關切近2個月國軍包含自殺在內的各種死亡人數。對此,國防部政戰局長簡士偉中將證實,國軍今年10月和11月已有8人自殺身亡、今年至今則已有17人;針對如何自殺防治,國防部副部長王信龍上將強調,國軍會持續強化生命教育,讓弟兄姊妹瞭解生命的價值與生命的意義。

對比今年10月、11月共有6位國人因為新冠肺炎染疫身亡的相對數據, 國防部總督察長劉得金中將說,有關這方面的工作,國防部做得非常用心,政戰方面有三級防處機制,各級部隊也有實施預防工作云云。綠委劉建國則質疑,如果按照「軍方說法」都有達成相關心輔預防措施的話,怎麼還會有八位國軍弟兄「想不開」,這到底是什麼樣的原因所造成?

坦白說,劉中將所說確實「可以『被同情』的理解」,因為,人的確在連自己生命都不要的時候,因素是非常複雜的,軍方能做的就是在範圍內盡力協防云云,然而,筆者想要提醒的是,即便如此,目前軍方所謂的「三級防處機制」顯然仍是「中看不中用」,嚴苛來說,就是聊備一格、只表明了國防部「仍有在做事」的「花瓶效果」與外部「宣示意義」。

說實話,筆者並不想太過苛責,因為此刻的國防部既要「保家衛國」,又要隨時擔負第一線的救災與助民任務,任務繁重已可說是「有功無賞、打破要賠」的辛苦阿信角色,唯前此當過兵的人都知道,若以現時的練兵標準,對比當時號稱「合理的要求是訓練、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的那個「聞金馬獎」色變的年代,現在的訓練已可說是相當合理與人性化。

準此,一方面基於台灣少子化「不可回逆」的嚴峻趨勢,二來則是來自對岸軍事日益增加的壓力,與國際政經情勢與地緣政治的快速競合,三則因為台灣目前所採取的「募兵制度」,已然造成國軍兵力結構編現比,乃至專業科技兵種等的「實務操作困境」,準此,誠如國防部自己所言,確實還有「改進空間」,對於預防官士兵的可能自殺,永遠要向前進啊。

照片來源:Unsplash

《更多CNEWS匯流新聞網報導》

【胡文琦專欄】林錫耀演繹「不要臉」的完美定義?

【胡文琦專欄】尋找蔡總統,「台灣不同於香港」?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